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妃常霸道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想要好好的和这个娇气的公主打一架,可是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在现代的那段生活。

    那个时候她还不认识苏南歌,也没有和苏南歌那人群中的一瞥,她只是一个很平凡,很普通的她。

    普通的到大概是走在大街上,都不会有人注意到的那种。

    她会在夜间一个人哭泣,也会在白天的时候装作若无其事,第二天哭红的眼睛,最好的解释就是,“哦,昨天晚上看了一个很感人的电视剧,没忍住又哭了。”

    是啊,心太软,容易感动,每次看个电影看个电视剧的确会哭的稀里哗啦的。

    但是除了这个,她能够怎么说呢?周围对她都是虎视眈眈没安好心的人,每个人都想要看她的热闹,她要忍住啊,她怎么可以给人家看了热闹。

    可是她也是人,是人就有弱点,她也有绷不住的时候,也会和那些表面和她很好,似乎是朋友的人吐露心声。

    可最后呢?

    最后就是谁都不要相信,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有谁会对你掏心掏肺的好呢?甚至在这个世界上,自己的亲兄弟姐妹大概都不希望你过的比他们好吧。

    所以,你难过悲伤的时候,不要跟别人说,因为那些只会成为那些人嘲笑你的把柄。

    很多事情,一个人能抗就一个人抗吧,你即使告诉全世界,有人会帮你吗?没有。既然没有为什么又要说出来呢,是给别人嘲笑你的借口吗?

    其实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要靠自己解决的,不能够依靠任何人。

    她记得那个时候,她迷茫的不知道自己活着干什么,每天重复一样的生活,每天都是一样的压力,日子一天天过去,而她的心也慢慢的一天天的死去。

    活着,仿佛是活给别人看的一样。每一个人都在对她的生活指手画脚,每一个人都不参与她的生活,却都想要设计她的生活。

    对她来说,人生的意义,实在是无聊透顶了。

    她看着那些个暴发户,手上脖子上戴着的都是价值不菲的黄金,翡翠,珠宝。可是她再一想,这些东西,其实一点儿用都没有,不过是个装饰品,价值多少有什么用呢?

    只有在没钱的时候拿来抵钱的时候,那个时候才有价值,否则和普通的石头,普通的装饰品又有什么区别?

    现在她还要和这个公主吵架,真的有意思嘛?

    如果公主能够对她稍微客气尊重,她便也不和她一般见识了,总之,生命不能够浪费在这种人身上。

    一个人活的时间久了,大概是会看破很多东西。她的生命长度还没有法师的长,可是她的心却苍老的厉害。

    人心的苍老,不是岁月,而是所受到的伤害,他的经历。

    “让开,我没工夫跟你在这里扯淡。”

    她撩开长袍,直接就要从公主身边跨过去。

    “站住!”

    宁乡黑着一张脸,盯着她,仿佛是要吃了她一样,“从哪里来的狐狸精,以为我们是不知道吗?”

    “我告诉你,你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皇兄现在为你要跟坤丘国开战!你可知道,这得死多少人?多少无辜的百姓为你而死。”

    凝香其实知道的并不多,但是这件事儿她却是打听了一下,原本是不想说出来的,但是现在她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她那脆弱的自尊心不允许任何人忤逆她。

    “哼,你是说百姓为我而死?”

    欧阳和月其实不想否认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杠精上身了,看到凝香这副咄咄逼人的模样,她就是忍不住,无法忍受。

    “打仗的可都是士兵吧,老百姓如果也为打仗而死,那不是我的责任。是你们这个国家的责任,如果今天打来的不是坤丘国,那么你们又拿什么抵御?”

    “说的好,我喜欢。”

    远处有人拍着手叫好,一袭夸张的大红袍子,好像是一团火焰一样从远处飘了过来,伴着还有一阵浓郁的香气,苏离染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这里,看到欧阳和月在这边,便直接过来了。

    “王兄你到底是帮谁说话?”

    凝香看了苏离染一眼,满眼怨恨,这个王兄她一点儿都不喜欢,因为他连她的风头都抢了,一个男人长的比女人都好看,还喜欢化妆,这让她怎么能够喜欢呢。

    “我当然是帮有理的那一方说话了,毕竟公道自在人心啊。”

    苏离染笑嘻嘻的看了凝香一眼,这一眼别有深意,还带着批评。

    他原本是准备出宫的,可是听到有人要欺负欧阳和月的消息之后,他马上就赶过来了,说实话他本不应该担心她受欺负的,毕竟还有苏南歌护着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怕她受了欺负,所以他还是急匆匆的赶来了。

    “果然是狐狸精,你们都是被狐狸精迷了心智了吧。”

    凝香的手不自觉的加大了力度,她怀里的猫突然尖叫一声,跐溜一下从她的怀里跑掉了。

    “哎,给我抓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