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妃常霸道 >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夜巡
    小宫女们也只能够私下里这样说说,可是当着珠儿的面儿,谁又敢说什么呢?她们天生贱命,生来就是遭人践踏的,尊严都没有拿什么来维护那点儿自尊。

    大家都知道珠儿是王上的师妹,唯一的一个师妹,她可是王上掌心里的朱砂痣,被疼都来不及,不要说惩罚了。

    就算是她做错了事儿,也不会受到惩罚的,但若是谁敢说她一个不是,倒是很有可能被先惩罚,丢掉性命。

    与丢掉性命相比,被踩伤又算得了什么呢?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更重要的是,她们就算是不这样做,也照样是没得选择。

    晚上苏南歌难以入眠,好像是世界末日了一般,整颗心都在纠结难受,他在这个世间唯一留恋的不过是因为有她啊。哪怕是她和自己是对着干的仇人,哪怕是只能够远远地看她一眼,那也够了。

    毕竟她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此时,他失去了关于她的一切消息,是死是活谁都不知道。就连他认为最亲的兄弟苏离染也一起消失,老天爷好像一下子带走了他最珍惜在乎的人。

    这两个人是他生命的源泉,快乐的源泉,留下来的动力。

    此时这赖以生存的希望都要没有了,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周围的人和物都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在任何地方,如果没有自己喜欢的人,那都仿佛是毫无意义的,失去了最基本的情感,那还是什么人啊,行尸走肉罢了。

    就这样日子又过去了两天,杜衡也没有停止派人搜索,但是时间过去的越久,知道他们生还的可能性就越小,找到他们的机会就越渺茫。

    大雪下了两天两夜,万事万物都被笼罩在茫茫白雪之下,人就算是不死,大概也冻成冰了。极寒的天气,任何暴露在冰天雪地中的人,能够抗得过几天?

    夜很深了,杜衡披着斗篷一个人在御花园中走走,在没有她在的日子里,突然之间就好像是变成了世界末日,原本也不和她常聊天了,只是默默地关注她做什么,远远地看着她。

    可是就算是如此,他的心也还有地方安放,只要看到她,听到她的消息,他都还觉得是幸福的,生活依然还在的。

    可是现如今,整个皇宫都像是一座坟墓一样,失去了色彩,没有了生机。

    对任何事情,他都提不起兴趣,每天宛如机器人一般,机械化的处理完政务上的事情,而他自己,将那些情绪藏在心底。

    或许失去的时候,他才明白一些道理,那就是拥有的时候,不要抱怨,只要珍惜。

    那个时候他总是抱怨她,一颗心不在他的身上,恨她总是想要离开他去找苏南歌,可是眼下,他不恨她,不怪她,也不想埋怨她,只想要她出现在他面前。

    但是……就眼前来看,这似乎是个奢望,虽然依然还在派人搜寻,但是这么多天过去了,他心底依然已经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她不在了。

    但是心底虽然已经接受,可是却强迫自己还抱有希望。

    人总是喜欢自欺欺人吧。

    给他打着灯笼的小太监,因为熬夜熬的太厉害了,也不敢跟他跟的太近,只是远远地挑着灯笼,走着走着,却打起了哈欠,这些日子,他们这些做奴才的也不好过啊。

    因为知道他们的主子不开心,他们都怕遭受牵连,尽量的让他们的能力发挥到极限,尽量做到有求必应,有叫必到,因此他们也是像上了弦儿的陀螺,整天转个不停。

    小太监打了个哈欠,刚刚揉了揉眼睛,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冬青树后面,竟然躲着一个人,他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宫里头潜入了刺客,但是在他刚想要提醒杜衡的时候,却又发现那个人竟然从树后面出来了,手上拿着个篮子,佯装没有看到他们。

    “是庆妃?”

    小太监看出来人,是那个出身低微的庆妃,因为姿色不错,还遭别的妃子妒忌,但是她这个女人本身也爱卖弄风骚,总是不得人心。

    “切!”

    小太监看清楚是她,立刻就明白她要做什么了,还用说了,大半夜不睡觉,猫在那里半天了,不就是为了和王上来个偶遇吗?

    这些个女人别的不行,演戏却是可以的,为了得到王上的宠幸,那每个女人可都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的。

    对她们来说,能够得到王上的宠幸,哪怕只有一晚上,都有可能是她们命运的转折。

    “哎呀!”

    女人好像是一个不小心,一下子撞到了杜衡的怀里,抬头间,眼神的惶恐,表情做的很到位,很撩人。

    女人在和杜衡对上眼的那一刹那,眼底生出来的那种多情,深情,如果不是练习了好多遍,大概也是演的很逼真了。

    和杜衡四目相对的时候,女人不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杜衡的眼睛。

    此时的庆妃,可是经过了一番精心的准备,保证任何一个细节都不会出错的,她穿着最和适宜的衣服,画了最好看的妆容,就她这样原本就是很漂亮的女人,此时娇滴滴的往杜衡的怀里一撞,任何一个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