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赠我予星光 > 29.第二十九章
    陆屿修要搬进来, 考虑到男女授受不亲,以及维护这个小男孩的面子和隐私的问题,陈安梨忍痛下单了一张床,把客厅空出一半,还订做了隔板和帘子隔开,倒真弄出一个像模像样的小卧室来。

    满意地看着新的空间和缩水一半的客厅, 陈安梨安慰自己:这只是一时的, 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让陆屿修出道走红, 不然三个月后的日子比这还要难过。

    那边陆屿修帮着把换了位置的沙发摆放整齐,走到陈安梨身后, 安静地看着这个专门为他腾出来的小小空间。

    “安梨姐。”

    “嗯?”陈安梨回头冲他笑, “看着还行吧?”

    给陆屿修的“房间”实在小的可以, 只可以容一张床和些许走动的空间, 还放了一个北欧风的小圆桌, 上面放了小台灯, 旁边是一瓶旺仔牛奶。

    陆屿修跟着乖顺地弯唇, 颊边的梨涡立现:“嗯, 很温馨。”

    “是吧。”陈安梨原本有些虚的心顷刻放下来, 她抬手豪爽地拍拍少年的肩,“等下我们去超市买点日用品, 再一装饰, 保证比现在还要好。”

    陆屿修听话地点头。

    陈安梨趁机给他鼓劲和安慰:“你放心, 姐一定会把你捧红, 让你将来住上大别墅的!”

    少年偏头看她,琥珀色的眼睛清澈见底,问:“安梨姐,你想要住大别墅吗?”

    “当然想啊!”陈安梨发自肺腑的抚着胸口点头,“所以我们都要努力,知道吗?”

    陆屿修目光微垂,看着她若有所思。

    提到别墅,陈安梨瞬间找回了动力。她率先移开了目光:“走了,去买东西。”

    ——

    下班晚饭时间,超市里人比较多。

    陆屿修推着购物车乖顺地跟着陈安梨,看她停下就会跟着停下,耐心地看着她在货架前认真挑挑选选的样子。

    陆屿修干净修长的模样和出众的外貌实在是引人注目,那边陈安梨在纠结地挑选着床上四件套,这边已经有十多个妇女或者小女生推着车子有意无意地蹭过来,就为了多看两眼这个好看的少年。

    终于,有两个大胆的女生蹭过来,犹豫了下,捏着手机问陆屿修:“那个,你好,请问你是住在这边吗?可不可以……加个微信?”

    陆屿修的目光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看向陈安梨。

    她正踮脚去够高一层的货架上的四件套,没有在意这边的动静。

    “抱歉,我没有手机。”陆屿修微一颔首,拒绝的干脆,然后往前迈了两步,抬手把陈安梨指尖碰到的袋子拿下来,放到她怀里。

    看他过来,陈安梨直接晃了晃,问他:“这套,喜欢吗?”

    那边两个女生尴尬地站在原地,看到少年这一系列反应,犹豫着问陈安梨:“请问你是这个小哥哥的女朋友吗?”

    陈安梨抱着床品,心情很好,职业素养几乎一下子就上来了。

    她礼貌地一笑,几乎是立刻摇头:“不是哦,我是他的经纪人。”

    小女生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了:“天呐!他是明星吗?叫什么名字哦?”

    “嗯,陆屿修。”陈安梨有些忍不住地抿着嘴笑,“也许过不了多久,你们就可以在网上和电视上看到他了。”

    “哇啊……那可以合个影吗?姐姐,我们想要个微信号,可是他说他没有手机……”

    陈安梨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陆屿修确实还差个手机。

    “他之前都有在好好读书和高考,没有太接触这些。”陈安梨找了个借口解释。“就合个影吧。”

    她偏头征求陆屿修的意见,那边陆屿修微微皱了皱眉,还是很顺从地让女生站到他旁边,配合地看向镜头。

    好不容易搞定这边,陈安梨试了试手感,直接选定了两套四件套,放进购物车里。

    “怎么样?这种被人群和闪光灯簇拥着的感觉?”陈安梨试图和陆屿修交流下成为艺人第一天的心得感受。

    少年推着购物车,认真垂着眼眸想了一下:“好像没有太大变化,以前也时常会有人来要联系方式和拍照……”

    他说得真情实感认真无比,陈安梨却嘴角抽了抽。

    对不起她忘了,陆屿修被找完全就是他那能打的颜值,和她以及签约出道没有半毛钱关系,平凡如她,是她想象力贫瘠了……

    收起脸上尴尬的神情,陈安梨目光四处乱瞟,赶紧转移话题。

    “等下带你去买个手机吧,成了艺人了,不能没有手机。”

    “不用了,安梨姐。”陆屿修清冷的声音带着乖巧懂事和谅解。

    陈安梨欣慰的回头,刚准备大方地说一句“别担心,姐有的是钱”,就听少年接着说:“我有手机的。”

    陈安梨脚下的步子一停。

    陆屿修跟着她停下来,弯唇的瞬间,颊侧的梨涡露了出来,带着腼腆和小奶狗邀功般的骄傲:“不想给陌生人留联系方式。”

    果真是长得好看被世界优待的人啊。

    有觉悟。

    陈安梨觉得好笑,逗他:“那你之前也没给我留联系方式啊?我也是陌生人?”

    “不是,安梨姐,我……”陆屿修真的因为她的话紧张起来,有些无措的想要解释。

    陈安梨一瞬间觉得自己有罪,她笑了一下,认真给陆屿修灌输观念:“经纪人的电话要记下,经纪人的短信可以不回,但是电话不能不接,记住了吗?”

    陆屿修琥珀色的眼睛清亮,看着她乖顺的点头:“安梨姐,我看了合同,有把你号码背下来。”

    “你背下来了?”陈安梨震惊地瞪了眼睛,很快夸奖他,“对,要时刻记得,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明白吗?”

    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好像她突然成了监护人一样……

    算了,反正小孩可怜,她要照顾这三个月,也没差了。

    少年的声音应得轻快许多。

    “嗯。”

    “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买点东西奖励你一下。”

    陈安梨的眼睛四处巡视,看到前面一大片红色猛地亮起起来。

    “买两箱旺仔吧!千万别舍不得喝,姐姐这点营养还是给你供得上的知道吗?”

    陆屿修:“……”

    ——

    回到家,陈安梨把新买的床品丢进洗衣机洗好拿去晾了,又在小厨房里忙忙碌碌不知道干些什么,偶尔能听到她心情不错地哼着小曲。

    陆屿修安静地坐在自己小“房间”的床上,从枕头下拿出手机,点开来,刚关闭了飞行模式,手机顷刻震动起来。

    短信提示音一浪接一浪,电话也瞬间打了进来,来电显示“陆总”。

    少年脸上的神色晦暗不明,他没有接也没有挂断,静静地看着那边直到挂断。

    短信箱和微信消息也炸了。

    陆屿修一脸平静地略过一堆生日快乐,夹杂着别的连发的问责短信,没有回复任何一条。

    他蹙着眉,没再犹豫,把手机翻转,取出SIM卡,微一用力掰成两段,精准地丢进垃圾桶里。

    隔了一个帘子,陈安梨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贺俞的歌声瞬间在客厅里传遍。

    陆屿修原本就蹙着的眉头拧得更深,他修长的指尖一圈圈转着手机,听着耳边不绝的男声,思索着什么。

    陈安梨很快踩着拖鞋从厨房那边过来。

    她扎了马尾,围着浅灰色的围裙,手腕上海沾了一点面粉,鼻尖上也是,表情淡然地走过来拎起手机按了接听。

    “妈。”陈安梨单手伸到腰后去解围裙,低着头的时候,能看到嘴角的笑渐渐落了下去。

    “嗯,我挺好的,您和爸呢?”因为是单手,围裙的结又系得有些紧,陈安梨半天都没解开。

    陆屿修犹豫了一瞬,拧着的眉头松开,他把手机塞回枕头下,走过来,轻轻拉住了陈安梨身后的围裙带子,想要帮她解开。

    陈安梨被吓得低呼一声,瞪着眼睛警惕地回头,看到是他才松了一口气。

    “我……”

    陆屿修刚想提让他想帮她解围裙的事,陈安梨直接一脸紧张地竖起一根食指到他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冲着他摇头对口型:“嘘!别说话……”

    女人的指尖带着热度和牛奶的香气,在离他唇和鼻尖很近的位置,陆屿修盯着,有些晃了晃神。

    “没谁,就我自己啊,我这不是让您说糊涂了嘛。”

    那手的主人很快收了回去,陈安梨对着电话那头无奈地叹气,“是是是。妈,我是毕业快有一年了,可我今年也才23而已啊,您怎么一副我马上四十了还嫁不出去的急切。”

    “我什么圈子啊……跟您说了多少遍了,经纪人是正经工作。人家明星怎么就不正经了啊……”时隔一年,有些话还是无法沟通,陈安梨只能继续采取逃避政策,“行行行,不和您说了啊,我等下还有事忙呢。你和爸记得去医院体检啊。”

    挂了电话,陈安梨才像是死里逃生一样感慨一声。

    她在那边戳戳点点,手机里很快响起《极乐净土》的声音。

    满意地换掉来电和闹铃铃声,陈安梨伸到身后利落地解开围裙脱了下来,回头的瞬间笑着招呼陆屿修:“快去洗手,来吃饭了。”

    陆屿修听话地转身进了卫生间。

    他正低着头看着莹白的水珠冲刷过自己的指尖,忽然感觉到身后客厅的灯一下黑了下去,几乎是瞬间,陆屿修按掉水龙头,手也顾不上擦,整个人冲出了卫生间。

    “安梨姐!”

    陈安梨刚好从厨房那边过来,被他这一喊吓了一跳:“怎么了怎么了?”

    陆屿修惊魂未定,这才看到陈安梨手里端着一个造型简陋的蛋糕,上面插着一个数字18的天蓝色蜡烛,发出暖黄的微光。

    “没事。我以为停电了。”陆屿修终于放下心来,看着陈安梨解释。

    “停电的话,卫生间的灯还会亮着吗?”陈安梨有些无奈地看着他笑,“本来是想一会儿给你个惊喜的……算了,过来吧。”

    也是。他刚刚下意识地找陈安梨,反应过度了。

    陆屿修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跟着陈安梨到了客厅那边,才发现小餐桌上还摆了两个烛台,点着暖黄色的宫廷风蜡烛,一室温馨而朦胧的光,像是烛光晚餐一样。甚至还摆了瓶冰好的红酒。

    “坐。”

    陈安梨兴致很高,嘱咐陆屿修坐到对面,隔着暖黄色的烛光,撑着下巴看他。

    “虽然昨天已经过了……现在不知道作不作数,但是,毕竟是你18岁生日嘛。这可是大事,就当给你补个成人礼,还有,庆祝你成为艺人啦。”

    她的语气尽可能的温柔,像是哄小孩一般。

    陆屿修看着蛋糕上歪歪扭扭的字和配色感人的图案,眼底的幽深处跟着迸出一簇微光,“安梨姐,你……为我做的?”

    “对啊。”陈安梨看着他笑,有些心虚地保证,“虽然样子可能丑了点,但是味道还是和蛋糕一模一样的!”

    “谢谢你。”少年笑开,一瞬间,烛光顺着梨涡倾泻进去,宛如时光倒灌。

    陈安梨撺掇他:“要不要许个愿?我比锦鲤还灵的,虽然一直旺别人不旺自己……”

    陆屿修看着她,摇了摇头。

    “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你是只有一个心愿吗?”陈安梨听笑了,忍不住又皱着眉开始教诲他,“哪有人的全部心愿都能实现的。嗯……关于什么的也可以啊,你现在可是成年人了诶!读书时候没有喜欢的女生吗?或者,以后想要上的大学,将来的梦想之类的……虽然说人不能贪得无厌,但是对于愿望稍微贪心一点是可以的。”

    这个孩子,之前真的太可怜了吧。

    连心愿都不敢有。

    她都敢肖想别墅呢。

    陈安梨不禁更加心疼他了。

    陆屿修想了一下,试探着问她:“安梨姐,你18岁时候的心愿是什么?”

    “我啊。”陈安梨在那边费力地把红酒瓶塞打开,然后往高脚杯里倒了半杯给自己,“我高中的时候暗恋一个学长,高考完的时候吧,我就想着去给他表白,结果路上在公交车上手欠刷Q.Q空间,看到他发了个动态,说毕业快乐,亲爱的女孩。配图是他和一个女孩子手牵在一起的样子。”

    “哎,还没开始就失去的恋啊。”陈安梨抿了一口红酒,感受着酸涩过后弥漫起的醇香,“他之前还总跟我说要好好学习,不能早恋影响我学习的,结果呢,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去影响别人了。”

    陆屿修在光影后看她,刚要抬手给自己倒一杯红酒,很快被陈安梨拦住。

    她举着酒瓶,严格地只倒了一个底部的红酒给他。

    “看在你是个成年人了的份上,仪式性的喝一点就好了。你还小,这酒呢,以后的人生是喝都喝不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