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斐然还没再来得及说些其他,李源连珠炮似的开始跟他说娱乐圈现状。

    华国娱乐产业现在虽是蒸蒸日上,但整个华语乐坛的发展却是不怎么样。

    因为网络的普及,实体专辑销量越发低迷。

    虽然可以销售网络专辑,但严重的盗版问题,还是让很多专辑在制作后,面临无法回本的窘境。

    那歌手靠什么赚钱?

    答案是演唱会,是各种商演活动。

    但现在的娱乐圈却已经不像以前一样了,歌手只需要好好唱歌搞音乐,就能聚起人气再开开演唱会。

    时代发展造就了越来越多元化的娱乐手段,想要人气,就要有话题,有热度,要大幅度的宣传。

    以至于越来越多的歌手在成名以后,开始向演员转型。

    有些还会定期再出出专辑,有些就是彻底转行了。

    毕竟一张专辑在漫长的制作周期后,还要面对不止多久能收回成本的事情。

    可当演员就不一样了,多少钱一集的戏那都是合同上写明白了的。

    李源自己说完以后,恍然间觉得哪里不对,看着池斐然的脸,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傻了。

    面前这个可是个小太子爷,别说只是可能会赔本赚吆喝。

    估计就算大把的撒钱赚吆喝的事情,上头那位大老板,怕也是眼睛都不眨的要支持的。

    李源咳了一声:“那什么……斐然,当然你要是坚持只想走音乐这条路,也是……”

    池斐然都听他说了那么多了,哪里会不明白,就摇摇头:“不,我没一定要只唱歌。”

    他自己其实都没个明确的方向,之前爸爸问他想做什么,他因为是学音乐的,就随口说想当歌手。

    却是没想到,原来自己当歌手,很可能是要一直让爸爸白花钱的……

    池斐然抿了抿唇说:“要是能演……我就演。”

    当然了,光他们说要演还是不算的,金导那边是要求先试戏的。

    池斐然听说还要先试戏,倒是松了口气。

    说实话,他现在挺怕,怕他想干什么,就会把别人给硬挤下去。

    李源听他小心翼翼的,打听那角色之前有没有人选的时候,先是愣了下,等明白过来以后,心里的感觉就别提了。

    李源管不住自己的手,又在池斐然脑袋上揉了一把,颇为感慨的叹了声:“你啊……”

    要不说这小孩讨人喜欢呢,有些人自己后台硬,挤下去个把人,那都不当回事的。

    可池斐然不一样,他从不把这种事当做理所当然。

    李源跟池斐然相处了那么久,也算是明白了他的心思。

    这孩子不是不想红,也不是跟有些星二代富二代似的,一个劲的表示不想靠爸妈,只想靠自己。

    家里给的支持,他会接受,也不觉得这是值得羞耻的事情,但他不原意踩着别人往上走。

    在圈子里混,这样的想法其实很天真,可李源却为这份天真感觉到一种熨帖。

    李源笑了下,感觉自己跟个小孩一块相处久了,也变得傻白甜起来。

    只是李源知道,面前的这少年有天真的资格,他也不想让这个圈子里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伤害了这份天真。

    李源说:“斐然,这个角色在你之前没有人选,《侠骨》已经开拍了两个月,剧本改了无数次,我打听过了,要是再找不到人选,那这个角色很大可能就会被从剧本里删掉。”

    他看着池斐然,继续道:“所以你完全不需要有心理负担,我也会跟大老板说,你想自己试试。”

    池斐然被他那么认真的语气,弄的挺不好意思,小声回了句:“好。”

    李源怕他以后还有心理负担,便又道:“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了,以后如果还有这种机会,我也会帮你争取,但只是入场券,能不能行,要看你自己,你看这样行不行?”

    池斐然惊喜的点头,他就是这样想的!

    他对华国娱乐圈知道的太少了,歌倒是还听了些,可几乎就没看过华国的电视电影。

    池斐然知道,如果真的要在这个圈子里呆着,他不可能次次都碰上这种找不到人,就要被砍掉的角色。

    除非他不想继续发展,或者就是以后只自己写歌出专辑,否则竞争是在所难免。

    既然如此,那么池斐然希望,这一切,能发生的尽量公平公正。

    李源忍不住笑,觉得到底还是小孩呢,这么点事就能开心成这样。

    然后池斐然自己的歌还没正式发行呢,就先上了前往《侠骨》剧组的直升机。

    对,直升机。

    一般剧组到深山老林里拍戏,那是拖拉机小摩托齐上阵,还有用牲口拉设备的。

    金导这就比较牛,全都是直升机。

    用他的话来说,反正有投资方掏钱。

    陈梦阳这回是跟着池斐然还有李源一块来的,这万一要是试戏过了,池斐然就是要留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