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哥,咱俩都要上岗了,你就跟咱们说说那位到底是个啥情况呗?”

    问话的小青年一脸藏不住的八卦,跟他并排走着的年轻女人也朝李源看了过去,看样子也是好奇的,只是她明显要比小年轻要按捺得住。

    李源对周娅的沉得住气很满意,但对陈梦阳这股子八卦的劲就有些看不上了:“问那么多干什么?想也跟着传一波?”

    公司里最近风言风语挺多,李源算半个当事人,拐着弯跟他打听的人也是不少,都想从他这挖点料出来。

    陈梦阳也是个机灵的,不然李源这次挑人也不能选上他。

    他一看李源的表情不对,就立马端正了态度:“哪能啊!干咱们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要嘴巴紧,公司保密条款我都记着呢!”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他到底还是好奇的。

    一纯新人,连练习生课都没上过几节,公司就巴巴的把李源这个金牌经济人,给弄成了他的专属经纪人。

    要知道李源手底下,原本可是带着一个影后,一个准影帝的人。

    别的暂且不提,这一下成了专属经纪人,奖金抽成得少了多少啊!

    跟这个比,他跟周娅俩人一块给新人当助理的事,都变得不是事了。

    好些人都在私下里八卦,到底是新人背景硬比金刚石,还是李源得罪了上头的什么人,被发配给金丝雀当保姆了。

    陈梦阳听了好几天了,心里的八卦之火怎能不旺盛。

    李源哪能看不出来他怎么想的,刚才其实也不过是紧紧这小子的皮,以后陈梦阳是要给人当生活助理的,总不能真什么都不知道就让他上。

    李源想了想,看看四周围没人,点了陈梦阳跟周娅俩人一句:“听说过有的人出生在终点这话吗?”

    陈梦阳反应快,立刻就问:“那位就是啊?”

    李源笑了下,说:“不,人家生在奥委会。”

    陈梦阳咽了口唾沫,觉得这个形容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身边的周娅轻轻舒了口气,不是什么金丝雀就好。

    话题告一段落,又走了一段路后,李源站定在一间休息室前头,抬手敲了敲门,等听见门里人回应之后,便推开门带着身后二人走了进去。

    屋里的少年放下手里的乐谱站起身来,先是对李源喊了声:“源哥。”

    然后他的目光,看向李源身后的陈梦阳和周娅二人,微笑点头:“你们好,我是池斐然。”

    十七八岁的少年人,皮肤极其的白,五官非常的漂亮。

    身高将近一米八,大约是因为还在成长期的关系,身形有些纤细,但身姿很挺拔。

    站在那里背脊笔直,目光也是明亮而通透,一举手一投足,都展现出了良好的教养。

    休息室里柔和的灯光落在他带笑的脸上,就像是珍珠生晕一般,让人觉得炫目。

    周娅这些年在圈子里看过了那么多俊男美女,在跟面前的少年对上视线的那一刹那,还是忍不住心跳快了一拍。

    陈梦阳则是有些夸张的瞪大了眼,在心里“卧槽”了一声,感叹这“奥委会”综合实力真是强!

    长这样哪还需要拼爹啊!完全可以靠脸吊打啊!

    李源给他们相互介绍:“这是斐然,斐然,这是周娅,以后主要辅助你工作方面的事,这是陈梦阳,以后是你的生活助理,衣食住行的事情,都交给他。”

    池斐然就乖乖的喊:“周姐,陈哥。”

    他声音里还带着少年气,但出其的,就是有种不符合年纪的温柔平和在里面。

    周娅在片刻的愣神之后,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谦虚了几句以后,也就接受了周姐这个称呼。

    陈梦阳只觉得这小孩真是太讨人喜欢了,工作热情瞬间特别高涨,麻溜的就开始自我推销:“斐然啊,别看你梦阳哥哥我是个男的,但其实我洗衣做饭搞烘焙样样都很在行的!”

    李源嘴角抽了抽,觉得自己挑上陈梦阳可能是个大错误。

    池斐然却是笑的眼睛弯弯的,顺着陈梦阳的话说:“那以后梦阳哥要多照顾我。”

    以后要一块相处的,互相了解的时间还很多,李源看他们聊的差不多了,就问池斐然:“歌挑的怎么样了?”

    池斐然从之前放下的乐谱里拿了几分份出来:“都很好,不过这几首我比较喜欢。”

    李源接过来看了看,便道:“行,这两天我就给你安排下录音,没问题吧?咱们要赶在音乐盛典之前录制完。”

    “没问题。”

    池斐然本来就是学音乐的,虽然不是专业学唱歌的,但他天生嗓子好,也练过,几首流行歌的录制,并没有什么难度。

    陈梦阳在他们说话时候小心的探头看了一眼李源手里的乐谱,看到上头的一水的大佬署名以后,不由咂舌,公司是真舍得啊!

    周娅也在看那些乐谱,但她这会心里是更多了几分踏实,要赶在音乐盛典之前录制完,也就是说池斐然的出道首秀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