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友是神明啊 > 第七第话:
    神社巫女不是这样的,这是侠客的第一感觉。刚才飞坦已经放出念,她还能丁点不受影响,也难怪飞坦会对这女人感兴趣。她很漂亮,那身洁净是从流星街出来的人最想玷污的东西。

    旅团那几人都有些蠢蠢欲动,幸子好像没觉察,她靠近飞坦一些,叹口气说:“都说了不要吓唬来参拜的大家,你现在也不能动念。”

    这话让侠客更加惊讶。

    诅咒的事,飞坦告诉她了?

    没等侠客发问,幸子又说:“你们留下用斋饭吗?”

    “那就麻烦幸子小姐了。”

    “不麻烦,但我准备的食材不够,还得去趟市场。”

    侠客主动揽下这活,说他们去,但需要一个带路的。飞坦猜到他们的打算,他阴沉沉看了金发同伴一眼:“我去。”

    “我们留两人下来给幸子小姐帮忙?”侠客看向派克诺坦。

    飞坦伸出拿在右手上的伞,遥指同伴:“不要做多余的事。”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身后那女人笑着说:“那就麻烦了。”

    旅团的九号成员派克诺坦是个看起来冷漠的高挑美人,她的念能力十分好用,只要触碰到对方就能读取记忆,还能通过记忆弹把读取到的东西分享给同伴。对旅团而言,她的能力十分重要,但是只要想到这只手在计划伸向幸子,飞坦难掩烦躁。哪怕知道黑发少女不是那么容易触碰的,烦闷也没有消减。

    他为了这女人站在旅团同伴的对立面,结果这女人还笑吟吟说那就麻烦了……

    啧。

    飞坦收回伞,跟侠客他们去市场了。

    派克诺坦以及个性最老实的富兰克林留下来给幸子帮忙。

    她找了个递东西的机会想触碰荒木神社的巫女,结果就和当初的飞坦一样,被结界阻挡下来,根本触碰不到。派克诺坦没表露什么,又试了一次,还是不成功,就在外出几人回来的时候把这个情况共享给大家。

    侠客转头看向飞坦,想问他怎么回事。

    飞坦却是讥讽的表情。

    明摆着在说想知道你查去啊……

    “你对同伴的敌意是不是太强?”

    “对别人的所有物伸手之前就该有所觉悟,团规没说珍宝都要共享。”

    “巫女小姐知道你这么看待她吗?所有物?”

    “威胁我?”

    侠客做了个投降的手势:“不说笑,诅咒的事你告诉她了?”

    飞坦没作答。

    “以你的个性有九成可能没说过,她是怎么知道的?飞坦你不好奇?”

    好奇,飞坦比谁都好奇,他最近感觉幸子的来历并不简单,不像是普普通通的神社巫女。

    幸子在厨房里烹调料理,派克诺坦把情况告知同伴就去给她帮忙去了,飞坦坐在厢房的屋檐下不知道在想什么。稍晚一些,旅团的大家跟幸子一起享用了斋饭,侠客趁这个机会问她:“幸子小姐怎么知道飞坦不能用念?”

    “很明显不是吗?”

    这话更莫名了,旅团众人真不知道哪里明显。

    那诅咒并不封念,只是一用就疼,断筋断骨撕心裂肺的疼,飞坦能忍,顶着诅咒也敢放risingsun,光用看的哪里看得出?

    所有人都停下动作,看向幸子。

    幸子转头去看飞坦,很明显啊,他身上缠着黑色锁链还不明显?想着凡人恐怕看不见这个,她抬起食指凭空画了个奇怪的符文,画完轻轻打个响指,这下众人就看见了。

    没想到会见着这一幕,旅团众人瞳孔一缩。

    “这是什么?”

    “是诅咒。”

    “幸子小姐能解?”

    飞坦刚伸出手想拨一拨虚浮在面前的锁链,听到侠客的问话,他跟着看向幸子。

    答案是令人欣喜的。

    她说能。

    侠客又问:“需要什么?”

    幸子摇头,说什么也不需要,只要飞坦先生老实住在神社,过段时间锁链自然会消失。

    虽然不确定她口中的过段时间是多久,诅咒能解就已经是好消息,侠客试探道:“幸子小姐不是普通的神社巫女吧?”

    本尊还没回答,窝金纳闷了:“不是普通的?难道是特别得宠的?”

    让他一搅和这话题就带了过去,侠客没得到想要的回答,倒是飞坦,他在饭后找上幸子,让她别太小看旅团。

    “你和他们不是同伴?为什么提醒我这个?”

    飞坦往前走了两步,站在她面前,从头到脚看了她一眼。

    为什么?

    因为幸子很明显勾起了金毛狐狸的好奇心,或许还不止那只笑眯眯的金毛狐狸。

    “总之离他们远点,或者你可以直接把他们赶下山去……你做得到的。”

    最后这几个字几乎是贴在幸子耳边说的,幸子叹一口气:“飞坦先生这么关心我,我很高兴,但你还是多多爱惜自己吧,轻易不要再用念,情况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