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要迟疑, 是因为透过那层烟雾后的人影身上覆盖着奇怪的手柄……简直就像是真实人手做出的东西分别抓在他的身体各处, 粗略看去仅有"吓了一跳"的疑惑情绪, 而在那张最容易辨认身份的脸上, 同样覆盖着一只张开了的手, 完整地挡住了来人的脸。

    渡我的声音随后以兴致高涨的方式插话进来,打破了这短暂的思考, 穿着高中生制服的少女站在不远处朝花濑挥手,模样像是再寻常不过的见面日常。

    ——恰恰就是这份毫不合时宜的日常表现,更让人感到背后升起寒气的毛骨悚然。

    死柄木弔与渡我被身子的联合在两天前达成,是在前者召集人手时,某位经纪人介绍渡我前去。当然,一开始沉浸于自我意识中的渡我并不感兴趣, 与半点不了解的组织进行无意义的袭击, 这只会给她带来麻烦而已,但当她得知目标是雄英的一年级后,这一切就另当别论了。

    她所执着的人就在那里。不舍得下手让对方沾满鲜血倒在眼前却被对方带走的女孩子,就在雄英。

    花濑的脸上浮现出难以理解的神情。

    "是我。"

    死柄木以压抑的语调回应。

    看着花濑神色的变化,渡我不自觉地露出了笑意:就是这样没错,用那种不敢相信的样子去伤害别人吧,在意我的花濑的人太多了,用这种没办法接受的恍然大悟尽情地去碾碎这个人的心脏吧!

    "花濑,你认识他们?"

    八百万的动作有些迟疑。

    "认识。"

    花濑难得无法断然肯定, 视线在周遭迅速掠过,定格在死柄木身上, "你……"

    她完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太过震惊。

    不如说她在交朋友上完全没有天赋比较好,死柄木居然也是敌人那方的吗?

    "如你所见,我是你所处的对立面。"死柄木低声笑起来,掩盖在那只手下的表情无法窥清,只余那份仿佛如影随形、附噬骨髓的凉意透过红色的瞳孔源源不断地传过来,"情况已经一目了然,我是为了杀死‘和平的象征’、摧毁新生代的希望而来……你现在过来,还有机会的。"

    "你在说什么啊!?"

    切岛气急败坏地大喊,不过一句就被花濑伸手拦住动作。

    "不要轻举妄动。"

    "哦?"死柄木歪了下脑袋,如同无知的孩童,"这么说你是选择英雄那边了?"

    花濑收敛气息,不动声色在脑中计算的同时小心回答:"我是雄英的学生。"

    "可你不也说过喜欢我的吗?"

    死柄木阴测测地道。

    "咦?!"

    "诶诶?!!"

    "……嗯?"

    "小花濑?"

    花濑:"…………什么?这是一件事吗?"

    为什么要在这种毫不相关的时候提起?

    另外几位旁观者也都表露出了不同程度的震惊,尤其是渡我,她看向死柄木的眼神宛如在看新的竞争对手,并且还夹杂着先前在一无所觉状况下答应结成同盟的懊恼。

    ——喜欢?!这又是谁??!

    相比之下雄英这方三位同学的情绪都不算什么了,但切岛还是心直口快地搅乱了池水:

    "什么?!这是前男友???"

    凝重的气氛陡然被打散,八百万颇感无语地用眼神示意切岛稍微严肃点。

    "真的吗?"渡我却仿佛起了共鸣,手上握着的刀都差点掉了,"花濑和这个人交往过吗?"

    "……"

    "没有。"

    渡我长长地舒了口气,以甜腻的轻快语气向花濑撒娇:"我就说嘛,花濑怎么可能随便和别人交往。"

    "不是哦。"静观其变的梅雨这时一反常态,代替花濑的意愿开口,"小花濑确实已经有男朋友了。"

    "?!"

    渡我不敢置信地喊了声,"骗人的吧!花濑!"

    "再吵就杀了你!"

    死柄木不快地警告她,但这并没起到什么作用,从这短短的行为中可以清楚看出两人组合的磨合失常,绝对不是长期累积经验的伙伴,甚至于,很有可能会因为个人的性格不合产生冲突。

    花濑侧首对上梅雨的视线,平静地微微颔首:

    [我来牵绊他们。]

    ***

    工厂区内。

    蔓延开来的大片寒冰将场馆内的气温陡然降了十几度。爆豪回身炸飞两人,忍无可忍地朝着正循冰体而上的轰焦冻大喊道:"你这家伙是想把所有人都冻死吗?!"

    轰充耳未闻,半边身子都散着冷气,即便如此还是径直往视野更高的地方滑过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轰看起来很焦躁啊。"饭田踢开不断围上来的敌人,看了看爆豪,欲言又止道,"爆豪,你看起来也很浮躁啊。"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