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要迟疑, 是因为透过那层烟雾后的人影身上覆盖着奇怪的手柄……简直就像是真实人手做出的东西分别抓在他的身体各处, 粗略看去仅有"吓了一跳"的疑惑情绪, 而在那张最容易辨认身份的脸上, 同样覆盖着一只张开了的手, 完整地挡住了来人的脸。

    渡我的声音随后以兴致高涨的方式插话进来,打破了这短暂的思考, 穿着高中生制服的少女站在不远处朝花濑挥手,模样像是再寻常不过的见面日常。

    ——恰恰就是这份毫不合时宜的日常表现,更让人感到背后升起寒气的毛骨悚然。

    死柄木弔与渡我被身子的联合在两天前达成,是在前者召集人手时,某位经纪人介绍渡我前去。当然,一开始沉浸于自我意识中的渡我并不感兴趣, 与半点不了解的组织进行无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