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久……欧尔麦特, 有孩子吗?"

    "诶?"

    绿谷还以为是他听错了什么, 直到花濑再次重复, 他才茫然地眨着眼睛摇头:"没有的。"

    媒体这么多年来对欧尔麦特的执着分毫不减, 结合欧尔麦特数年来超出常人的工作量, 别说是孩子,只怕是连恋人都没有。

    ——绿谷当然不好直接问, 但身为铁粉这种事还是可以肯定的。

    "这样……我明白了。"

    花濑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花濑怎么会突然问这个?"

    "有点好奇。"@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如果是新生代,那欧尔麦特的孩子说不定才是正确对象?

    花濑动作不变转头又看向绿谷,即将出口的话还是在嘴边被堪堪掐灭。她不知道该怎么说,那明晃晃的满分好感让她在知道的当下反应不能,仔细思考后才大概明白过来……能到这个地步,说明是那种感情吧?

    她从来都不知道。

    "花濑……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绿谷有些不安地看着她。

    "没有。"花濑断然摇头, "我在想别的事。"

    "……"

    绿谷低下脑袋, 没有多说什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花濑说他不擅长撒谎,这点反之在花濑身上同样。

    (到底有什么不能告诉他的事呢……)

    半天观察下来,花濑的表现都非常奇怪,眉心时不时的微拢明显是有什么在意的事,手上拿着笔在纸上涂抹,不小心看到了却发现是完全看不懂的无意义字符。

    午餐时都心不在焉,轰好几次提醒她好好吃饭都没什么用,最后索性端了餐盘率先离开,等绿谷再回到教室, 正好听到芦户的惊呼声:

    "求婚?!你要向轰求婚了吗?!"

    "不是……你冷静点,我只是稍微问问。"花濑隐约不清的声音传来,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啊,我又不是想逼婚。"

    "不不不。"芦户急促地反驳,"我是震惊啦!再怎么说这也太早了点,大家差不多才十六岁呢。"

    "订婚倒是可以了。"八百万永远是切入点最不同的那个,"不过不会觉得考虑的时间不足吗?现在就确定未免有点……"

    "但是轰同学会答应的吧。"哇吹中肯地道,"至少我到现在还没见过他拒绝小花濑。"

    "唔,结婚啊……好遥远的词汇。"御茶子点着下巴,"话说这个应该由男生来吧?"

    花濑:"真的不是现在……我在考虑,主要是想问问大家的建议。"

    后面的话绿谷没能听清,过分的震惊让他无法思考,仅能凭最后的力气狼狈离开,转角的时候撞上了往上走的爆豪,后者顿时皱起眉:"你会不会看路?"

    "小、小胜……"

    "你这幅样子是见鬼了?"

    "现在、不、不……"

    "不什么不?"爆豪甩开他,显然没耐心听他继续浪费时间。

    绿谷颤巍巍地放了手。

    即便他在练习中赢了爆豪,但长时间的习惯一时半会儿是改不过来的,何况这时他确实茫然无助。

    "喂,臭久。"

    爆豪双手插兜,半侧过身子来喊他的名字。

    "啊?"

    "椎名花濑。"爆豪不耐地偏了偏脑袋,"你喜欢她吧。"

    "………"

    "遮遮掩掩的实在很碍眼。"爆豪吊着眼尾看他,蕴含着不知名的怒气,"以前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现在用那种眼神看着那个阴阳脸。你在期待什么不存在的东西?"

    "……"

    绿谷就像是被什么深深地插中了,差点就要站不稳,如果是以往那个没有任何底气的他,或许会就这么沉默着,"那小胜你……你对轰君的敌意又到底是什么呢?"

    "哈?"

    爆豪陡然拎起他的领子,阴沉的双眼逼近,压迫十足地放低了嗓音,"你再说一遍。"

    "……"

    "你们。"

    仅是短促不成句的音节,轰站在阶梯下仰首望过来,并没有多管闲事的意图,只是一派落拓地平静道,"麻烦让让,挡路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这个家伙——"

    看见仇恨值更高的轰,爆豪的注意力顿时转移,绿谷得以无损地脱离,但此时此刻被轰所变相"帮助"也让他说不出什么感谢的话来。

    爆豪一发招就被轰用冰冻住,两人没在楼道里大肆动手,绿谷没有旁观的心思,这类常见场景看得都快要麻木了,绿谷魂不守舍地转过身想要往下走,隐约听到背后传来了花濑的声音。

    "走廊打闹,视情况扣学分的。"

    绿谷加快脚步即刻逃离现场。

    花濑朝爆豪身后看了眼,心灵感应般地询问道:"出久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