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后悔了, 我不过是看那家伙太蠢, 才发生了那样的事居然还敢大晚上就出门。"

    爆豪像是被陡然按了什么开关, 脸上的无措顿时一扫而空, 迅速转换为某种厌弃意味十足的神情, 与之相对的是僵直无比的背脊,像是颗冷傲的孤松, 倔强地杵在原地。

    爆豪光己无可奈何地叹气,这原本不是她该插手的事,不过小胜的表现实在是太蠢了:"本来的话,我是会告诉你‘担心就去追’,但是现在这已经是别人专属的权利了。"

    她以语重心长的口吻难得开始认真教育,比起以往的"铁拳制裁"不得不说是柔和万分, 可惜的是这番话换言之大概等同于往爆豪心口上插刀子。

    爆豪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去, 到最后是什么样子却也无法清楚辨认,毕竟他一甩头就回了房间,门框在他关上门的动作下发出哀怨磕碰的声响,然后是那句掩盖在杂乱下的低语:

    "……烦死了。"

    "儿子大了管不住咯。"

    深知爆豪当下的纷杂思绪,爆豪光己倒不会在口头之争上继续计较,实话说自家儿子如此别捏的性格算是随了她,这点上虽然诟病坡多却也无话可说就是了。

    此时此刻,身处店内的花濑刚刚吃完一块甜点,在大晚上来说实在是再罪恶不过的恶劣行径, 不过在此过程中不止是花濑独享,而是时不时会以纯熟自然的姿态送到轰的嘴边就是了, 轰当然不会拒绝女友的喂食,两人的行为在店内几乎造成了独领风骚的喂狗粮操作——"不管怎么说比不上高中生都太过丢脸",怀抱着这样的心态,带着情侣的顾客们纷纷做出反击。

    不过身为当事人的两位一无所觉就是了。

    花濑抱着轰的手臂,难得露出显然的依赖与留恋:"我不想放你回去。"

    "……"

    轰好歹以为自己能够适应花濑的直球风格,但很多时候仍然会猝不及防,"明天还要上课。"

    花濑真挚地看着他:"今天我想和你一晚上都待在一起。"

    "咳咳咳……"

    轰别开脸,刚入口的水差点呛到他的气管,这发言倒是一句比一句来得震撼,即便方才才反省过自身的不够主动,他在现阶段怎么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来,"不行。我待会儿就送你回去。"

    "不可以陪我吗?"花濑失望地垂下眼,"……我今天特别,特别不想和你分开。"

    "……"

    这是考验。

    近十六年来所遇到的最大考验。

    轰觉得大脑中浮现出了两个小人,红色的叫嚣着答应,白色的则坚持拒绝。

    没等他考虑好,花濑就开始一束一束地往外变着花,乖巧又小心翼翼地往他手上递,满脸都是可怜兮兮的祈求。不说话,只是那么看着他。

    "……"

    白色的瞬间被红色的打倒在地。

    轰开口将将发出音节前缀,橱窗外的街道上陡然响起巨大的喧哗,混乱一片的喊声与尖叫透过建筑源源不断地传过来,引得店内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几位女生紧张地询问着:"发生了什么事?"

    花濑和轰差不多同时站起,由于轰在外侧,率先迈出步子,花濑更快地握住他的手:"先不要动手,静观其变。"

    这是上次事件后两人的共同默契。

    轰略一颔首,反手紧握住花濑的手带着她走出去。

    就算让她好好待着都不可能,还不如他先抓住她。

    踏出店门就听到警车的声音,街边有人混乱地喊着断续的句子,花濑凝神听了会才大概听懂,顿时惊讶地抬眼与轰对视——

    [前面店内有人犯案,在瞬间杀死了四个人,死者皆被损坏躯体而亡,犯人却消失无踪。]

    轰将花濑往身后藏了藏,这下意识的动作还是没能忍住:"犯人不知所踪,很大可能还在附近,你不要……"

    "我不会乱动的。"花濑捏了捏他的手背,示意他安心。

    似乎是担忧于花濑短短时间内再次遇到这类现场,轰不免担心她会引起什么不快的回忆,没有过多犹豫便将花濑拉得离自己更近了些。

    警局人员已经赶到现场,对于这类[个性犯罪]还是要联系英雄那方,毕竟这是个仅凭使用后果就能看出能力强大的个性。死者身上被接触过的地方都出现了不可逆转的毁坏,联系在现场的幸存者这应该是瞬间发生的事,推断得出对方应当是‘毁坏’这类直接触摸型发动的个性。同时这位罪犯是在眨眼间便消失在眼前,据称"只能大概看到有团紫色的雾气,其他的由于太害怕躲起来没有看到",这信息的不全加上店内监控的毁坏使得警方单方面的行动受到限制,由资料总部传过来的信息并没有相同的案件记录在案,这与先前所发生的几起事件同样都是"全新的作案手法",正说明了有数个新出现的、具有优势的罪犯正逐渐向外界伸出黑手。

    黑雾将死柄木强行带离现场后狠狠地喘了好几口气:方才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