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后悔了, 我不过是看那家伙太蠢, 才发生了那样的事居然还敢大晚上就出门。"

    爆豪像是被陡然按了什么开关, 脸上的无措顿时一扫而空, 迅速转换为某种厌弃意味十足的神情, 与之相对的是僵直无比的背脊,像是颗冷傲的孤松, 倔强地杵在原地。

    爆豪光己无可奈何地叹气,这原本不是她该插手的事,不过小胜的表现实在是太蠢了:"本来的话,我是会告诉你‘担心就去追’,但是现在这已经是别人专属的权利了。"

    她以语重心长的口吻难得开始认真教育,比起以往的"铁拳制裁"不得不说是柔和万分, 可惜的是这番话换言之大概等同于往爆豪心口上插刀子。

    爆豪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去, 到最后是什么样子却也无法清楚辨认,毕竟他一甩头就回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