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花濑的语气中有很明显的犹豫成分。

    轰那端寂静下去:"你没有告诉我。"

    当然花濑没有骗他, 只是单纯地没有说这件事而已。

    轰还是很不愉快。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件事摆到面前, 没有谁能觉得"无事发生"。就算花濑和爆豪是青梅竹马, 这类事件之前也发生过很多次, 但这不代表在现在还能若无其事地继续重复。

    轰觉得他有必要说清楚。

    "花濑, 我是你的男朋友对吗?"

    "是。"

    "这件事在我看来没办法不介意,就算情理上可以理解, 但实际上还是会不可避免地有负面情绪。"

    "对不起。"

    "你不要急着道歉,我只想让你明白这件事对于我来说的意义。"轰轻吸了口气,"还有,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为什么求助的不是我而是爆豪?"

    他的话语尽管平静,但花濑已经完全无法阻拦或是跟上节奏,因为这之间毫无空隙, 明白地昭示了轰极力压抑着的情绪。就在花濑以为轰会忍无可忍地挂断电话时, 却听到对方在短暂的再次缓冲后完全冷静了下来:"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够和我说吗?"

    这已经是彻底不同于先前放松姿态的措辞了,花濑直觉认为这不是什么适合谈话的方式:"我见面和你说好吗?"

    隔着手机的感觉太糟糕了。

    "花濑。"

    轰轻轻地喊了她一声。

    "是。"

    "你真的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

    "那为什么我见到的所有人似乎都比我重要?"他终于把这句话问了出来,"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么呢?"

    "是……"

    "爆豪、绿谷,甚至你所崇拜的相泽老师,是不是谁都比我重要,每个人只要想做,就能轻而易举把你从我身边带走?"轰打断花濑的话,他没办法不去想, 实际上这已经折磨了他数天之久,"你认真回答我, 如果非要在爆豪和我之间作出选择,必要情况下你会舍弃我对不对?"

    不应该这么说的,明明今天好不容易感觉那道屏障快要被打破了。结果却是一遇上爆豪就会全盘崩溃,这摇摇欲坠的姿态是轰从来不曾想过的脆弱关系。他以为他们之间应该有更多的羁绊,然而相比下才发现这根本比不上对方十几年的友情。

    ——只是友情吗?

    虽然他没有过十几年之久的青梅竹马,但相同的眼神他不会看错,不止是绿谷,那位出挑的爆豪胜己对花濑的在意大概已经超出了正常友情值,在这样的情况下,无法拉开距离的花濑每次互动都让他无法不在意,这到底是心胸的狭隘还是其他,无可争辩的是他正在吃醋,终于在这样的情况下明白摊开让花濑去选择,然而无论那种都已经违背了最初的意愿,当他问出这句话时某些事情就已经朝着无可挽回的趋势发展了。

    "不会。我没有觉得你是可以被舍弃的。"花濑回头扫了眼还站在客厅的爆豪,朝着电话那头断然道,"你在什么地方?家里还是外面?"

    轰微微一怔:"你该不会是……"

    "我要去找你。"花濑肯定地道,"你在乱想而且很不安,我必须要让你确信作为女朋友的我是忠诚的。"

    轰的思路完全被打乱了,只能凭直觉顽强地劝阻:"等等,已经很晚了,你不要出来。"

    "不,我不能让你独自在深夜里乱想,这是我的失职。"

    花濑朝爆豪比了个手势,发动个性就从阳台上往下顺着大树滑了下去。

    由听筒传过去的风声极其不妙,轰茫然地问道:"你在做什么?"

    "我从阳台上翻了下来。"花濑确认道,"你是在家吗?我偷偷溜进去不被打死的可能性大吗?"

    "……"

    "好,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时间太晚了你先回去。"

    轰举白旗投降。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可是我心里觉得很不安。"花濑恳求道,"你让我抱抱你吧。"

    面对女朋友的这种要求,应该没有几个人能拒绝。

    轰从衣柜里随手取了件外套,一边快速地叮嘱:"你在我们常去的店里等着,走人多的地方。或者你回家也好,由我去找你。"

    "做错事的话,应该由我来的。"

    "不,由我来。"轰叹了口气,"这些事情都由我来。"

    花濑沉默两秒:"可是除了这些事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我全力表达的东西好像无法传递,这就是所谓的‘恋爱白痴’吧……如果我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那里,你怎么能够明白我呢?"

    在他觉得迷茫的时候,花濑原来也在考虑这种事吗?

    她居然什么都没有说。

    "那我什么都不做的时候,你是怎么明白我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