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学日当天, 绿谷在一阵慌乱中匆匆奔往学校, 他被分到A班, 和花濑是同个班级——同样的, 还有小胜、丽日桑以及那位轰君。

    这简直就像是在开玩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先前花濑约会归来后样子就有点奇怪, 在绿谷犹豫着要不要去问些什么的时候,走投无路的花濑主动向他询问, 如果是绿谷的女朋友会介意她的存在,那绿谷会怎么做?

    花濑万分苦恼。

    因为轰给出的是肯定回答。

    [是,我很在意。]

    换位思考很容易理解,但花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会让轰更开心点,如果拿这件事直接去问,那么不论轰回答什么都会有对他们友情进行"挑拨"的嫌疑, 花濑还不会为难他到这个地步。原本的初衷就是想让轰开心, 但结果却适得其反。

    绿谷支吾了很久都没能给出答案,最后却问了另外一个让花濑同样头疼的问题:"如、如果轰君介意的是我……花濑会怎么办呢?"

    "……"

    她本来是去寻求问题的答案,没想到又得到了难以回答的问题。

    这太尴尬了。

    自从那天后,花濑就陷入了很纠结的状态中,自知说错话的绿谷不敢主动去找,实际上也是对无法入学雄英的难过和不小打击影响到了情绪,直到收到了来自欧尔麦特的信函,内里附有雄英的录取通知书,绿谷才从那股喘不过气的沉闷中脱离出来。

    希望花濑不要生他的气。

    他的脑海里划过这种想法, 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患得患失。等终于抵达教室门口,对高中生活的"美好开端"已经不抱希望的绿谷还是紧张无比地深吸了一大口气才迈步走进, 然后,他就惊呆了。

    教室内人员差不多已经到齐,粗略望过去人数绝对在十五以上,此刻大半都散落在教室的各处互相交谈,但眼神却都似有若无看向教室右方靠后,也就是小胜站着的那张课桌前、属于轰所在的位置。

    绿谷:"…………"

    妈、妈呀!

    花濑呢!?

    是不是已经被可怕的空气挤成粉末了!

    焦急的视线在教室内转了圈,绿谷呆滞地发现花濑正在和某个不认识的女生讨论花的种类,顺便还拉了另外一个做模特,神情自然地宛如没有看见不远处的剑拔弩张。

    (这太强了吧!!)

    不知自己在为何而感叹的绿谷由心底里发出了这样的呐喊。

    就在绿谷终于鼓起勇气准备迈入教室时,他余光一瞥就看到了懒散从睡袋中爬出、极其不修边幅的相泽消太,如果不是在雄英这所学校里,估计扔到大街上会以为是随便哪家的流浪汉……不,还是失业人员就好了。

    不等相泽开口,仿佛有心灵感应似的,屋内的花濑瞬间蹿了出来,为保快速,还动用了个性直接从教室上空穿越到门口,不至于被中途的人员和桌椅耽搁时间。分明就这么段路程,花濑的表现实在是太迫切了些。

    "又见到您了!"花濑的个性收都收不住,从掌心掉出了粉落的粉色花瓣,扑簌簌的铺了满地,"以后我就是您的学生了,我会好好学习的!"

    相泽:"……"

    相泽:"你昨天才见过我,冷静一点。"

    "每天的您都是独特的!值得珍惜呵护!"

    "不……呵护就算了吧。"

    相泽深知和花濑继续说下去没什么用,实际上他虽然能理解,但还是搞不清楚为什么花濑会这么喜欢他,无论见多少次都觉得:果然很奇妙。

    他转向教室内简短宣布介绍自己的身份,而后无比直切重点地召集他们换上运动服后前往操场。

    看上去萎靡不振却是分毫不拖沓的行风作风,绿谷转身去座位上放好东西,不忘对花濑悄声发问:"小胜和轰君……他们怎么了?"

    "想打架,但是被饭田天哉君制止了——就是那天义正言辞批评你的那位。"花濑伸出手指了指,"拿了学校的规定压他们,目前是相安无事的。"

    在脑内设想了下那副场景,绿谷不禁浑身一抖:"绝对不能打起来!真的太可怕了!"

    花濑深有同感地郑重点头。

    不过很快,她分享了提前数分钟抵达这个班级的另一发现,很良心地与好友绿谷分享了:"出久,我很喜欢A班。"

    "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所有的女孩子都特别可爱!"

    "……"

    好了。

    他已经懂了。

    绿谷生无可恋地想,轰君的出现并非全然没有好处,起码证明了花濑的性取向是男性而非女性,否则这才是大问题了。

    ——生活真是太难了。

    ***

    "八个项目总成绩测试最后一名的人,可是会被我开除的。"

    相泽的话令A班全体学生在瞬间紧张起来。

    花濑瞥到身后的爆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