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绿谷家里离开, 花濑踏出门便收到了来自爆豪的短信, 不是她夸张, 一般人在面对爆豪来信的时候还真不容易平静下来, 就从那感叹号的排比气势, 让人丝毫不怀疑一旦回答出错,对面的人就能顺着电波爬过来分分钟进行惩戒。

    [你的意思难道是那个阴阳脸的家伙比我强?!!!!!]

    花濑:"……"

    她默默地回复:[小胜, 你反射弧是真的长。]

    爆豪直接电话打过来了,音波都能把人掀飞:"来啊!我们打一架!!"

    花濑很镇定:"小胜,忠言逆耳利于行。"

    "我可去你的吧!"

    "再说为什么要找我打架?"花濑反问道,"我觉得完全没有揍我的正当理由。"

    爆豪冷笑一声:"打你就打你,还需要理由吗?"

    "……"

    "你要的话我现场给你找一个——我乐意。"

    花濑果断把电话挂了。

    两秒后觉得不妥,迅速又回拨了过去, 这次抓准时机抢先开口:"小胜, 我觉得你没有正确认识到整件事的逻辑,再怎么样我作为被你拒绝了四十六次的人都没理由被你打的,就算我认为轰比你强,你要决斗为什么是打我?噢我不是让你去打轰,你俩打起来太可怕了。"

    爆豪:"……"

    爆豪:"你嘴巴能不能放慢点,上发条了吗!……嗯?我拒绝了你四十六次??"

    有这么多次吗??!

    爆豪本人都震惊了。

    "有的。"

    花濑笃定地说,"我记得很清楚你拒绝了我多少次,你要想听我还举例给你听你是怎么拒绝我的。"

    语气无比冷静,就是因为太冷静才显出一种别样的凄惨来。

    爆豪:"……不用了。"

    他竟然莫名感到几分心虚。

    花濑把电话挂了。

    坐在地板上回想先前作为的爆豪皱着眉沉思, 数分钟后再度反应过来把电话拨了过去:"不对!那你也不是真心实意追我的!!你不就是觉得我强才追我的吗!?!"

    亏他刚才竟然还短暂地沉浸在愧疚中,这会儿看来根本就是被诓了啊!

    要反省也不能他一个人!

    花濑:"我要是真情实感地追你, 应该早就绝望地从折寺中的顶楼跳下来了。"

    爆豪:"……………………哦。"

    电话第三次挂断。

    这次爆豪怎么都不可能再打回去,但是越想越不对劲,等走出去看到老妈正在看的肥皂剧,他浑身剧烈地一抖,感觉像是受到了某种莫大的冲击。

    ——他刚刚干了什么??

    ——卧槽?!

    ***

    晚上花濑把时间都留给了轰。

    似乎每次与那位"父亲"见过面后,轰的情绪就会很不好,所以一见面,花濑便整个人扑上去,不由分说先抱住了他。

    轰愣了愣,很快伸手圈住她:"怎么了?"

    怎么了的可不是她啊。

    花濑摇头:"想抱你。"

    轰摸了摸她的发尾,神色疲惫地在她颈边蹭了蹭。

    大概腻了好一会儿。

    花濑:"轰,你身材好棒哦。"

    猝不及防的轰:"唔?"

    花濑:"你身体变僵硬了,我这么夸你都会让你害羞吗?"

    轰:"咳咳咳……"

    花濑善解人意地拍了拍他的背脊,替他顺气。

    轰一把握住她的手,无奈地将她抱紧了点:"好了,你就这么站着。"

    "?好的。"

    花濑乖乖地不动了。

    她在轰面前是真的乖。

    但这似乎并非她原本的样子。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轰不会忘记花濑在那位"小胜"面前的样子,分明是同个人但说话方式和风格都微妙地偏离了些许,并非刻意隐藏了什么,只能说是……在他面前有所收敛。

    为什么呢?

    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吗,在朋友和男朋友面前是两种样子?

    可是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轰无意识地抚着花濑的头发,还是开口了:"那位绿谷君如果没有被录取,你真的会为了他放弃入学资格吗?"

    "他肯定不会答应的。"花濑垂下眼,"但是我不放心他,怎么做都是错。"

    轰几乎感到有股灭顶的灾难感正朝他袭来,胸口处堵得难以顺畅,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语气能够和缓自如,在花濑抬起眼前,不会发现他的分毫异样:"你说这些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会怎么想。"

    还是失控了。

    心底隐隐约约就有感觉,只要是谈到那个无比重要的青梅竹马,话题的走向绝对会一发不可收拾。

    "你是不是会生气?"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