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花濑在他面前总是分外乖巧, 此刻自然应承下来, 然而心底忍不住想要亲近的想法还是让她小声地又补了一句, "您刚刚看到我的表现了吗?"

    虽然很想说没有, 但这无关紧要的否认显得分外多余。

    相泽颔首:"看到了。"

    他顿了顿, 补充:"还不错。"

    花濑顿时不可自抑地抿唇笑了出来,是想要克制着, 却实在是太高兴从而没办法掩饰半点,笑意从眉梢眼睛扩大到整张漂亮年轻的脸上,侧目的好几个男生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手里的东西散了一地。

    相泽清了清嗓子若无其事地拐进教室,背过去时再次重复道:"所有考生准备入场。"

    花濑高兴得简直想要跳起来。

    她挽住轰的手,声线雀跃地道:"上次救了我的人就是相泽先生, 我超崇拜他的!"

    轰:"……"

    崇拜么?

    "哈??"爆豪抓住了关键词, "救你?你又遇上什么事了?"

    花濑惊讶道:"没有告诉小胜吗?"

    "你说呢!"

    绿谷倒是想起来了:"啊,就是上次商业街的那件事吧!"

    花濑:"是的。"

    爆豪:"???为什么就我不知道!"

    考场内的铃声连续响了两次,绿谷颤巍巍地试图推着爆豪往里走,一边努力对其余三人使眼色快点离开——小胜绝对是生气了,这点还是显而易见的。

    花濑脚底开溜的功夫十分好,闪身就蹿进考场。

    落座后不久,考试正式开始。

    花濑做题很有特色,不是顺着做,而是翻完整张卷子后跳着先将自认最简单的做完, 往后依次顺着难度攻克,最后的时间都会留给难以翻越的难题, 草稿纸多半是在这时候用完,但从不会有放弃的心思。

    笔试以自己打分的方式进行,却并不代表可以轻松。@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相泽靠着椅背上滴着眼药水,搭眼在教室内扫了圈,大概就知道哪些人会是自己今年的学生了。成为英雄的重要前提,或许很多人本身都没有意识到,但他好歹带了这么多年学生,又有常年混迹于英雄堆的社会经验,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考试结束后正好是中午。

    绿谷的情绪在这时才逐渐疲软,露出强撑笑容下的不安与忧愁,花濑本想顺势答应轰的要求和他一同吃饭,斟酌后还是决定护送绿谷回家。当然,她还没来得及说清理由,轰便接到了来自父亲的电话,他们的关系实在不好,不过父亲那方似乎又对轰的这类事件非常看重,在电话里压抑着不争吵的气氛实在紧张,花濑示意他可以回去没关系,顺势握住他的手哄了哄。轰脸色凝重地沉默稍许,告诉花濑晚上见。

    御茶子是明确的归家派,出了考场便挥手告别,花濑倒是拿到了她的联系方式。

    于是这又变成了青梅竹马的场合。

    三人之间有诡异的寂静,爆豪忍耐不住猛踹了下身边的大树,被花濑连忙制止提醒后很是不爽地大声质问:"你到底为什么会选那种阴阳脸做男朋友啊!!"

    花濑耿直地回答:"我觉得他挺强的。"

    符合系统提示的世界中心。

    毕竟是身边目前为止的最强且潜力无穷。

    爆豪:"哈???"

    爆豪:"你这什么狗屁逻辑?!……等等!"

    他陡然喊停,让精神恍惚的绿谷都忍不住看向他,下一秒就被爆豪眼里不断放出的刀子吓得不敢说话。

    "你当初追我不会也是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吧?!!"

    爆豪整个人都要炸了。

    "……"

    "我说是,你是不是就要打死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爆豪嘴一咧,露出森森的笑意来:"还要让你死无全尸。"

    花濑瞬间发动个性准备蹿上树然后跑掉,然而爆豪实在太懂她脑袋里都是些什么小心思,动动眼睛都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抬手就把人摁下了。

    "你还想跑?啊??干了这种事你就想跑!?"

    花濑无声地挣扎着想要跑,看不过眼的绿谷过来帮忙,结果被爆豪一手一个。

    绿谷:"……"

    花濑:"……"

    "哈,椎名花濑你长本事了!"爆豪气得想犯罪,恨不得把眼前两个家伙炸上天,"我特么当初要是答应你了,你看上个更厉害的不还得甩了我!"

    "……"

    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法反驳。

    "卧槽你倒是说话啊!!!"

    爆豪本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花濑还真能默认给他看,头发似乎都更肆无忌惮的炸了,"——你特么居然真能干出这种事的吗?!!!"

    "……"

    "你再不说话我现在就打死你送你去三途川重造!!!"

    花濑很严肃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