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朋友?

    ……诶?!!!

    绿谷手忙脚乱地跟着往下走, 差点重心不稳直接摔倒在地, 幸亏花濑扶了他一把才得以稳住身形。

    "小、小胜……"

    他只说了这两个字就没办法继续下去, 花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将事情解释清楚后为没能及时告知和爆豪关系的恢复而道歉, 但绿谷所介意的并不是这点。

    再迟疑下去,那位发色对半的轰君估计就要注意到了, 绿谷只好装作不在意地掩饰过去,实际上脑袋都快低垂到胸口,整个人都不好了。视线在会场内搜寻到了爆豪的身影,扔下一句"我去找小胜"便立刻怀抱着大无畏的精神快步走了过去,花濑想说点什么都没机会。

    轰安静地看着这幕,等到花濑终于注意到他的视线, 才声音平淡地问:"你的朋友怎么了?"

    "我做了让他不高兴的事, 结束后尽早去请求原谅比较好。"花濑担忧地看着绿谷那方,"……难得他会这么在意。"

    "……"

    轰微微凝眸,回想方才绿谷的样子没有说话。

    黑暗的会场中,学生全部落座后头顶的灯源依次打开,大荧幕亮起,是雄英高中的校徽标志,出现在台上的是声音英雄,布雷森特.麦克。

    实战演习部分为十分钟的模拟街区演习,会场分为数个, 场内配有三种且数量众多的"假想敌",根据各自的攻打难易程度设有相应的分数, 利用个性将其打倒可获取得分,但攻击他人是禁止的。

    花濑低头看了眼考场号。

    御茶子是B,花濑和轰都是C。

    "可惜呢。"御茶子叹了口气,惋惜地道,"我和花濑不是一个考场。"

    "应该是庆幸。"花濑收起准考证,神色有些凝重,"我不用和御茶子做对手了。"

    这句话的意思……

    轰足足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花濑的意思,出口的语气都有些不可思议:"我也算是你的对手吗?"

    "?我们本来就是对手。"察觉这话有歧义,花濑补充道,"在这场考试里。"

    "你怎么会……"

    轰的表情间浮上几许愕然,"你不认为我们能够合作吗?"

    这当然不是没有可能。

    但从花濑自身的角度出发——

    "我想独自行动。"

    如果和轰合作,他肯定会过分照顾自己。

    这与花濑的意愿相悖。

    "……"

    良久,轰再度开口,没什么太大的情绪起伏,只是声音里的情绪淡到无法分辨:"如果这是你的想法,那我已经明白了。"

    不,

    他根本就没有明白。

    花濑收回视线,错觉般在这瞬间窥见了某道不可逾越的高墙,她转而开始思考接下来该如何应对:轰的个性杀伤力太大,进入会场后肯定是要避开的。否则目之所及的那些目标物肯定会被一举歼灭,说不定足以牵连半个街区之广。她的个性路数轰很熟悉,即便轰不会对她出手,但花濑需要的并非如此。

    这时一位男生站起对麦克的讲解提出质疑,指明宣传单上不止有三种"假想敌",麦克解释道最后一种为干扰存在,每个会场分布一头,就算攻击也没有分数且难度极大,建议避开。

    这位男生在提出问题时顺道对后排窃窃私语的绿谷提出了批评,花濑分辨清楚后当即有些不快,没等发作,绿谷似有所感地转过脸来准确地定位了她的所在,露出一个大大的笑来。

    那是表示自己没事、毫不介意的意思。

    花濑抿了下唇,用手比出"C"的样子。

    绿谷回以"B"。

    "出久和你一个考场,御茶子。"花濑捏了捏御茶子的手,发觉她指尖都凉透了,不禁包裹住慢慢地替她暖手,打了个响指便在指尖旋出一朵猫爪花,"胜利伴你同行,你会成功的。"

    被绿谷动作吸引注意力的爆豪随意地瞥了过去,就见花濑正在那处,身边除了刚认识的女生,还有一位明显是认识的男性。

    "那是谁?"

    "……"

    还在魂游天外的绿谷完全没听到他的话。

    "喂臭久——"

    "诶?!!"

    仿佛被触到开关,绿谷身体一抖回过神来,脸上还残留着近乎无助的可怜神色。

    爆豪不禁皱眉:"问你话,椎名花濑身边那家伙是什么人?"

    "……丽日桑吗?"

    绿谷抱着侥幸心理试探着问。

    爆豪顿时不耐烦了:"我当然是问那个阴阳脸!"

    "阴阳脸……?噢你说轰君啊……"绿谷的手和腿都在止不住的发抖,他颤颤巍巍、结结巴巴地阐述着,"他、他是……"

    他是花濑的男朋友。

    绿谷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他没办法把这个事实从嘴里再度说出,这无异于二次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