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谷晚上回家,打开门就见到了在客厅里和妈妈聚在一起看电视剧并加以讨论的花濑,听见背后门扉的声响,两人同时回过头,露出了几乎是如出一辙的温柔笑意:

    “出久,你回来啦。”

    “妈妈去给你热饭菜。”

    这瞬间的场景让绿谷不禁产生几分恍惚,表情呆愣地往沙发走,站起身又折回来的花濑将水杯递到他眼前,是刚好入口的温度。确保绿谷握紧了才放手,花濑手腕一转突然袭向绿谷的脖子,绿谷立刻反应侧身躲开,架势十足、反应极快。

    花濑点点头:“出久,你变强了。”

    “……”

    绿谷自己都觉得好笑。

    就为了这句轻描淡写的话,他突然觉得那些昏暗的辛苦都似乎变为了荣耀的徽章,缀满了他的视野心间。仅仅是平淡如水的语气,竟然让他如鲠在喉,无法开口,鼻间瞬间酸涩不已。

    绿谷迅速地灌了口水,而后低下脑袋,不让花濑看到自己的表情。

    花濑将手办递给他:

    “诺,这款新出的我记得你还没有。”

    是新出的欧尔麦特手办。

    这款他还没来得及买。

    绿谷伸出手接过:“谢谢花濑……其实不用这么做的。”

    “我不知道能做什么,如果这样能让你高兴点就好了。”花濑抿了抿唇,又想到了爆豪的话,“不过,无法高兴话也请不要配合我做出喜悦的样子,本来就很难过了,还要这样就太悲哀了。”

    所以她一直担心到了现在吗?

    绿谷张了张嘴,觉得呼吸又开始困难了。

    “我……”他努力尝试着,不知是不是被花濑的话语所影响,确实是无法笑出来,哪怕是拉起唇角的动作都做不到,只好颓然地垂着脑袋坐在原地,“抱歉,让你担心了。”

    花濑收回目光,淡淡道:“我以为你在我面前是不用顾及那么多的。”

    明明已经那么难过还有去考虑是否让别人担忧,并为此感到抱歉。

    这是她作为朋友的不称职。

    “我让你不信任了吗?”花濑敛眸问,“还是让你不够有安全感?”

    “……咦?”

    “诶?安、安全、安全感吗??”

    绿谷脑内纷杂的思绪顿时被打断,脸上显出茫然的空白与不解的惊讶来:“是、是这么措辞的吗?”

    “措辞有问题吗?”

    “……大概,有一点?”

    “我的表达能力不太好。”花濑很谦虚受教,“不过,就像出久能包容我的一切不好,作为朋友,希望至少在我面前你能够不必那么瞻前顾后。”

    “花濑……”

    “我想知道出久是怎么想的,对于我来说最在意的人就是你。”花濑难得露出略显不好意思的笑,“我实在很笨,只能直接问了。”

    “……”

    他放弃抵抗,全面投降了。

    如果是这个人,那么彻底溃败也无所谓。

    绿谷紧紧地抓着那个手办,深深地呼吸着,脸上终于露出大大的笑来——那更像是哭的表情让花濑不禁怔在原地,伸出去的手却被绿谷一把握住了。

    “我真的没事,只是训练太累了。”绿谷握着她的手在轻轻的颤抖,这让花濑更大力量地反握回去,想要传递给他某些支撑的意味,“……对于我来说,花濑是独一无二的。”

    这就是,他能说出最接近那件事的话了。

    除此之外,再多的都不会再开口。

    他有多了解花濑,就有多了解花濑这份纯粹的真挚友情。

    那里面只是友情。

    没有他奢望的东西。

    原本是要顺便告诉绿谷放弃追求爆豪这件事,结果气氛实在奇怪,到最后花濑还是出了门才反应过来有事忘了说,不过绿谷的情绪好了许多倒是让她安心不少。一并拒绝了绿谷想要送她回去的好意,花濑坚持自己走没关系。

    拐过小巷一道人影由后扑了上来,花濑条件反射地闪开,顺手往后掀开了大片的花瓣形成扰乱视线的屏障,转身时人影灵活地在半空划了个圈,竟然是打算再次绕到她背后,花濑甩出一股去缠上对方,携带着花枝的弧线宛如藤蔓在半空开出了花,穿过阴影在夜色中凛凛而去。

    然而对方身形更加鬼魅,饶是致力于在细节变幻上调整个性的花濑都有些应付不来,正准备加大力度,视线终于看清了那闪避间露出的半张脸,陡然便收了招式,同时出声喊道:“渡我,是不是你?”

    不被干扰的渡我顿时蹿到了花濑身边,一把抱住她的肩膀将全身的重量压了大半,一边露出几近沉迷的表情蹭着花濑的颈窝:“是我呀,花濑。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上次之后你没有联系我,我伤心的不得了呢。”

    “你没有给我联系方式。”

    花濑陈述着事实。

    “咦?好像是哦。”渡我抱紧了她,“不过再遇到了就说明我和花濑真的是有缘分!我好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