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爆豪家离开后,花濑绕了远路回家,没想到会碰到正在跑步的绿谷,想打招呼时绿谷猝不及防地向下倒去,花濑下意识凝出大片的花瓣拖住他以免摔得狠了,搭眼就和前方踩着代步车的男人对上眼。

    金发,消瘦,身材修长。

    看样子是和绿谷认识。

    “您好。”

    花濑不失礼数地向他问好。

    “你好。”

    对方的回应亦十分有礼。

    两人几乎是同时走到绿谷身旁,花濑拿出纸巾给他擦汗,看到绿谷大概是运动得过了头,连耳尖都红了。

    “花、花濑,你怎么过来了?”

    绿谷躲闪着眼神,却并没有避开花濑的动作。

    “我刚好经过。”花濑仔细地为他清理完毕,这才放下手,“出久你最近都在做这种事吗?”

    “是、是的……”

    绿谷有些心虚地瞥了眼身旁的欧尔麦特。

    花濑便跟着望过去,这幅形态下的欧尔麦特她认不出来,因此只是做出了自己的合理猜测:“这位是你的师父吗,出久?”

    “诶!”绿谷不知为何喊了声,很是慌张的样子,迅速地与欧尔麦特眼神对接后又勉强镇定下来,点了点头,“是的,他、他、他……”

    花濑安抚性地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转身朝着欧尔麦特欠身鞠躬:“初次见面,我是椎名花濑。出久承蒙您照顾了,非常感谢。”

    “果然是女朋友啊……”

    欧尔麦特以极小的音量喃喃道,随后落落大方地作出回应,“你好啊少女,请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绿谷少年的!”

    “我是不是打断你们了。”花濑分外识趣,转头看了看绿谷,“那么,我就先走了,出久?”

    “花濑……”

    “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

    绿谷挠挠头发站起来:“不好意思啊,最近都没怎么和你说话。”

    “这种事我是理解的,希望出久也不要有负担。”花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没办法让出久更强,如果这位先生可以,出久一定要好好学习。”

    “是!”

    这幅场面当前,就算是欧尔麦特也无法视而不见,当即插话道:“暂时休息一会儿吧,绿谷少年就和椎名少女好好聊天吧!”

    说着,他还亮出白牙比了个大拇指。

    花濑总觉得这个动作有些眼熟,不禁盯着这人多看了两眼,后者额冒冷汗,佯装镇定地偏过脑袋去咳嗽清嗓。

    “花濑,这身打扮是刚刚去了什么很特别的地方吗?”

    绿谷猛然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回。

    “从小胜家里过来的。”花濑将包里小瓶的矿泉水拿出来,顺便还有一盒pocky,全都递给了绿谷,“稍微补充点能量吧。”

    绿谷的脖子不知道为什么也红了。

    但他很快,就注意到了先前爆豪一眼看出的事,方才的注意力都在“不能让花濑发现那就是欧尔麦特”这件事上,此时松懈下来立刻就察觉到了。

    “花濑。”绿谷轻声问,“你心情不好吗?”

    “有点。”

    花濑在绿谷面前倒是会直接承认这种事,“虽然打闹之后恢复的差不多了,但还是很郁闷。”

    “是……因为小胜吗?”

    “不是。单纯是我这个人做人太失败了。”

    “咦??”

    “下辈子我还是做个仓鼠吧。”花濑一本正经地道,“吃了就睡,鼠生美好。”

    “……”

    “所以,到底是受了什么打击能让你说出这种话啊?”

    花濑转过脑袋看着他,半晌终于瘫软肩膀叹了口气:“我很挫败,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绿谷怔了怔,试探地伸出手去想要以花濑最常鼓气的动作拍拍她的肩膀作为安慰,但花濑好像不太明白他想干什么,眼睛眨了下,露出点疑惑,脑袋歪了些许,很快了然地同样伸出手来。

    柔软的身体靠过来。

    这是个拥抱。

    “……”

    绿谷出久的大脑在瞬间当机,完全做不出其他反应,脸上烧得更厉害了,热度几乎要将他自己的心都灼伤。

    他知道的。

    他清楚地知道椎名花濑在自己心中的意义。

    所以会有这样的反应也无可厚非。

    但如果要花濑看到他这幅样子——

    “出久的怀抱真温暖啊。”

    轻叹着,终于连平静冷淡、无起伏语调都不再保持的少女以分外示弱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带着某种使绿谷无法放手置之不理的依赖和孤独,就这么传进了心底。

    于是罔顾隔着重重树影“不小心”回头看过来的欧尔麦特,绿谷颤抖着双手环上了花濑的后背,力道轻得可以忽略不计,但即便如此,就只是这么简单的动作,都是下了很大决心所作出的。

    “没事了。”

    从小时候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