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么说死柄木这幅不良于行的瘦弱样子实在无法置之不理,更重要的是他看上去似乎非常需要人陪伴,姑且是要出来逛逛顺便确定餐厅的口味,花濑便顺势将死柄木带进了就近的餐厅。

    “对了,我叫花濑。”

    “死柄木。”

    “很特别的名字啊。”

    “是么。”

    死柄木厌恶地躲过用餐完毕与他擦肩而过的情侣,克制住想要发出攻击的手,转而去抓住花濑的小手指。

    “?”

    “你走得太快了。”

    面对花濑的疑问神色,死柄木坦然地给出此等答案。

    两相对比下,死柄木病弱又消瘦,花濑则矫健又灵活,跟不上步伐看上去情有可原。

    花濑顿了顿,反手握住死柄木的手腕:“这样的话是不是更方便?你好像不能轻松地握住什么,那就由我抓着你吧。”

    完全没想到的发展。

    死柄木垂眼任由她触碰自己,温度源源不断地传过来,这感觉还不坏。

    在菜品的选择上死柄木没什么表示,实际上却相当挑剔,就花濑观察所得,他似乎分外挑食。

    难怪看起来这么瘦弱。

    花濑专心品尝着符合轰口味的食物,顺便在手机上做着记录,这引起了死柄木的好奇:“你在做什么?”

    “把好吃的菜记下来,数量够的话就决定是这家了。”

    花濑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诚实得不可思议。

    死柄木稍稍沉默:“怎么,你要和人约会吗?”

    花濑一心二用,不假思索地道:“?这么说来,我现在和你是不是也在约会。”

    死柄木拿着筷子的手很明显地停顿了,抬眼看着对座专注于手上事情的少女,沉沉地拧着眉,片刻后终究没有说出什么直白的话,只是近乎纡尊降贵地品尝着桌上的食物。他确实很挑食,但不是因为不合胃口而心情不快,只是不适应外食的氛围。

    他已经很久没有在人群中正大光明的活动了。

    不过那也不远了。

    “如果是约会,”死柄木垂着眼,“只是吃饭就够了吗?”

    “当然不够。”花濑的指尖在屏幕上轻巧划过,“逛街,看电影,水族馆,还有观景顶楼的东京夜景……”

    “所以——”

    “能和我约会吗?”花濑眼神诚恳地望着他,“我会尽力做好的,请和我约会。”

    “……”

    原来是想和他约会么?

    那就暂且忘掉方才的情绪好了。

    不需要太细致的思考,死柄木颇为矜持地颔首答应,毕竟是随心所欲的派别。只是由于点头的动作幅度很小,外表看来似乎很是勉强的样子。花濑完全能够理解他,任谁突然被提出这种请求当然都会感到不适,幸亏死柄木是个好人才会轻易答应,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该找谁来做练习对象了。

    ——当然是练习对象才对。

    像她这么笨拙的人,感情苦手更要靠勤奋努力来弥补。

    花濑在用餐结束后很主动地要付账,死柄木本想阻止,手指都碰到口袋才想起自己没带什么现金,信用卡更是不用提,对于游走在社会边缘的人士来说没有这种东西。

    于是只能眼睁睁看着身为女孩子的花濑兴奋无比地付完账,三两步跃到他身边,手臂半弯地伸出来,这时少女的脸上显出某种新奇的跃跃欲试:“我可以挽着你的手臂吗?”

    像是恋人那样。

    死柄木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拒绝,实际上他正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做出多余的动作,直到花濑的手穿过他的臂弯,手背隔着衣料转瞬即逝地擦过他的侧腰上方,少女微微仰头看着他,露出柔软又甜蜜的笑容:“我好开心。”

    “……”

    哑然的情绪。

    他现在到底是在做什么。

    死柄木侧过脸,街边橱窗清晰地倒映出他们交叠的人影,契合又亲昵,这是他所陌生的景象。

    臂弯被拉了拉,死柄木回过视线,猝不及防眼前出现一束花。

    “surprise!”

    先前的紫罗兰还安稳躺在袋子里,这次却是相当艳丽的玫瑰,夺人眼球的色彩在瞬间攥走了死柄木的视线,更重要的是,在花束后方小心翼翼、带着期待情绪看着他的少女。

    “不喜欢吗?”

    花濑见他数秒没有表示,顿时不安起来,举着花束的手都随之放下些许——却很快被死柄木接了过去。

    “只是太突然了。”

    死柄木圈住那束玫瑰,又看向花濑,将少女忐忑的神色尽收眼底,隐藏在发间的瞳孔是独特的鲜红颜色,与举着的玫瑰分外相称,“送我花吧,每次都送。”

    “好。”

    只是花而已,对她来说太简单了。

    走出几步,花濑才想起仔细询问他的感想:“除了突然之外,有没有觉得高兴?”

    “不要直白的问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