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花园离开后,花濑没有继续去别的地方,沿着楼梯回到房间,门口站着意想不到的人,正做出敲门的姿势。

    “轰?”

    少女眼睛一亮,眸子里映着折射而来的些许碎光,高兴之情溢于言表,“你来看我了。”

    “你出去了?”

    “稍微转了转。”

    “身体没问题了吗?”

    花濑一顿,朝前走了两步站定在他面前,神色认真:“有问题,我快疼死了,你最好每天都来看我。”

    “……”

    轰无言地看着她,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大晚上赶了过来,能找出的原因有很多,只不过每个都显得不够充分。

    或许,只是因为她发来的那条消息,躺在line对话的界面上——

    [从这里可以看到花园里的风信子,好漂亮。]

    到底能有多漂亮呢。

    可能是这么想的。

    但时间实在是太晚了。

    不等轰做出任何及时的反应,花濑先发制人开门拉着他走了进去,贴过来的掌心太过柔软,温度却刚刚好。

    “你来的话,就可以帮我打游戏了。”

    轰垂眸看着那只手,有些漫不经心地答:“我不是很擅长打游戏。”

    “不难的,但是我现在手不灵活……”花濑突然回头看着他,两人的身高有着促成某种气氛的恰到好处。

    轰看见花濑扬起嘴角,抑制不住的笑意从她牵起的唇边完整地传达表现,轻而易举就能感染人心。

    “完了,我现在超开心的。”花濑握了握他的手,像在对轰表示这正被她牢牢攥在手中的姿势,“我好想送东西给你。”

    “……什么?”

    “你喜欢什么,我天天给你送好不好?”

    此刻需要再次正视眼前这位少女:椎名花濑,示爱打直球,追人靠直觉;由于脑回路和平常人不一样,经常造成“自己以为的”并非是众人眼中的“寻常”此等状况。

    ——直白来说,她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轰到目前为止深有体会。

    “我……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总之,似乎是顺着这样说下去会更好。

    “那我以后每天送你花。”花濑一锤定音,轻松地决定道,视线片刻不离他,“我很喜欢花。”

    “我……”

    花濑已经把爆豪阿姨特地带过来的游戏递到他面前。

    轰焦冻,在与椎名花濑段短时间内的数次交锋,处处落于下风。归根结底是他永远无法在合适的时机做出回答,短暂的犹豫便是机会流逝,事到如今竟然几乎是被对方牵着跑。

    轰不禁有些迷茫地按了按眉心,突然不能确定自己当初是否真的确实拒绝了花濑。

    ……事实上,他会出现在这里,本身就已经足够偏离了轨道了。

    如果说还有什么促使他前来、在组成原因中占了莫大的比重——

    “你说的朋友,是之前出现在新闻中的那位吗?”

    轰当然听到了,少女以熟稔的语气与那人对话,言辞间带着很明显的依赖与些许撒娇,很直白地告诉对方希望他来看望自己……就像是对他说出要求的那样。

    “是。”花濑很快反应过来,并且坦然承认了,“多亏了小胜和阿姨,我不用吃医院餐了。”

    她的态度倒让轰无话可说。

    递过来的游戏是款还近期小有名气的格斗类游戏,手不灵活确实很难应付,更何况花濑已经打到了很高的关卡。

    就在轰刷完两关继续前进的时候,拆了牛奶盒准备倒在玻璃杯中的花濑小小的轻呼一声。

    轰以为她出了状况,下意识起身过去,正好撞上回身的花濑,两人动作相碰,花濑便正正撞进伸出手的轰怀中。

    “……”

    “……”

    看上去是巧合的美好,花濑却只能捂着鼻子倒吸冷气,轰低头看了眼,还好只是撞红了。

    “抱歉,我听见声音以为出了什么事。”轰向她解释。

    这提醒了花濑,她揉去眼角的泪花,确保视线清楚地看着轰,带着些鼻音开口:“刚刚你问我的那个问题……抱歉我才反应过来。”

    “什么?”

    “你是在感到不高兴吗?”

    轰张了张嘴,他无法断然地否认,开口询问那刻所抱有的心情,是连他自己都惊讶的。

    没有得到口是心非的别扭否认,不会猜测人心的花濑无比庆幸:轰和小胜完全是两种类型,后者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轻易露出真心,那潜藏在怒意与暴躁下的台词究竟为何,对花濑来说实在是一大难题;但轰完全不同,他或许不会直白地承认,但当问题明白地放在眼前,就算不立即回答也很少采用口是心非的方法掩盖真心。

    对于花濑来说,轰实在是太好了。

    为了表示她的高兴,她上前抱住轰,不同于方才的意外,这是普遍意义上的拥抱,带着熨帖人心的温暖,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