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是被姐姐的电话紧急召回去,如果是名为父亲的那个男人打过来,他或许还不会这么快妥协。

    毫无意外被训了。

    理由是冲动鲁莽,但在教训过后,轰没有错失父亲眼底的那抹骄傲。

    他的儿子做出了被社会所赞扬的事,并且足够的提前预备没有酿成大祸,损失的算是可控范围——身为英雄的父亲当然不会阻止他去救人,更不是就他本身为了营救而与罪犯正面对战感到生气。相反的,这会让那个男人无比自豪。

    只要接触到这样的目光,轰便觉得这一切的事情似乎被强加上“因为是安德瓦的儿子才这么做”的标签。

    从和室出来,轰久久地站在廊下,庭院里的池塘里跳出一只鱼,在水面上漾开不断绵延的波纹。

    姐姐偶然经过,似乎想过来,但还是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手机震动起来,轰没有去查看的意图,在抬眼的那瞬间却看到了庭院中种着的风信子。

    “花濑,我叫这个名字。”

    少女说话的神情语气还很清晰地留在脑海。

    轰鬼使神差地拿出手机。

    [我买到新手机了,轰。你还会来看我吗?]

    轰想起来,在医院登记的时候,监护人那方的电话都是打不通的,而花濑醒来后居然也没有想着告知父母,某种猜测形成,轰的手指停在屏幕上,不多时给出了回复:

    [你一个人在医院吗?]

    再怎么说他们好歹算是共患难的朋友了,椎名花濑的战斗意识非常好,与他的配合明明是首次却难能可贵的如此合拍,最后关头更是将他拉了出来,去看望是应该的。

    轰是这么想的。

    [朋友和朋友的妈妈都在这里。]

    轰的眸光扫过庭院中的风信子,侧边还有海棠花,一簇一簇地生长着。

    [我就不过去了。]

    [可是我想见你。]

    “……”

    轰维持着原本的姿势,分毫未动地站在廊下。

    还未思考出个所以然,新消息就跳了进来:

    [请问,可以交换line账号吗?]

    于是交流的平台转移到了line上。

    花濑的line头像是只头顶花环的猫,从照片的边界可以看到半截手指,应该是她自己操纵花瓣凝成的。

    她喜欢猫啊。

    ※※※

    爆豪光己带着两人份的晚餐过来,有些不满地将花濑不离手的手机拿开,上下反复打量数遍,又拿起了病历本,确认没有看到什么可怕的字眼才放下心来。

    “花酱你未免太不注意自己了。”爆豪光己叹气摸摸了她的脑袋,在爆豪面前表现得无比凶残的脸温柔下来显得十分美丽,她低头抵住花濑的额头,很淡的笑了一下,“……不过,你做了好事。”

    花濑的脸瞬间就红了,她也有不擅长招架的类型,绯色顿时蔓延到了脖颈,她轻吸一口气,郑重无比地道:“您实在是太好了,有机会真想迎娶您。”

    爆豪愤怒地大喝:“喂我老爹还没死呢!你在那里发什么花痴!!”

    爆豪光己一个巴掌拍回去:“声音小点啊混小子!!!”

    “你声音比我更大吧老太婆!!!”

    “敢跟妈妈顶嘴你是想被逐出家门吗?!”爆豪光己推了他一把,“今晚你就在这里陪着花酱,反正你这家伙在家里我也管不了!”

    “哈?!”爆豪不敢置信地看过来,眼睛瞪得很大,瞳孔反倒小了些,更显得不像好人,“你要是担心你自己陪着她啊!干嘛让我做人情?!”

    “你这个臭小子真的笨死了!”

    “比你好啊老太婆!”

    花濑:“……”

    真是热闹的相处模式啊。

    爆豪阿姨的蛋包饭简直是一绝,花濑吃得心满意足,但爆豪的脸色全程不怎么好,花濑只好在他们争执不休的时候提出自己并不需要人照顾。

    “我完全没有问题。”花濑晃了晃手臂表示自己行动的不受限,“小胜明天还要上课,阿姨也要赶回去上班,只是这种程度我还能够应付。”

    “你啊……”

    不知为何,爆豪光己十分无力地垂下了肩膀,面对儿子时气势高涨,然而看向花濑时总像是无比心疼,最后却终究没有多说什么,只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小胜的母亲和出久的不一样,大大咧咧型与传统的温柔居家型,但不论是哪一种,在花濑的成长过程中都给予了她莫大的关怀,占有重要的地位。

    再三坚定不需要被陪床,爆豪光己走的时候还是很不放心,叮嘱花濑有事一定要给她打电话——旁听的爆豪没忍住,不耐烦地进行吐槽,下场是又被赏了一个爆栗。

    他们走后,花濑实在无聊,给绿谷发了消息告知自己现在的手机号后便偷偷摸摸地下了楼,这会儿已经天黑,她的病房是单间,又没人打扰,偷溜去楼下逛两圈没什么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