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娇宠小福妻 > 第70章
    程母自以为瞒的很严, 毕竟茂县离府城有些距离, 况且这事情发生没多久,不可能传进陆荷的耳朵里。

    谁能想到, 她还真的知道了,而且还知道的这么清楚。

    大庭广众之下被前儿媳揭穿儿子的丑事,程母怒火中烧。毕竟, 偷人对男人来说只能算风流韵事,哪怕程母口口声声说儿子做错了, 那也不过是形势所逼, 现在要求着儿媳回去不得不这么说, 但心里程母还是很自得的,觉得儿子能勾回来女人伺候他,是他有本事。可戴绿帽就不一样了,这对男人而言,可是奇耻大辱。

    照着程母往日的脾气, 这会儿不仅要破口大骂, 还要上前厮打陆荷, 好好教训她一顿。可看着眼前的饺子馆, 布置的不算多好,里头坐着的客人可不少,听儿子昨晚说的,一天到晚生意好得不得了,这得赚不少银子。自从和离之后,她从秀才母亲变成了乡下老妇, 半年来肉都没吃上一口,住的是茅草屋,吃的是咸菜饼子,还要下地干活,跟以前的日子完全没法比。程母现在是怕了,打定主意要把这个财神儿媳接回去,给他们老程家赚钱,至于这个嘴刁的儿媳妇,哼,等落到她手里,看她不好好治她。

    心里恶毒想着,程母面上却是半点怒火也没有,哭的涕泗横流,道:“是是是,都是我们的错,是这个孽子有眼无珠,我已经狠狠教训过他啦。你看看他这阵子后悔的,吃不下睡不着,整个人都饿瘦了一圈。荷啊,我们老程家对不住你,可你和离住在娘家也不是个事儿啊,这不是让人家议论陆家嘛。你们可是十来年的夫妻啊,现在程殷知道错了,也受过惩罚了,娘给你磕个头,你就原谅她吧。”

    说完,程母还真的砰砰磕了几个头。

    为了以后的好日子,这个老虔婆倒也是豁出去了。因她从来时到现在,一直像朵老白莲一样,瞧着又温顺又善良,众人虽然看不起偷人又变王八的程殷,这会儿见程母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为了不争气的儿子跪在那儿冲前儿媳道歉,这心里就软了。

    围观的人里面,有老人有年轻人,有媳妇也有婆婆,媳妇们自然是偏向程母的,可大多数人,却可怜程母,有些人甚至出言劝陆荷别那么心狠。

    陆荷心里冷笑,面上却没显露,她吃了这老婆子十来年的亏。以往也是这样,每次程殷回来,她摆出一副哭脸,流几滴猫尿抱怨几句,程殷便会回来冲自己发脾气。没想到这个手段,这会儿大庭广众之下用出来了。

    程母跪下磕头的时候陆荷就站到了一边,没受她这个礼,这会儿见她磕完了才说:“你可怜,你儿子也可怜,我就不可怜。我一个媳妇被逼到和离的份上,往日受过的苦又有谁可怜过我。各位婶子大娘,你们都是从媳妇那时候过来的,该知道婆婆给的苦是什么样的,有的人是心奸面也奸,有些人确实憨面刁。往日的事我也不想再多提,重新回去是不可能的,我跟程殷早就和离,是两家人,你也不必拿婆婆的身份压我,婆母不慈、丈夫无德,这样的人家,我就算孤独老死、穷死病死,也不会再回去,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听到这话,刚刚还劝陆荷别那么心狠的几个老妇人,面面相觑,不说话了。

    “你……”

    程母见自己求饶了这么久,还磕了这么多的头,这刁妇半点松口的意思都没有,也是真的气了,叫道:“你这女人,死活不松口,难道真的打算守一辈子,我看你,你这个不下蛋的母鸡,你这是在外有了奸夫!是谁,我非得去官府告他……”

    话还没说完,突然被一声冷笑打断,背后突然有人道:“程婆子,你这话说错了,我大姐去年就和离了,是自由身。圣上都许子民二嫁,怎么的,你们老程家比圣上还要厉害?还想去官府告……许你们程家拿寡妇当宝贝、给野孩子当便宜爹,就不许我们陆家给大姐找个有本事又体贴的丈夫?程婆子,你这心可真够黑的,你儿子是什么好货色?残害糟糠妻、偷人家的寡妇、拿个乌龟帽当宝贝,现在秀才功名也没了,钱财也没了,听说一家子还挤在乡下的茅草屋里,日日咸菜饼子度日,莫说你们母子一对黑心肝儿,就算心肠好,又哪里配得上我大姐。一家子糊涂虫,要不是穷日子过不下去了,会来找我大姐?真拿旁人都当傻子吗?”

    说完,他冷哼一声,程母慌忙回头,见是个面熟的年轻人,立刻认出这是陆二郎。没等她开口说话,旁边一个高高壮壮的大汉就突然上前,抡起拳头就往程殷脸上身上招呼,几拳下去,愣是把程殷打的鼻青脸肿、惨叫连连,可见这拳头有多重了。

    程母吓得大叫,上前去阻拦,可这大汉二话不说,根本不顾忌她是个女人还是个老人,跟着挨了几拳,身上立刻跟着青紫起来。

    程母怕啊,这是哪来的土匪?跟陆荷对峙的时候她半点不怕,陆二郎指责她的时候她半点不怕,这会儿硬拳头一拳一拳打在身上,她却是胆寒起来了。

    “啊——杀人啦——打死人啦——”

    程母一声比一声叫的刺耳。

    陆二郎挖挖耳朵,然后才说:“陈大哥,住手吧,我怕你再打下去,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