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娇宠小福妻 > 第18章
    陆二郎兄弟俩是第二天傍晚回来的。

    齐氏婆媳几个迎出去,先看一眼陆二郎,见没什么事,且面上还带着喜色,心里一松,忙问陆大郎:“结果怎么样了?”

    “回屋再说。”

    陆大郎停好牛车,笑着回一句,率先往屋里走。

    其余几人跟上。

    宝如落在最后,看到外面时不时探头往院子里瞧的村民,转身去了大门口。

    青山村除了陆家族人,还有其他姓的。大家对陆家固然是很敬重,却并不妨碍他们对八卦的好奇以及对弃妇的鄙夷,昨日陆荷的事情在村子里传开后,看热闹的村民便没少过,有的遮遮掩掩比较委婉,有的甚至直接冲到院子里来问……

    也是这个时候,宝如才明白她娘的话。姐姐以后的日子,怕是真不好过,单单这些人的议论,便让人烦闷的很。

    她秀眉微皱,砰的一声关上大门。转身正要跟上相公,就见陆二郎笔直站着,正等在院子中央。

    他笑吟吟看着宝如,出门这两日,下巴上冒出一些青色胡茬,整个人却精神奕奕的,他伸着手站在那里,用意再明显不过。

    虽然才分别了不久,却是度日如年。不知不觉中,她早已习惯了这个男子的存在。方才第一眼见到相公,见他身体没什么事后,委屈却一下子冒出来了,只想扑到他怀里去,好在还记得有旁人在,宝如强忍着,这会儿院子里只有两人在,哪里还忍得住,忍着羞涩上前,牵上了他的手。

    两人一前一后往前走,陆二郎的手紧紧握着她的,虽然一句话没说,宝如头微微低着,却抿唇笑了笑,这两天动荡的心,也跟着安定了。

    直到到了堂屋,手才分开了。

    宝如脸红红的,瞥了相公一眼,安静坐在一边。

    陆大郎已经在说府城的事了。

    “……我们去了知府衙门,将程殷那个畜生告了上去,本来这种家事,姐姐也没真的出事,知府老爷是不会管的,可被告的和告的都是秀才,尤其二郎还是今年的案首,不管也得管了,现在衙门已经派人去茂县那边查了。不止如此,二郎又去见了学政大人,那个,怎么说来着……”

    说的真高兴呢,陆大郎挠挠头,回头看了陆二郎一眼。

    拜见学政大人这件事,他一个平民,连院子都进不去,自然也不清楚是怎么操作的。

    婆媳几个见他这囧样,都笑了起来,就连陆荷,也被弟弟给逗笑了。

    陆二郎还是比较给他哥面子的,没笑,而是说:“府学每年都会主持岁考,所有六十以下的秀才都要参加。岁考成绩会分为六等,若是落到最后一等,这功名即使是考上了,也会被革除。这样的事虽然少,以往也曾出过。我已跟学政大人禀明了前因后果,一旦县衙那边查实,革除是一定的。”

    屋子里的人心里一松,宝如崇拜地看了陆二郎一眼,她家相公就是这么厉害的。

    李氏则低下了头,目光微闪。

    她知道自己没什么见识,可也只想守着一家四口过小日子。以前觉得吧,小叔子这个年纪,肯定要继续往上考的,什么时候能考上且不知道,她也不稀的去沾光,她一双儿女都大了,难道还要继续受拖累?但这回的事,却让她有了新的认识。

    原来一个秀才,能办的事这么多!她嫁过来八年,从小叔子进学堂开始,一直把他供成秀才,这时候分家,确实是……

    怪不得相公老是说她傻。

    其他人可不知李氏在后悔些什么,这会儿正说到族人们要去茂县出气的事,却被陆二郎阻止了。

    他说:“……府城的事,很快就会传到茂县,娘等着吧,不出三日,程殷肯定是要上门的,咱们只需在家等着就成。倒是寡妇夫家那里,还得请几个能说会道的过去,那寡妇守着个铺子,族中眼红的肯定有,真要怂恿他们告寡妇通奸,想来也不是难事。我已经知会了在那边的同窗,到时候两边使力,很快便能解决。”

    见陆二郎说的头头是道,笼罩在陆家的愁云惨雾总算消散了。陆二郎抬头看向齐氏,见她冲自己摇摇头,脸上带着笑,心里便明镜似的。

    看来姐姐身子并没什么事,总算有个好消息了。

    兄弟俩风尘仆仆,赶了许久的路,将事情说开后,也不再干坐着。匆匆吃完晚饭,便各自回屋洗漱休息。

    宝如收拾好灶房,推门回到卧房,便见到陆二郎已经洗好了澡,衣服松松垮垮穿在身上,正坐在桌边看书。

    她瞥了眼陆二郎半遮半掩的胸膛。蜜色的肌肤,不知是没擦干还是天气太热,上面还滴着水,竟带着几分说不出的野性,两颊立刻红了起来。

    “相公,你、你怎么不去床上歇着。”

    想想两人两天没见,宝如也不忍心瞪他了,羞答答地抬头,轻轻问了一句。

    陆二郎放下书,笑看着她,道:“两天没见,想等着跟你说话。”

    说完,见她脸红的不行,忍不住逗她:“宝如,这两天在家里听不听话,有没有乖乖想相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