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女主她徒手撕四方[快穿] > 豪门恶门毒女
    李秋华打电话来道歉跟她说没有拿到东西这件事,倒是让仲白有几分惊讶。

    不过那也只是接通电话最初那瞬间,很快仲白就故作惊讶的反过来询问出什么事了。

    在得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仲白并没有去关心沐溪天或者自己的礼物怎么样了,而是询问李秋华有没有事。

    “……那疯女人,下次别让我见到她,不然我非打死她不可。”李秋华恨得牙痒痒。

    她的脸上被那女人抓了好几条口子,看着很恐怖。

    “你身上的伤没事吧?去看过医生了吗?严重不严重?”仲白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一连三个问题问了出去。

    一旁在家里正切着水果的时潇听见的声音,回头看了过来,见时一南如今这懒散的模样,他颇有些无奈却宠溺地摇了摇头,他把切好的水果放在了时一南这边,方便她取。

    “我等一下就去看医生。”李秋华吸了口冷气,从休息室出来之后,她就回了家里换衣服。

    “要不要我陪你?”仲白道。话说完,不等李琼华再开口她便又道:“你在哪里?我现在让我家司机带我过去找你。”

    李秋华愣了一下,心中却是一暖。

    以前她和罗甜甜在一起的时候永远都是她在为罗甜甜的事情出头,永远都是她在关心罗甜甜,还从来没有人因为她而这样。

    “你没事吧?”没听到手机另外一边的回答,仲白有些急促的问道:“其实罗甜甜的事情你也不用伤心,你……”

    仲白故作迟疑,仿佛是在为李秋华感到不值,却又不知道应该怎样说才能让李秋华不那么伤心,“不说这个了,你找到工作了吗?没有工作你要不回来上班怎么样,其实之前那件事情,我早就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了……”

    李秋华听着电话那头这话语,鼻子一酸,她深吸了两口气才总算是忍住眼泪。

    她如今没了工作,连介绍信都没了,还因为怕父母担心不敢跟家里说太多,这么大半个月下来,她还是第一次从别人的口中听到一句关心。

    “谢谢你。”

    “是我谢谢你才对。”仲白语气越发的温柔愧疚。

    时家,仲白躺在沙发上张大了嘴巴去咬时潇给她挑过来的那块西瓜,就在她即将咬到的时候,时潇却把西瓜喂到了自己的嘴里,把仲白气得气呼呼的瞪眼。

    “好了,不说了,你在什么地方?我立刻就过去接你去医院。”仲白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而且你家里不是有事吗?”李秋华对时一南改观了很多,她以前怎么都没发现时一南居然是个不错的人。

    “当然是你的事情比较重要!”仲白强硬地说道:“你一个人在这边孤零零的没人照顾不行,再说了,女人如果脸上留了疤那就不好了。”

    得知仲白居然要抛下自己的事情先来找她,李秋华又是一愣,好半晌之后,她才有些哽咽的报出了地址。

    挂断电话,仲白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手一伸,抱着桌上的水果拼盘转身就跑。

    切了水果,却故意不给她吃,非故意逗她玩,时潇这家伙肚子里也是一肚子坏水!

    时潇伸出去的手愣在原地,他看着抱着水果盘跑掉的仲白,惊讶之后,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仲白上了楼,换了衣服便叫了司机带她去了李秋华发来的地址,然后把人带到了医院。

    带着人看了脸上的伤口又贴心地陪着拿了药之后,从医院出来的时候,仲白明显的能够感觉出李秋华的亲近。

    对此仲白并不感到意外,这女人如果不是这么蠢,又怎么会和罗甜甜这种女人混在一起?

    出了医院,时一南正准备送李秋华回家,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提示是沐溪天的那个小号。

    平日里沐溪天基本不会用这个给她打电话,因为怕她厌恶了连这电话号码也拉入黑名单。

    犹豫了片刻,仲白还是接了电话。

    沐溪天打电话来是来道歉的,说是下午他原本准备给时一南的花现在没了,所以他就想请时一南吃个饭。

    听着两人的对话,李秋华知难而退,在仲白挂断电话之后主动提出自己回去。

    仲白拉住了她,“我已经和他说好了,你也一起去。”

    李秋华惊讶,“可是……”

    “如果你不去,那我也不去了,我送你回家。”仲白俨然一幅把李秋华的事情当作最大的事处理的态度。

    李秋华有些感动,可她也不想耽误时一南,想了想之后,便跟着时一南去了沐溪天说的那地方。

    李秋华是在罗甜甜身边亲眼见到沐溪天是怎么对待罗甜甜的,她虽然觉得罗甜甜活该,但现在她却有些担心起时一南来。

    那样的男人,根本不值得时一南对他那么好。

    只是时一南一直喜欢着沐溪天,她也不知道应不应该把这话说出来。

    到了咖餐厅后,两人上了楼,去了楼上沐溪天定好的位置。

    因为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