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如声&沐清翘——

    关于沐清翘预言异能的真相, 沐清翘只告诉了魏如声一个人, 反正自从那个最大的对手伏法后他的这个"预言异能"就消失了。

    自己所在的世界其实是一本书, 还是一r文np总受的禁忌本,自己的"爱人"还是主角……这个真相确实把魏如声吓到了, 但是更多的却是吃醋。

    像掉进装满了百年陈醋的大缸一样的酸。

    即使翘翘已经和他解释了他和那个"沐清翘"不是一个人,可他还是心里特别的难受,晚上抱着翘翘不撒手, 就算是已经完事了也要把……埋在翘翘身体里, 把沐清翘弄的面红耳赤又不忍拒绝。

    "你别太过分……"沐清翘红着脸用手肘怼了怼身后的魏如声, 明明已经清洗了一遍了,对方竟然还不肯放过他。

    长时间的相处下,魏如声心中那点不安早就被沐清翘磨没了, 听见沐清翘的声音后不但没挪开,还搂紧翘翘, 在对方脖子上啃咬了一口, 留下一个不轻不重的红印。

    沐清翘缩了缩脖子,又挣不开对方, 只能好笑又无奈的拍了拍魏如声搂在他胸前的手臂, "声哥……还生气啊?"

    "嗯……"魏如声听见沐清翘带着笑意的话后不满的蹭了蹭对方的脖子, 搂紧,嘟囔道, "你还笑。"

    "因为那不是我呀, 我什么时候过来的也告诉你了,限制的剧情也没有了……"沐清翘挣扎着转了个身, 红着脸感受自己身后的某个东西滑出来,面对着魏如声,一双勾人却温柔的桃花眼眨了眨,微微仰头亲在魏如声唇角,软了语气,"别生气了,那些事都还没发生。"

    见魏如声不吭声,沐清翘伸手轻轻碰着对方的脸,眼里含笑问,"怎么才能不生气?"

    "……"魏如声凑在沐清翘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引得沐清翘脸色突然变红,最后小幅度的点了点头,魏如声眼睛一亮。

    吱嘎吱嘎……

    ——俞唯&俞俊【亲情】——

    "小鱼尾,去,给哥哥倒杯水。"俞俊半倚在家里的沙发上,趁着大哥不在家嚣张的把腿搭在了茶几上,因为受的伤比较严重,以后也不能从事太激烈的运动,他现在已经算是退伍了。

    除了有时候突然想练两手的念头,其他方面俞俊过的是十分的不错了,尤其是他这个平时只会和他作对的弟弟不知道开了哪个窍,现在变得异常的听话,让俞俊看的十分的新鲜。

    "给,哥你好好坐着,万一碰到伤口怎么办。"把水递过去后,俞唯就开始盯着他二哥的胸口,这歪歪扭扭的坐姿,会压倒伤口导致恶化的吧。

    "没事。"俞俊心很大,伤口虽然还没好利索,但是也不至于那么小心。

    "不行,你好好坐着。"俞唯却不同意,看着他二哥就跟看着瓷娃娃一样,生怕对方再有什么意外,"那个得了癌症又治好了的人不就因为不听医生的话,不让吃硬的,非吃了一个梨又没命的么,你听医生的,动作端正点。"

    俞唯上前伸手想把他二哥扶起来,又不敢太用力,看起来固执又可怜。

    "我坐起来还不行么小祖宗,怎么说着说着还红了眼圈呢。"俞俊看着俞唯委屈巴巴的站在他身边揪着他的衣服立刻顺着力道坐的端端正正的。

    好笑的把自家弟弟拽过来坐在他身边,俞俊脸上带着玩笑,伸手蹭了蹭俞唯的眼睛,看着手指上的些许湿意,用俞唯从小听到大的带着笑意讨好的声音道,"咱们家的鱼尾巴,不伤心了好不好。"

    然而平时百试百灵的语气现在却起了反作用,俞唯听见俞俊明显调笑的语气,又想到这些天对他的害怕,深夜梦到二哥就那么没了时的恐惧,俞唯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你看你就是不当回事儿!"

    "……我那么担心你你只会笑笑笑!都告诉你好几遍有人是在快要康复时出的事,你就是不听不听,你以为你比我大就能不听医生的话了么,我在这都快担心死了,你就他妈的就知道瞎几把没事没事,万一出事了谁负责,你付得起责么!"

    说着说着,眼泪就随着崩溃的情绪出来了,俞唯抬手捂在脸上,将头埋在沙发以后,背对着俞俊生闷气,喉咙里发出一声声压抑的哽咽声。

    俞俊被突然爆发的弟弟吓了一跳,看着以前就算是闯了祸也不哭的弟弟闷在沙发上哭的颤抖,慌得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诶,小唯,鱼尾尾,我错了,哥哥给你道歉好不好……"

    俞俊伸手戳着闷头哭泣的俞唯的背,然而俞唯这次真是气狠了,一点都不想搭理俞俊,自己在那闷着脸生气,一边哭一边想他二哥过分的地方,又伤心又气愤。

    "来,哥哥抱抱好不好,以后你说什么是什么,二哥肯定听你的。"俞俊起身蹲到俞唯脸那边,仗着俞唯不敢和自己动手,伸手抱了抱趴着哭泣的弟弟。

    "……真的?"过了一会,俞唯带着鼻音闷声问。

    俞俊哪敢说是假的,立刻保证,"真的,以后我弟弟说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让我干什么我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