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白天魏如声和沐清翘白天过来一起工作, 晚上三人两狗加上保镖若干一齐去了狂欢节。

    大块的地毯随意扑在沙滩上, 中间放着水果饮料食物, 沙滩上到处都是热舞,呐喊, 音乐,美食,脸上画着彩妆的人跳着不知名舞蹈, 礁石上的青年抱着吉他弹奏着自编的小调, 沙滩酒吧的老板灵活的调着一杯色彩斑斓的鸡尾酒, 岸边年轻人的疯狂呐喊,海里游人大声的嬉笑……

    不同语言不同肤色的人们在这里尽情的放纵着自己,从白天到夜晚, 狂欢节持续三天三夜,吸引着全世界的游客。

    "怎么不去玩?"魏凌自从受伤后便不喜欢一些剧烈的运动了, 因此坐在他们买来的地毯上没动, 脸上挂着一个轻松的笑容看着沙滩上年龄比他小的青年们。

    "不想去。"魏如声将手里的冰饮放在趴着玩手机的翘翘旁边,又扔给魏凌一瓶, 然后才打开喝了一口自己的。

    "翘翘, 想吃烧烤么?"魏如声揉揉趴在他身边的翘翘的头顶问。

    "嗯!"沐清翘把视线从手机屏幕移开, 看向魏如声点点头,这两天他们吃的几乎都是各种海鲜, 沐清翘确实想吃烧烤了。

    "那边有一家烧烤店, 我们去店里,罗诺禁露天烧烤, 只能在店里吃。"魏如声轻轻捏了一下沐清翘的脸,对方眯眼笑笑。

    "哥,走了,去吃烧烤。"和沐清翘亲昵玩,魏如声毫不客气的用手推了推他哥。

    魏凌看着牵着手走在前面的两人,无奈的想,现在吃什么都不用问我了,只得牵着球球和绒绒跟着一起过去。

    四天后,已经玩了差不多的主要景点的魏如声他们终于有了正经的工作了,两人陪着魏凌一起见了将要合作的公司的CEO。

    对方也有意接下这单大生意,他们主要谈的是合作的细节,谈判场上完全是魏凌和那个留着柔软金发男人的舞台,魏如声和沐清翘完全插不上嘴,只能看着两人之间的交锋。

    一个上午时间,效率超高的两位大佬就谈妥了条件,波文向椅子上一靠,对一直在旁观的沐清翘他们一笑,两个可爱的酒窝便出现了。

    后续的事情花费了大约一周时间也完成了,而国内也传来消息了。

    魏凌他们走后魏志宏便展开了行动,之前因为沐清翘提供了魏东安出事后被一个叫吉军的捡了便宜,魏家便查了所有叫吉军的人的信息,加上其他的一些线索,和之前廉浩林接触过的人,终于确定了到底是谁在给他们家找麻烦,而之前俞俊受伤的那个地方查出来的东西恰好能成为扳倒对方的一大证据。

    总之,一切都顺利的仿佛在做梦,那个一直在暗地里想要扳倒魏家的人就这样锒铛入狱,甚至因为魏家的动作迅速连反抗还没来得及,比当初廉浩林入狱的闹出的动静还要小。

    魏劲杉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在海外的那些人,然后后面又花费了一些时间处理后续,在确定了安全后才通知他们可以回国了。

    时间离沐清翘他们出国大约二十多天。

    在罗诺处理好生意又得到了国内的好消息后,三个人的心情都十分不错,后些天魏如声终于良心发现,不再让他哥每天在酒店处理一天的工作了。

    加上沐清翘,本来魏凌一个人需要处理一天的文件他们三个一起,大约半天多就能处理好,所以魏凌也有时间出去了。

    来罗诺出差的这些天仿佛像是来度假一样,沐清翘看着手机相册里越来越多的照片高兴的弯了眼睛。

    "我这也有,回去把它们洗出来放在相册里。"飞机上的魏如声看着沐清翘的笑容跟着笑了起来,宠溺的揉揉沐清翘的头顶。

    "好,还有他们的合照,看。"沐清翘拿着手机向魏如声眼前伸去,相片里是球球和绒绒蹲坐在礁石上、背面是蔚蓝大海的照片,两只金毛在相片里挺起胸膛,看起来威风凛凛的,十分霸气可爱。

    "这张还算配合。"魏如声笑笑,照相的时候球球和绒绒总是瞎闹,照出来的相片百分之八十都是搞笑加模糊的,难得有停下的时候。

    "我抢拍的嘛,下一面就冲过来了,看这张。"沐清翘手指一动,翻到了下一张,球球看着还好,绒绒却已经模糊的看不清了,两人一同笑出声。

    回国后沐清翘的生活又变成了以前的样子,上课,遛狗,锻炼,去魏如声公司帮忙,魏如声回来后又设计了两款首饰,项链灵感来自于寂静却生活的海底,胸针来自喧闹精彩却孤独的狂欢节。

    两款首饰相互独立却又透着一种奇妙的关联,深蓝色的宝石被白金缠绕,宁静又活泼,另一个颜色浅的蓝宝石块头较小,魏如声又选了一些其他颜色的宝石组合起来,繁美热闹,宝石最下方的色彩却越来越浅,以小粒的月光石与钻石结尾,孤独而不屈。

    魏如声将这两个作品交给了当初那个和他合作的珠宝公司,打出名气后也卖出了个好价钱,两个作品被邻国一位太子妃拍去,成为了她的日常首饰之一,无疑让魏如声在圈内的名气更大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