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如声的生日不知怎么被他同事知道了, 大家都要为他庆祝, 还给魏如声准备了礼物, 魏如声也不好拒绝, 所以最后只能把这几个人叫出来一起吃了顿饭。

    "师父, 祝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和师母越来越恩爱, 我这先干了。"魏如声在公司带的小徒弟唐海站起来先喝了一杯酒。

    "谢谢小海。"魏如声回敬了半杯,然后佯装喝的难受说道,"行了大家,别喝酒了,我们这又没有客户,别为难自己了。"

    大家哈哈笑了起来, 看到魏如声确实不想喝后就没再劝酒了, 轻松的聊了起来。

    沐清翘坐在魏如声身边,看着魏如声皱起的眉头,推了推对方的胳膊,"声哥,你难受了?"他可记得声哥的酒量不高,几瓶啤酒就晕晕乎乎的了。

    "还没,不过快了。"魏如声加了几筷子菜放到沐清翘的碟子里,回答。

    "那你别喝了。"沐清翘有点愁,他的酒量比声哥还小, 就算是有心帮对方挡酒也挡不了几杯。

    "嗯,不喝了。"桌子下, 魏如声的手捏了捏沐清翘的手,沐清翘转头看去,对方眼神清明,放心了不少。

    饭后,魏如声和沐清翘回了家,沐清翘还以为对方没喝醉,然而刚进家门,魏如声就在背后抱住了沐清翘,将下巴放在沐清翘肩上,声音慵懒,"翘翘……"

    "我在,声哥你要先洗澡么?"沐清翘被魏如声抱住,他走一步对方跟一步。

    "不想……"魏如声盯着自己眼前这个人仿佛白玉雕刻的耳朵,小巧可爱的耳垂,咽了咽口水,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沐清翘感觉到耳朵上的温热感觉,差点没软在地上,"声哥,你别闹……"沐清翘侧头躲着,耳朵却红了起来。

    魏如声看着对方突然发红的耳朵看的稀奇,身后就要去捏,却又被沐清翘躲过。

    "翘翘……"魏如声的声音委屈了起来,"你还没送我生日礼物……"

    "那你手腕上是什么啊?"沐清翘知道对方醉了,无奈又好笑的将对方按在沙发坐着,想给对方倒一些冰果汁清醒清醒。

    "表。"魏如声看了一眼,抬头回答。

    "谁送的?"将果汁拿出来,沐清翘又问,眉眼间全是笑意,喝醉了的声哥就像是小孩子一样。

    "翘翘送的。"魏如声搂住沐清翘的腰,将对方拉到了沙发上,拉进了他的怀里。

    "这不就是生日礼物。"沐清翘没挣扎,坐在魏如声大腿上,亲了亲醉鬼声哥的脸。

    "翘翘说过要把自己送给我的……"魏如声说着说着手里就不老实了起来,动手扒起了沐清翘的衣服,"还说要帮上蝴蝶结……"

    沐清翘:"???"我说过?

    "翘翘真乖。"沐清翘愣神的时候,对方已经把沐清翘的上衣脱下来了,带着几丝酒气和灼热的气息一路吻了下去……

    ……

    "绑上这个。"魏如声兴奋的声音。

    "你什么时候偷买的!"沐清翘崩溃的声音。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翘翘,你真好看。"魏如声惊叹。

    "声哥,别……"奇怪的呻.吟闷哼。

    ……

    "翘翘……"喘气。

    "救、救命……"气若游丝。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翘翘,你怎么不叫了?"魏如声疑惑不安。

    "……"累死了,谢谢。

    ……

    毫无疑问,第二天沐清翘和魏如声都起晚了,沐清翘起来的时候身体上都是红痕,除了平日总是出现的小草莓,还有一道一道的丝带勒出来的痕迹,看上去十分激烈。

    "翘翘。"魏如声将在床上装死的沐清翘抱在怀里,伸手揉了揉对方的脸,"睁眼。"

    "我觉得自己已经被撞飞升了。"沐清翘被蹂.躏的不得不睁眼,哑着嗓子小声感慨。

    魏如声有些不好意思,"昨天翘翘太可爱了。"

    "我只有一个问题。"沐清翘挣扎着坐起来和魏如声面对面,身上露出的地方都是事后留下的痕迹,"那一卷丝带你什么时候买的?"

    "就是和你说完这件事的第二天。"魏如声看着对方身上的绳印也十分心疼,"我下次不玩了。"

    沐清翘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红痕,有看见低着头认错的魏如声,恢复了活力,抱住对方,沐清翘一咬牙小声的道,"你要是想的话……我记得有特制的……"声音越来越小……

    其实昨晚他也爽到了,声哥的动作其实也很温柔,就是他的体力最后没跟上,才显得太惨了一些。

    听见沐清翘的话后,魏如声明显眼睛一亮。

    沐清翘顿时觉得仿佛被狼盯上了,紧张的看着魏如声补充,"不能太过分!"

    魏如声笑了一声,亲了亲紧张的沐清翘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