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完下午的课后, 沐清翘坐在办公室里, 有些苦恼, 他现在其实想回他和魏如声之前住的地方看一下, 但是没有什么正经的理由, 而且保镖就在校门口,偷跑的话其实肯定能跑掉, 但是魏如声肯定会担心,沐清翘直接就否定了这种办法。

    现在离放学还有一节课的时间,沐清翘脑袋里却没有一个具体可行的方法能看到之前那个小区里的人。

    其实他不用进去,只要等在小区门口,看看进进出出的人就行,毕竟沐清翘对那个小区的感官也十分的差, 能不进去自然就不进去。

    但是他现在连去人家小区门口的机会都没有, 沐清翘知道跟在自己身边的这两个保镖真正效力的是谁,他做的事肯定会传到魏凌和魏如声的耳朵里。

    "唉……"沐清翘趴在桌子上叹了口气,看着手机上的各种头条打发时间。

    下班后,沐清翘还是没想出方法,只好出校门坐上保镖的车回家了。

    "沐少,前面是超市,用停车么?"负责开车的保镖回头问。

    "不用,直接回家吧。"沐清翘回答。

    保镖刚来的时候其实是叫沐清翘"夫人"的,把沐清翘羞的不行, 后来还是魏如声让对方改了口,然而听别人叫自己"x少"时, 沐清翘还是感觉怪怪的。

    到家时保镖去了对门,沐清翘则回了家,魏如声已经到家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翘翘,来。"刚进家门,沐清翘就听见了魏如声的声音,顿时感觉身体一痛,这个"来"就是来练练的意思,按照沐清翘的思考,其实就是"来让我揍揍"的意思。

    "声哥。"沐清翘换好衣服进了魏如声特意收拾出来的训练室,抬头亲了亲魏如声的唇,然后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声音倒是可怜兮兮的,"声哥,揍轻点……"

    "别闹。"魏如声温柔的揉了揉对方的头顶,"先热身,五组俯卧撑,两百下高抬腿,其他的你随意。"@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沐清翘看着一脸认真的魏如声,深觉绝望,只好按照魏如声的规定热起了身,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训练,沐清翘的体质好了不少,不说别的,至少再遇见上次的事时他自己就能躲开然后把对方制服,当然,只在一对一的情况下。

    将热身活动做完后,沐清翘已经是气喘吁吁,身体也热了起来,然后才是最惨的部分——和声哥对打。

    "啊——疼!""声哥我的手!""我掰不动你啊!声哥你是不是忘了你力气多大了!""嗷腿腿腿!救命!""对不起我打不到——""……"

    沐清翘整个暑假都是在被单方面殴打中进步的,身上的皮肤又比较娇,稍微用力就留下看起来十分严重的痕迹。

    第一次对打时身上的惨状差点没给魏如声吓傻了,一个劲的说对不起,起身就要抱着对方去医院,还是沐清翘把对方按住的。

    这就导致他们偶尔和俞唯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俞唯没少嘲笑沐清翘被"家暴",怪笑着说魏如声是个家暴男,当然,他在被沐清翘收拾了一顿后就再也不敢当面这么说了。

    俞唯虽说也学过几招,但是他学的时候也不认真,学完多少年没练习,早就把学的招式忘了干净,最后竟然还没刚刚学习的沐清翘厉害。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魏如声一只手抓着对方的腿,看着对方哼哼唧唧的哀嚎,终于放过了对方,当然,主要也是今天的训练量到了。

    "声哥,你真好。"沐清翘现在深知拍自家"教练"马屁的重要性,一听说训练结束里立刻凑到魏如声脸上亲了对方一口,伸手搂住对方的腰说着对方的好话,试图色.诱他的铁血教练。

    "你再蹭我就不客气了。"魏如声无奈的看着怀里不老实的爱人,声音压抑着欲望,沙哑又性感。

    沐清翘一直对魏如声的声音没有抵抗力,再加上刚刚训练完,他也没力气了,竟然腿软了,没出息的顺着对方的腰就要向下滑。

    魏如声一把把没力气还试图勾引他的小学员搂住,横在抱在了怀里,声音带着明显的笑意,"都没力气了还闹。"手却放在对方翘挺的屁.股上捏了捏,占着便宜。

    "嗯……"没抑制住的呻.吟从沐清翘唇边漏了出来,他抬头看向坏笑的魏如声,脸上带着细密的汗水,皮肤粉红透亮,细腻柔滑,眼尾的嫣红带着一抹风情与羞意,勾人失神。

    早就觊觎自家小学员美色的教练显然忍不住这个诱惑,闷声就把越来越勾人的小家伙给吃到了身体里,刚刚挥洒了汗水的训练室又开始了激烈的运动,气喘吁吁……

    在训练室酣战一场后,沐清翘觉得自己后背后硌的发疼,眼尾的春意还没散去,就被魏如声抱着去浴室清洗了,自然又是腻歪了不短时间才出来。

    晚饭过后,沐清翘已经累得什么都不想做了,爬上床就闭上了眼睛,然后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早起吃过饭,然后沐清翘就出门和魏如声一起在小区跑步,那些穿着运动服的保镖也跟在旁边跟着跑,看起来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