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 魏如声睁眼时就发现了异样, 躺在自己身边的翘翘身上都是一些鲜红色的小草莓, 在对方白皙的皮肤上仿佛是一副色彩艳丽的画作, 美而诱人。

    魏如声揉了揉脑袋, 将昨晚的荒唐都清楚的想了起来,"……翘翘?"伸手推了推还没清醒的青年, 魏如声看着对方"色彩斑斓"的身体眼中又涌上欲.火。

    魏如声连忙拽过蚕丝被盖住对方的关键部位,又伸手摸了摸对方的额头,还好,没发烧,应该是对方昨天自己去洗澡了,毕竟在记忆里自己"吃"完就睡着了。

    魏如声看了看时间, 现在已经上午十点了, 外面的太阳早就爬到了高空,热辣的阳光正直直的照射下来,魏如声觉得自己也忍得十分的难受,好像整个人都快烧起来了,某个地方更是止不住的气血上涌。

    看着沐清翘趴在床上睡得香甜,魏如声便没再叫对方,而是走向洗手间打算冲个凉水澡冷静冷静。

    等魏如声冷静后出来时沐清翘还在睡,魏凌的电话也过来了,帮翘翘盖住被子后, 魏如声拿着手机轻声出了房间,然后就看见了客厅里的魏凌。

    "哥, 什么事?"魏如声下楼坐在了沙发上。

    "看你们什么时候才能起床。"魏凌手指一划挂断了电话,平静的说道。

    "翘翘还没醒,我中午再叫他。"魏如声说,"下午要去哪,哥?"

    "没想好呢,你想怎么玩。"魏凌抬起胳膊,两只手交叉垫在了脑后,靠在了沙发上,至于没下来的沐清翘,他一想就知道怎么回事,自然不会再提。

    "我也不知道,珩哥他们也一起嘛?"魏如声也学着魏凌的样子放松了自己。

    "一起。"魏凌回,"阿珩一年比我还忙,放松不了几天。"

    "嗯。"魏如声也不是嫌弃,就是问问而已,现在知道了对方还是和他们一起,他想了想附近的活动,"哥,我记得这边有个激流勇进,想去的话可以考虑一下。"

    "激流勇进?"魏凌好奇的重复,他还没接触过这个活动。

    "就是坐在船里从上流向下漂,夏天的话还是挺凉快的。"魏如声说着给他哥找了几张图片,将手机递过去,"就是这种。"

    "看起来还可以。"魏凌点点头,"那就这个吧。"

    "这个地方离我们有一段距离,要开车去,一个小时吧,也不算太远。"魏如声简单的算了算。

    "那就吃完午饭去。"魏凌道,"一会我和阿珩说一说。"

    魏如声刚和他哥确定完下午的形成,楼上就传来了动静,正是睡醒了的沐清翘,穿着长袖,却遮不住脖子上的那些红色斑点。

    "翘翘,怎么没多睡一会儿?"魏如声看向沐清翘问道。

    "睡的时候有点渴,就醒了。"沐清翘也冲了个澡,现在一点都不困了,醒来后发现自己身上的痕迹后,他还特意找了一件长袖衬衫穿上挡住手臂上的痕迹,不过脖子上的却没法挡住了,毕竟大夏天的就算他能忍住热穿高领,这边也没有高领的衣服,所以只能将脖子上的小草莓露出来了。

    "想喝什么,我给你拿去。"魏如声把沐清翘拽过来坐在沙发上,然后就走向了厨房的冰箱,这边虽然没有鲜榨的果汁,但是成罐的各种饮料果汁还是有很多的。

    其实想要和鲜榨的果汁也是可以的,只要和厨房说一声就行,这边还有自己的果园,自然不缺新鲜水果,但是昨天大家都忘了,现在要的话也不是冰镇的,所以就只能先喝其他的了。

    "桃汁。"沐清翘坐在沙发上微微仰头看向魏如声,嗓子因为饥渴有些紧,因此声音有些沙哑。

    "给。"魏如声从厨房回来,手里除了一罐冰镇的桃汁饮品还有一盘子的黄油曲奇,"先吃两块饼干再喝饮料。"

    "好。"沐清翘听话的拿了两块小饼干放进了嘴里,虽然嘴里有些干,但是并没有降低酥软曲奇的味道和口感,吃两块也不是什么艰难事。

    咽下去后,沐清翘喝了一口对方帮他倒进玻璃杯的桃汁,舒服的眯了眯眼睛。

    沐清翘和魏如声旁若无人的又腻在了一起,一旁坐着的魏凌只觉得这个空间里自己是多余的,"你们在这腻歪吧,我去找阿珩他们,中午记得过去吃饭。"

    魏凌留下一句话就出门了,这屋子里恋爱的酸臭味简直没法待了。

    沐清翘和魏如声相视偷笑,然后向魏凌"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听见了。

    "翘翘,身上还疼么?"屋里没人后,魏如声伸手挽上对方的长袖,"你怎么穿上长袖了,不热么?"

    "身上不疼,至于我为什么穿长袖……"沐清翘停下话语,眼睛一转看向魏如声,嘴上没说话但是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却是满满的控诉,难道你不知道为什么么?

    "咳,我错了,不过还是别穿长袖了,你不是有那些遮瑕的东西么,抹上就行,不然太热了。"魏如声摸摸鼻子,他昨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将翘翘身上亲的到处都是吻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