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如声听见俞俊的话笑了笑, 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翘翘他很好。"

    俞俊看着比自己年纪小了一岁的魏如声哈哈笑起来了, 没再欺负魏家的小弟弟, 反而把自己烤好的肉串放到了盘子里, 招呼趴在桌子上玩手机的俞唯,"小鱼尾, 过来拿东西!"

    "二哥!!"俞唯听见那个羞耻的小名后一下子炸了起来,觉得对方的笑容越发显得面目可憎,俞唯脸上羞愧、愤怒、尴尬的神情交织在一起,面色发红,"来的时候不是说好不叫我小名了吗!"

    "我这不是忘了嘛,害羞什么, 都叫了二十多年了, 这也没外人。"俞俊看到自家弟弟炸毛的样子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一不小心把对方小名叫了出来。

    "怎么就……"怎么就没外人了,姓魏的和嫁给姓魏的人都是外人,当然,俞唯也就敢在心里这么想想,他可不敢得罪魏家,尤其是他小时候不听话还被魏凌教训了好几次后,现在对魏凌更是害怕。

    "嘟囔什么呢,快过来拿烤串。"俞俊伸手擦擦汗,"给哥拿点纸过来, 就知道在那玩手机,一点都不心疼你二哥。"

    俞唯将他二哥和魏如声烤好的东西都端到了桌子上, 然后又给俞俊拿过去一沓纸巾,站在俞俊身边大大咧咧的一伸手,语气也不好,"给!"显然,还在生气他二哥叫他小名的事情。

    "小鱼尾,伸手给你二哥擦擦汗啊,没见你二哥都没手擦汗么。"魏如声愉悦的声音中带着幸灾乐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说道。

    俞珩脸色发黑的看向魏如声,眼中含着愤怒,然后又看向自家二哥,拿着纸十分粗暴的在对方额头上擦来擦去,臭二哥,叫他多嘴,现在那个暴力狂都知道自己小名了。

    "诶诶!"俞俊一边爽朗的大笑一边躲着对方的手,"宝贝弟弟,这么生气啊,一会把二哥脑袋都擦破了,以后谁伺候你吃饭帮你打架啊。"

    那边俞家两兄弟还在闹着,沐清翘这时从别墅里出来了,找了一个水盆,接了多半盆水,又倒进去不少冰块,然后从冰箱里拿过十罐啤酒和几罐碳酸饮料,放在了冰水里。

    把东西放到花园里一个空闲的桌子上,拿出两罐冰啤酒先放在魏凌和俞珩的桌子上,然后沐清翘才又拿过两罐啤酒走向魏如声这边。

    "那个,俊哥,给你冰啤酒。"沐清翘将一罐啤酒递给另一个烧烤的俞俊。

    "好,谢谢弟媳。"俞俊擦擦汗接过啤酒,眼神扫过对方头顶,停顿一下,嘿嘿笑了两声,然后顺手打开喝了一口,冰凉的啤酒顺着嗓子下滑,很好的抵挡了烧烤架前的热浪。

    "声哥,凉快了嘛。"另一边,沐清翘找了个凳子拽过来,坐在了魏如声身边,一只手里横拿着冰啤酒将之贴在魏如声脸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凉。"魏如声的眼睛被炭火光映的发亮,眼底是淡淡的笑意,一转头,眼中笑意更甚,轻笑出声。

    "笑什么?"沐清翘不解的问,并不知自己头顶有一撮头发坚韧的指向天空,随着沐清翘的动作还一颤一颤的。

    "翘翘,你的头发又翘起来了。"魏如声哈哈一声说道,看来直接用水把翘起来的头发压下去的方法不行啊。

    沐清翘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头顶,看向笑得发坏的魏如声,瞪了对方一眼。

    将头发压下后,沐清翘拿下冰啤酒后拉开易拉环,然后递给魏如声,"声哥,你先歇会,我帮你看着,是不是勤转面别让它们烤糊了就可以?"

    "嗯,翘翘坐这来,我教你。"魏如声笑着将沐清翘叫到自己身边。

    坐在圆桌前的俞珩看着烧烤架那边打打闹闹的弟弟们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又看见了贴在一起烧烤的魏如声与沐清翘,语气带着笑意,"阿凌,估计以后又要多一个给你烧烤的人了。"

    魏凌闻言看向那边,然后也看见了气氛融洽甜蜜的仿佛插不进其他人的如声和清翘,眼底染上笑意,嘴上却嫌弃的说了句,"腻歪。"

    "人家是小夫夫嘛,当然腻歪了。"俞珩看向自己家那两个一个没心思一个只想玩的弟弟,无奈的说,"我这两个弟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安定下来。"

    "你说他们做什么。你自己不还没着落呢。"魏凌下意识的笑道。

    "哦?"俞珩将延伸收回,眼中带着戏谑看向魏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不是比我还大几个月呢。"

    魏凌问完就知道自己估计要被反怼了,连忙端起桌上的啤酒喝了一口,掩饰般的拿起盘子里烤的焦黄的肉串,假装没听见俞珩的话,"你怎么还没吃烤串,让他们大夏天的烧烤我们不吃岂不是白让他们累着了。"

    俞珩似笑非笑的看了魏凌一眼 ,没继续揭对方的短,不然肯定是两败俱伤。

    虽说什么"男人四十一枝花",但是他们俩自从接近了三十岁就都开始被家里催婚了,虽然现在实权都在自己手里,但是家里长辈的念叨还是防不胜防,念得人害怕。

    所以难得同龄人出来玩,还是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