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那月光和你 > 第33章 仙风道骨的张经理
    新亚99的第一家门店创建于十九世纪中期, 虽然早就已经改组股份制, 但国营老字号的气质倒是一直没变, 坚持走沉稳厚重的传统百货路线, 对新兴消费载体极度不敏感。直到近些年才被连续下滑的营业额敲醒,花重金聘请了职业经理人, 开始走上了在电商冲击下的转型路。

    顾扬听得似懂非懂。寰东市场定位国际大牌和年轻时尚, 致力于为消费者打造除工作家庭外的“第三休闲空间”,这也是近些年绝大多数购物中心的主流转型方向, 就算新亚99也想按这个套路来,为什么就单单盯着寰东不放

    “知道目前新亚的决策者是谁吗”陆江寒问。

    顾扬点头“钟岳山。”四十岁出头, 企业家黄金年龄,宾夕法尼亚大学商学院高材生, 不管什么时候出现在媒体镜头下,都是文质彬彬一丝不苟,看起来十分温良敦厚, 做事却相当大刀阔斧。也正是因为有他,才能把新亚99从零售业大规模闭店的洪流中捞出来,在业内算是声名赫赫。

    “在他刚刚空降ceo的时候, 曾经来过几次s市, 想和寰东联手,让新亚摆脱困境。”陆江寒说, “但最后出于种种原因, 没能谈成。”

    “所以因此记恨”顾扬猜测。

    “虽然的确闹得很不愉快,但也不至于因为这种事就记恨。”陆江寒摇头, “出于利益更能说得通。”

    顾扬又递给他一杯茶。

    落地窗前的小地毯软绵绵的,还挂着细碎的星星灯,短短一截蜡烛炙烤着玻璃茶壶,让玫瑰在咕嘟咕嘟的气泡里,散发出更加浓郁的香气。

    他的小王子在哪里,哪里就是童话和森林。

    陆江寒说“谢谢。”

    顾扬突然把手伸过来,轻轻贴上他的额头。

    陆江寒僵硬了片刻。

    “有一点点发烧。”顾扬站起来,“我去弄个感冒冲剂。”

    他拥有一个白色的小药箱,里面按类别放着常用药,每一盒都标注了过期的时间,方便直接丢弃。陆江寒跟进厨房“要帮忙吗”

    “不需要。”顾扬回头冲他笑了笑,“这药很好用的,每次我发烧,都是一包痊愈。”

    玻璃杯里的药液呈现出诡异的粉红色,陆江寒喝了一口,嘴里顷刻充满酸苦的滋味,像是黄连加山楂,再放在山西陈醋厂里发酵了一整年。他皱眉把空杯子还回去“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你在故意整我。”

    “可真的很管用。”顾扬笑着说,“不然就这奇葩口味,药厂早破产了。”他冲干净玻璃杯,又分给总裁一颗糖,作为乖乖吃药的奖励。

    塑料包装纸上印着“激情甜橙”,陆江寒用舌尖抿了抿,化开一片热带果园的滋味。甜橙是有了,激情却不大合适,毕竟他目前又病又晕又疲惫,要向董事会作报告,要为普东山新店思考新出路,实在无暇考虑其它事情哪怕那是很好的、很温柔的、也很令他迫不及待的事情。

    顾扬又问“不然我答应白青青的经纪人,去拍摄片场看看”

    陆江寒摇头“不准去。”

    “不是做业余模特,是混去聊聊天。”顾扬解释,“多少也能打听到一点消息吧哪怕打听不到也没损失。”

    陆江寒把糖纸装进兜里“我考虑一下。”

    顾扬提醒“我家有垃圾桶。”

    “你该休息了。”陆江寒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早上还要培训导购,别迟到。”

    “嗯,那您也早点睡。”糖纸和垃圾桶的话题被顺利带过,顾扬问,“明天要去公司吗”

    陆江寒点头“去。”

    “那晚安。”顾扬把他送到门口,“明天见。”

    “我还在发烧吗”陆江寒问。

    顾扬重新把掌心贴上他的额头,试了一会儿,点头“在。”所以更要好好睡。

    陆江寒笑笑“晚安。”

    他又说“谢谢你的礼物。”

    而礼物范围包括了窗前的星星灯、好喝的玫瑰茶、一杯感冒药、一颗橙子糖和一块精致的手帕。1703的小公寓和他的主人一样,又美好又温柔,总能让自己烦躁的心情及时平复,哪怕是在这样糟糕寒冷的夜里,也终于能安心睡去不靠酒精,只有温暖的梦境。

    第二天的工作很忙碌,顾扬在会议室里说得口干舌燥,才总算解答完了所有导购的疑问。回到办公室坐了半天,耳边还是“嗡嗡”一片,宛若刚刚送走八百只鸭子。

    陆江寒只要侧过头,就能从玻璃墙的报纸缝隙里,看到顾扬的侧脸,虽然听起来很像变态偷窥狂,但总裁就算变态,也变得很理直气壮,他甚至有点感谢这面墙的设计者。

    杨毅匆匆敲门“陆总。”

    “进来。”陆江寒收回视线。

    “你别说,这次还真是新亚。”杨毅拉开椅子坐在他对面,“钟岳山向徐聪许诺,未来新亚99要进行一系列旧店改革,不适宜的老品牌将全部撤场,空出来的百货统一换成ot”

    新亚集团虽说又老又陈旧,但优势也是显而易见的。作为国内最早的一批百货公司,它在消费者心里占据着特殊的情感地位,而且门店数量相当多,几乎是寰东的五倍,本世纪初期更是乘着国内百货业并购扩张的风口,一口气把店铺从超一线经济中心开到了四五线小城市,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到处都是新亚99又绿又红的乡土o

    “钟岳山可太精了,他比谁都更清楚徐聪想要什么。”杨毅说,“新亚能给到ot的条件,我们还真给不了。”

    陆江寒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只这短短几年,钟岳山已经着手改造了三家老店,效果都不错,营业额也有所上升,说明整体思路是对的。而在这种情况下,面对新亚遍布全国、全部位于黄金口岸的诸多门店,急需扩张落地的ot会选择和对方合作,也就不足为奇了毕竟就算普东山的项目再顺利,对徐聪来说也只能是多一家店,远不如投奔新亚带来的利益更诱人。

    “当初钟岳山找到我们的时候,压根就不该和他谈。”杨毅说,“好好招待一顿,吃吃喝喝敷衍送走,也不会有现在这一堆破事,你说这孙子也太记仇了吧”

    “在记仇这一点上,你倒是和顾扬挺有共同语言。”陆江寒给自己煮了杯咖啡,“但我不觉得他在记仇,或者说得更准确一点,这件事顶多有百分之十是出于记仇,另外百分之九十是出于利益。”

    “那是,寰东都求不到的ot,跟着新亚一口气开了十几家店,哪家广告公司也做不出这轰动效应。”杨毅一脸晦气,“这回我可记住了,下次就算是你和我谈入驻,也得先签了合同再说。”

    “行了,没事。”陆江寒拍拍他的肩膀,“想个办法,先让这件事平稳过渡。”

    “老爷子那边没事吧”杨毅小心地问,“不然我打个电话过去道歉”

    “事情处理完再说。”陆江寒把杯子递给他,“我昨晚已经挨了顿骂,你就别再去招他了。”

    “行,先让这件事过渡。”杨毅搓了一把脸,“两个办法。第一,依旧按照原计划让ot入驻,大家也不是真有深仇大恨,没什么事不能谈,哪怕天天跟在徐聪屁股后面,我也要把这件事磨下来。第二,我们招一家比ot更好的百货。”

    “还是别第一了,这人道德品行相当有问题,用顾扬的话说,已经严重超出了无商不奸的范畴。”陆江寒摇头,“还没入驻就这么多事,将来真招进来,够你和我喝一壶的。”

    杨毅疑惑“你今天怎么老用顾扬举例子”

    陆江寒淡定回答“因为昨晚我们聊了会儿。”

    杨毅点头“如果你不想招ot,那国内比它更适合普东山新店的百货,还真找不到,只有往国外跑。”

    “你是说瑞士的雪绒商场”陆江寒问。

    “你看,你也知道只有这家。”杨毅一拍桌子,“要说文艺,这可是文艺的祖宗,ot有百分之六十都是在复制它,我们干脆招个原版进来,你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

    “这个想法很好,但是可行度不高。”陆江寒说,“瑞士人有多难搞,你和我心里都清楚,招个化妆品进来还要筹备两年,更何况是招一整座商场,他们目前可没有一点要走出欧洲的意思。”

    “就算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一,至少你也得让我试试。”杨毅叹气,“否则新店怎么办”

    陆江寒回答“寰东自己开一家百货。”

    “不行。”杨毅一口拒绝,“我当你有什么好主意呢,真让寰东百货去顶缺,就真是敷衍了。到时候消费者不买账,业内看笑话,招牌还要不要了。”

    “我不是说寰东百货,是寰东和别人联合,开一家全新的百货。”陆江寒说,“相信我,ot绝对不会比它更适合新店。”

    “和谁联合”杨毅问。

    陆江寒把电脑屏幕转向他。

    穿着民国长衫的张大术端着紫砂茶壶,正笑容满面站在鑫鑫百货面前,和自己的老店最后一次合影。

    仙风道骨,道骨仙风。

    杨毅“”

    杨毅冷静地说“我选徐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