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镇河 > 第56章 察觉
    “我跟玉心说会儿话, 你带着小褚到处转转。”颜歆对裴钦说。

    她这孙子虽然吊儿郎当的, 但一张俊脸在那儿摆着, 万一小姑娘能看上他呢。

    颜歆不知道的是, 裴钦跟冯褚在帝都大学食堂天天见面, 要有火花早擦出来了,哪儿能等到现在。

    裴钦闻言,忙不迭的点头, “没问题, 奶奶你就放心吧。”

    发现这木头珠子的神奇之后,裴钦现在对跟在冯褚屁股后面这件事,简直是求之不得。

    因为他发现,她送木头珠子的时候, 都是看心情的。跟着她时间长了, 总能遇到她心情好的时候。

    裴钦心里的算盘打的哗哗作响,反应在脸上的喜色藏都藏不住。

    裴琛看到他这幅表情,只觉得扎眼的很。手指微微弯曲了一下, 他拿起杯子,掩饰性的喝了一大口水。

    同样是目睹了这一幕, 颜歆和李玉心对视一眼,双双误会了点什么。尤其是李玉心, 她心里的警戒线拉到了最高。

    小褚还那么小,怎么能谈恋爱呢, 万一被人骗了可怎么办

    那边裴钦浑然不觉,他绞尽脑汁在想附近有什么新奇的东西, 能让冯褚高兴起来的。

    忽然,裴钦眼前一亮,“我先带你去花园里逛逛,花匠前段时间刚培育了几株异色玫瑰”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玫瑰现在还没过花期。

    听到“玫瑰”两个字,李玉心的这种戒备全盘爆发。她顿了一下之后,委婉的说“外面太阳太大,小褚身体不好,还是不要出去了。”

    冯褚眨了眨眼,身体不好是在说她吗

    不过既然李玉心这么说,她当然不会反驳,不吭声就算是默认了下来。冯褚犹豫了一下,又准备坐回去。

    这个时候,裴琛冷不丁的开口了“我带小褚去书房,让她找几本书看。”

    这个提议不错。

    对冷面冷心的裴琛,李玉心是一百个放心。这些年里,那么多漂亮女人在他面前晃悠,也没见他对谁动过心。小褚一团孩子稚气,虽然长得好看,但身上到底没什么属于成熟女人的诱惑力,她总不会是那个例外。

    不过作为一个非常开明的家长,李玉心觉得还是问一问冯褚自己的意见为好。于是她转头,温和一笑,“你是想看书还是想看玫瑰”

    冯褚思考了一下,说“还是看书吧。”

    花花草草,没什么新奇的。

    李玉心松了口气,怕等会儿会遇到什么突发情况,她提前给裴琛打了个预防针“万一小褚弄坏了什么东西,你让她拿给我看。”

    千万别亲自上阵骂人。

    看着面前这人一张冷脸,她还真怕他生气的时候会吓到冯褚。

    裴琛站起身的动作微不可见的停滞了一瞬,接着才恢复正常,“嗯,我知道。”

    “过来吧。”

    冯褚见他叫自己,这边李玉心又同意了,她忙不迭的就跟了上去。

    他这算不算是被截胡

    留在原地,被忽略个彻底的裴钦烦躁的挠了挠头。不确定自己手里这枚木头珠子能不能保佑他顺利从他二叔手里抢到人,裴钦不敢轻易试探,只能在心中哀嚎一声。

    他的好运气,飞了。

    李玉心见两人上楼了,这才收回了目光。一转头,正对上颜歆含笑的双眼。

    “我还没见过你这么操心过谁,怎么,真喜欢”

    李玉心想起冯褚乖巧窝在自己身边,静静看电视的场景,一颗心就软的一塌糊涂,“那当然。”

    “你是不知道,在家想要获得小褚的所有权,都得靠抢。”

    另外一个争夺者,当然是她亲生女儿江宁了。

    听到这句话,颜歆乐的不行,“你们两个真有意思。”

    之前的时候可没见她们有这么好的关系,自从李玉心同江言之离婚之后,她同江宁的母女关系都是冷冷淡淡。两个人都是典型的女强人,万事靠自己,有什么事也没有相互沟通倾诉过,其中的心结当然难以开解。

    现在她们相互之间能够这么热切,想来也是因为这小姑娘的缘故。

    热热闹闹的,这才是一家人。

    又玩笑了两句,李玉心和颜歆渐渐的聊起了别的。

    一时间,客厅这里的氛围分外和谐。

    另一边。

    上楼的时候,原本冯褚是跟在裴琛身后走着的,裴琛突然停脚,她本能的往他背上撞。

    电光火石之间,冯褚控制住了自己,再离裴琛的背还有十多公分的时候,她一把抓住了旁边的栏杆,只有脸颊险险的擦过他的衣服。

    重新站直身体,冯褚奇怪的望着他,然后静静地等待着他开口。

    “你对哪方面的书感兴趣”裴琛低声道。

    原来就是这事儿

    冯褚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尖,老实道“我能看懂的。”

    因为裴琛现在站的位置要比冯褚高出一个台阶,再加上他的身高,这个角度看过去,他只能看到冯褚不断忽闪的眼睫毛。

    还有纯色圆领体恤那里,圆润纤细的锁骨。

    飞快的错开自己的视线,裴琛点了点头,“我这里刚好有从小学到大学各个阶段的课本,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真的”冯褚惊喜。

    之前穆轻芸交给她的书,她已经看完了,现在正发愁没有新的知识补充呢。

    不过比起这个冯褚仰头,问“你知道穆轻芸怎么样了么”

    穆轻芸去实恒安习之后,每天说的最多的就是她很好,让自己不用担心云云。然而一个职场新人,性格又沉闷,尽管自身专业水平过硬,恐怕也很难好的起来。

    恒安的老板近在眼前,冯褚实在是忍不住想问问。

    她话音刚落下,就看到裴琛面上闪过尴尬,“穆轻芸是谁”

    他怎么完全想不到。

    “就是之前你去帝都大学听课,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女生。”冯褚解释。

    “算了,你不用回答我。”看得出来,他根本就不记得。

    裴琛面上闪过不自在,“我自己好几天没有处理过公司的事了,所以不知道那些实习生现在怎么样。”

    他这几天,都在家里待着。

    “咦。”困惑的感叹声响起,随后冯褚随口道“我以为你突然不去帝都大学是因为公司有事呢。”

    之前她说好要请裴琛吃午饭,结果恒安在帝都大学面试五天,他统共就第一天去了。

    这下子,裴琛彻底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僵着脸,沉默以对。

    好在这个时候两人已经来到了书房门口,冯褚倒也没有察觉到气氛的尴尬。

    轻轻的吐出一口气,裴琛从口袋里拿出钥匙,然后缓缓拧开房门。

    映入眼帘的,就是连接地板和屋顶的对立摆放的书架,从进门到窗户,占据了整整两面墙壁。两个书架上面林林总总加起来,起码有上千本书,有很多书的名字,冯褚连看都看不懂。

    这些书封皮完整,有很多甚至不是纸页,而是皮制品。她见识浅薄,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贵。

    乖乖,当老板要这么勤奋的啊

    看了看自己的手,她试探性的问“我去洗洗”

    总觉得她这双中午拿过排骨的蹄子会玷污这些藏书。

    裴琛眼中的笑意一闪而过,“不用。”

    “你要看的书都在这边。”

    说完,他走到书架中间,然后从下面一层里抽出了好几本递给冯褚。停顿了一下,他又走到另一边。

    “虽然不是教学课本,不过这些也很适合你看。”

    看着封皮上面浅显易懂不拗口的题目,冯褚忙不迭的接过来,“谢谢。”

    她准备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将这些书全部囫囵看一遍,先记下,回去再慢慢消化。

    然而冯褚刚走了两步,那边裴琛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只一秒,裴琛就松开了手,仿佛刚刚的动作只用于阻拦她的脚步而已,“去那里吧,桌子上有笔,你还能记些东西。”

    看着明显就是主人家坐的老板椅,冯褚连忙摆手,“不用了,我拿笔坐沙发上就行。”

    “你不用客气,这边太暗,对眼睛不好。”裴琛摇头。

    对上了他深不见底的眼睛,看到其中的坚持,冯褚犹豫了一下,然后无奈退让,“那好吧。”

    靠窗的地方,光线确实不错。

    冯褚走过去,还没等坐下来,窗帘就缓缓打开了。

    很快,书房变得更加敞亮。除却影子,其余地方再无半分黑暗。

    别墅的配置真是高级,连这东西都是遥控的。看着裴琛手中的遥控器,她开始天马行空的想着什么。

    片刻后,冯褚忽然被楼下的风景给吸引住了目光。

    “那就是裴钦说的,异色玫瑰”

    这么巧,栽种的地方刚好在这个书房的正下方。透过一层薄薄的玻璃,她连上面的花瓣都能看的格外清晰。

    半个花园的面积,各色掺杂,微风乍起时候,众芳摇曳。

    从侧面看着小姑娘趴在窗户上,脸上表情渐渐明媚起来,裴琛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等裴钦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二叔站在一旁,一眼不错的望着冯褚的场景,那面上的温和,他从未见过。

    这里可不是所有人共用的书房,这是他二叔从小就设立的个人书房,绝对的私人领域,连他爷爷奶奶都没进来过几次。

    等等,他二叔不会是真的打算老牛吃嫩草吧

    察觉到了门外的目光,裴琛静静的望了过去,“有事”

    一瞬间,裴钦额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没、没事。”

    看着自己侄子落荒而逃的背影,裴琛收回目光。

    “他跑那么快干嘛”完全不知道其中的暗潮汹涌,冯褚语气纳罕。

    像屁股后面有野兽追着一样。

    微不可见的笑了一下,裴琛淡淡道“可能是急着去厕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