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薇奥莉塔一大早就从病床上爬了起来。

    她受了伤不假, 但最严重的伤口在翅膀上, 根本不妨碍薇奥莉塔到处走动。而刚好爸爸在第二次检查完薇奥莉塔翅膀上的伤后, 就离开了医院去工作了。

    趁着他不在的功夫, 薇奥莉塔兴致勃勃地跑到了住院部的五楼,托尼·斯塔克所在的病房。

    “斯塔克先生——”

    薇奥莉塔推开门,话还没说完, 险些被地板上遍布的电线活活绊倒。

    她手动无措地停在门口。

    整个病房几乎被托尼·斯塔克布置成了另外一个实验室,无数平头百姓闻所未闻的先进机器和各色资料与钢铁零件堆得遍地都是。

    而托尼本人,仍然是AC/DC的主题T恤配上休闲裤,裤腿还挽着, 一副我在干活别来骚扰我的架势。

    他左臂打着石膏绑在胸前,右手拿着一沓资料站在仪器中央,听到开门声连头都没抬:“关门,谢谢, 冷气都要跑光了。”

    薇奥莉塔:“哦。”

    她关上门,左瞧瞧右看看,勉强找了个缝隙落脚,像是走机关一样跨过乱七八糟的电线走进房间。

    托尼:“真是风光啊, 大明星。”

    薇奥莉塔:“哎?”

    没穿盔甲的钢铁侠迅速地扫了一眼薇奥莉塔, 见她还是那副茫然又困惑的神情时笑出声。

    “我说, 现在网络和新闻中全是你,”托尼说着, 把手边的显示器转了个方向,“昨天的事让舆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反转, 天使小姐。”

    屏幕中显示的是一张照片,昨日参加纽约大学讲座的学生偷拍下来的,清晰度不高,却足以看清一切。

    正是大教室中一片狼藉,薇奥莉塔站在她的父亲汉尼拔·莱克特面前,拼尽全力挡住哨兵机器人致命一击的画面。

    早在几个月前,薇奥莉塔刚炸平了曼哈顿街区不久,她就把自己父亲的基因检测结果公开到了社交网络上。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心理学业界著名的莱克特医生,身为人类却有着一名变种人的女儿。

    所以当这张照片传到网络上时,一个可怕的事实也随之扩散至了全球——哨兵机器人极其危险,它们不仅屠杀变种人,必要时也会对普通人类下手。

    这甚至比薇奥莉塔想要的结果还要好。

    解决矛盾的最好办法就是直面矛盾,薇奥莉塔原本只是想着,这场战争打完,矛盾自然会消失,善恶便会重归平衡。

    她可没料到眼下的矛盾还引出了更大的矛盾,哨兵机器人成为了人类和变种人的共同敌人。

    如此这般,事情就简单的多了。

    “那么,”薇奥莉塔眨了眨眼睛,“是不是解决了特拉斯克和哨兵机器人,这场战争就会结束了?”

    “差不多。”

    托尼看似满不在乎地回答。

    “无非是多喊几句和平口号再开开会,政治上的东西。”

    薇奥莉塔见识过很多战争,甚至在人类文明步入民啊主社会之前还参与过几场宗教战争的策划,她明白政治是怎么回事。利害趋同的时候,待到战争结束,变种人和人类的关系会缓和好一阵子。

    那么她的目的也就能暂时达成了。

    “至于你,天使小姐,”托尼说着又看了一眼薇奥莉塔,“短时间内就别再抛头露面了,一次两次幸免于难,谁知道你的好运气能不能支撑到第三次呢?”

    薇奥莉塔扬起笑容:“好,谢谢斯塔克先生关心。”

    托尼:“谁关心你……算了。”

    他放下了手中的资料,随意地往椅子上一靠:“下一步你打算做什么?”

    薇奥莉塔:“啊!”

    黑发姑娘顿时来了精神,虽然穿着病服,但薇奥莉塔明亮的眼睛依然明亮灵动。听到托尼的问题,她想也不想便开口:“我和爸爸说好了,等有空的时候,要去蒙大拿州的牧场去亲自挑选小羊羔!”

    托尼:“……”

    薇奥莉塔:“还有,还有差不多也快到感恩节了,可以趁着假期出去玩。爸爸一直说带我回法国看看,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差不多有、有七八年左右了吧。”

    托尼:“…………”

    薇奥莉塔:“斯塔克先生?”

    “我算是明白了,”托尼抽了抽嘴角,“你的脑子里除了吃喝玩乐根本没别的,丫头。”

    “……”

    好吧,原来问的不是这个。

    薇奥莉塔也不尴尬,她反而也坐了下来,就近往桌子上一趴,小声嘀咕:“可是最近真的很累,还不让人想想怎么休息嘛。”

    托尼:“我以为这得问加百列。”

    这才是托尼·斯塔克真正想问的。

    提及加百列时,他漫不经心的神情中浮现出几分锐利的色彩,但那很快就消失了。

    薇奥莉塔的心底本能一紧。

    可是再开口时,托尼的语气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