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爸?”

    薇奥莉塔手无足措地坐在床上, 事到如今再收起翅膀已经晚了, 可她还是下意识地向后退了退, 乌黑的羽翼撞到了墙壁上, 刚好是带着血迹的位置,薇奥莉塔当即呜咽出声。

    她的动作换来了汉尼拔的一声叹息。

    父亲转身关上房门,还不忘记落下门锁。清脆的“咔嚓”一声回荡在病房中, 惊得薇奥莉塔抖了一抖。

    汉尼拔走到床边:“怎么回事?”

    薇奥莉塔:“……”

    还是被发现了啊。

    原本她还盘算着,教学楼崩塌前状况这么混乱,她就那么展了一下翅膀,薇奥莉塔抱着侥幸心理安慰自己爸爸很有可能没看见。然而看爸爸现在这完全不惊讶的模样, 要么是他已经察觉了,要么是将震惊压了下去。

    但那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爸爸一身衬衣上同样沾着血迹,身上的伤口还没还没来得及清理就直接来到了她的病房, 正等待着薇奥莉塔回应。

    “我,我也不知道,”她垂下眼睛,磕磕绊绊地说道, “它就这么突然出现了, 我还没……”

    后面的话, 在汉尼拔伸出手,男人的掌心落在了她沾着血迹的羽翼一侧, 碰触到伤口时,薇奥莉塔又是瑟缩几分。

    “怎么回事?”汉尼拔重复道。

    薇奥莉塔这才明白, 爸爸问的根本不是她的翅膀,而是她的伤。

    她顿时眼眶一红。

    那一刻薇奥莉塔真的差点把自己的真实秘密说出来——反正不论如何,爸爸都会接纳她的。以变种人的身份闯了大祸也好,甚至是凭空长出翅膀也好,都不会使得汉尼拔·莱克特对她的关怀减轻半分。在他眼里,薇奥莉塔就是薇奥莉塔,是他年仅十七岁,还未成年的女儿。

    假设爸爸知道了她是个恶魔也没关系吧?

    薇奥莉塔几乎就要把真话说出来了,可是到了嘴边,她还是理智地咽了下去。

    现在还不是时候 ,特别汉尼拔·莱克特本人还是一名连环杀人犯,薇奥莉塔的恶魔身份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因而她还是将心绪拉回现实,乖乖地小声回答了爸爸的问题:“落、落地时翅膀先接触到地面,造成了擦伤。”

    汉尼拔没说话,他只是轻轻地剥开了女儿翅膀上的羽毛,迅速地检查了一遍伤口。

    “不要乱动。”

    说完,他转身离开病房,几分钟后,汉尼拔拿着外伤药物又走了进来。

    薇奥莉塔关切地看着父亲把绷带和药物放在一边,她伸手,指尖落在了汉尼拔的下颚处。那里有一道淡淡的血痕,应该是用酒精简单地擦拭过,还没进行下一步:“爸爸你呢?”

    汉尼拔拿起剪刀:“我不要紧。转过身去,莉塔。”

    薇奥莉塔:“……”

    她立刻明白了爸爸的意图。

    看着冰冷冷的医用剪刀,薇奥莉塔露出畏惧的神情:“可不可以不剪掉羽毛?”

    虽然剪掉羽毛不会产生什么后果,但没有哪个恶魔愿意被剪掉羽毛的!特别是薇奥莉塔天生就有翅膀,更是格外爱惜它们。

    不幸的是,爸爸可不会因为薇奥莉塔卖可怜就为此动摇。

    “不剪掉羽毛,就没办法帮你处理伤口,”他多少放缓了一些语气,“别任性,莉塔。”

    “……好吧。”

    薇奥莉塔眼睁睁地看着爸爸剪掉了伤口附近的黑羽毛,一剪子下去她的心都要碎了,但她不得不承认爸爸说得对。

    伤口比薇奥莉塔预料的还要重一些,减去几根黑羽之后,汉尼拔收回手,原本已经擦干净的手上再次沾染上了血迹。他低头看了一眼掌心,然后宽大的手掌猛然按在了伤口上方。

    薇奥莉塔:“疼!”

    汉尼拔一把抓住了薇奥莉塔的手臂:“别动。”

    爸爸沿着她黑翼边沿摸了一圈,确认没伤到骨骼之后才放下心来。

    “如果我用绷带为你包扎,”他问道,“会对你收起翅膀产生障碍吗?”

    “会。”

    薇奥莉塔可怜巴巴地点了点头。

    “翅膀上有异物的话,收起来会很不舒服。”

    “我知道了。”

    于是汉尼拔将已然拿起的绷带又重新放了回去,他先是用双氧水为薇奥莉塔冲洗了伤口,然后抹上药膏。

    在此期间薇奥莉塔乖巧地坐在床上,任由爸爸摆弄着她的翅膀。见爸爸并没有她的隐瞒生气,女孩的神情逐渐恢复了正常,她挺起身板,浅蓝色的眼睛随着汉尼拔的动作看过来看过去,并且时不时抖抖羽毛。

    “好了,”汉尼拔迅速地为薇奥莉塔处理好伤口,“伤口并不严重,失去的羽毛也不多,应该不会影响它的功能。”

    薇奥莉塔眨了眨眼睛。

    她扭头看向自己的后背,乌黑的羽翼猛一振翅,发出响亮的破空声。薇奥莉塔把受伤的翅膀尖转到眼前,抬起手小心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