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晌午, 纽约大学。

    汉尼拔·莱克特阖上了手中的资料:“我想今天可以暂时到这里。”

    今天上午没有病人预约, 可不代表着莱克特医生可以闲着。霍普金斯大学客座教授绝非虚名, 从巴尔的摩来到纽约之后, 因为薇奥莉塔的事情,他已经推了不少学术邀请。

    如今女儿远在基诺沙,汉尼拔便收下了来自高等学府的邀请函, 为学生们做一次讲座。

    与此同时坐在第一排的心理学教授接下了话:“好了,还有半个小时,如果你们还有什么需要询问的,就举手提问——法比安, 你来。”

    大教室后方的一名青年立刻站了起来:“莱克特医生,你在讲座开始时说心理学是研究人的学科,那对变种人也同样适用吗?特别是你的女儿也是一名变种人,你可曾将自己的心理学理论用在她身上过?”

    汉尼拔整理资料的动作蓦然一顿。

    衣冠楚楚的莱克特医生抬头望向提问的年轻人:棕发、瘦削, 身材高挑,脸上带着几分隐隐的不解和敌意。

    当然了,他针对的也不是汉尼拔本人。

    他放下了资料,站在讲台上不动声色地问道:“刚刚杜邦教授喊你法比安, 是吗。”

    法比安:“法比安·克拉尔, 莱克特医生。”

    “克拉尔先生, 我想你并不是一名变种人。”

    “我不是,”青年理所当然地说, “但我关注了你女儿的Instagram,她并没有隐瞒自己是一名变种人的事实。”

    “那么, 首先我认为,我应该代替薇奥莉塔感谢你关注了她的账户。”

    汉尼拔若无其事地开口。

    “搬来纽约之前,她还常常和我抱怨巴尔的摩的社交圈子太小,导致她在社交网络上都没几个粉丝呢。”

    莱克特医生的俏皮话换来了全场学生的哄笑,直到此时他才勾了勾嘴角,仿佛正在为自己化解了尴尬气氛而隐隐得意似的。

    “其次,”他边整理资料边说,“薇奥莉塔并不具有隐瞒身份的条件,一场爆炸案使得她在成为变种人的瞬间就暴露了身份。”

    “可惜了。”

    站在教室后方的青年耸了耸肩:“她倒是个漂亮的姑娘。”

    汉尼拔:“……非常感谢你对她的夸赞。”

    倘若薇奥莉塔·莱克特本人在场,身为议论的焦点,她一定会反应迅速地接下这般轻蔑的评判,巧妙地化解汉尼拔心底因遭到冒犯而产生的不快。

    遗憾的是她并不在。

    汉尼拔·莱克特收起了礼貌的淡淡笑容,他的眼神暗了暗,颇为不悦地抿了抿嘴唇。

    但再开口时他的声音仍然平稳且沉着,全然不为一名年轻人的挑衅所动:“变种人的出现冲击了很多学科的根基,我想心理学也不例外。但如同所有的学科一样,心理学自诞生起便不断发展着。”

    法比安:“所以你认为——”

    他的话没说完。

    所有人都看到天花板上有斑驳血迹在法比安的头顶汇集,染红了雪白的屋顶。凝结成水珠的血迹落在了法比安的身上

    下一刻,伴随着哨兵机器人的出现,整个教室陷入了尖叫和恐慌之中。

    通体漆黑的机械从墙壁渗透进来、从窗户里跳了进来,趴在半空中如同入侵尘世的修罗恶鬼,他们的目的非常明确,哨兵机器人在第一时间就扑杀了距离最近的几名隐瞒了身份的变种人大学生,甚至没给他们任何反抗的机会。

    汉尼拔侧了侧头。

    下一刻,身上带着血迹,穿墙而入的哨兵机器人便落在了他的面前。

    机械踩在讲台上,它身上的血迹湿透了干净的纸质资料。汉尼拔看向机器人对着自己高高举起的利刃。

    ——汉尼拔·莱克特并不是变种人,在他的女儿炸平了曼哈顿半条街区时,莱克特医生就主动接受了基因检测,至今检测结果还挂在薇奥莉塔的Instagram上。

    哨兵机器人,连普通人都杀?

    就在机械要对着人类痛下杀手的那一刻,一道金色的传送门从大教室上方突然开启。奇异博士带着薇奥莉塔落地,黑发姑娘在看清情况时几乎是失声尖叫起来:“爸爸!!!!!”

    奇异博士迅速地拦下了要袭击学生的哨兵机器人,而薇奥莉塔则转身看向了讲台。

    她一抬手,利用隔空取物的能力锁定住站在讲台上的哨兵机器人,虚空一拽,把它拉了下来。

    它化为利刃的手臂堪堪划过汉尼拔的脸侧,接着机器人便被薇奥莉塔凭空丢出了窗子。

    她甚至不顾脚伤,推开身边狼狈逃窜的学生直奔讲台。

    “爸爸!”

    薇奥莉塔扶住了向后踉跄半步的汉尼拔。

    “爸爸,你没事吧?”

    “我没事。”

    汉尼拔稳住身形,他同样迅速地审视薇奥莉塔一番,确认突然出现的女儿毫发无伤后,目光在她的X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