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 每个转生的恶魔都要被设置魔法禁锢, 不是毫无缘由的。

    人类的肉体凡躯, 根本无法承受恶魔的力量, 薇奥莉塔一觉睡到天亮,清醒过来的时候不仅没感觉放松,甚至比回来前更为疲累。她浑身上下都酸痛不已, 那滋味,就像是跑了十公里后当天又高烧不断一样难受。

    她很不想清醒过来,可是痛楚已经把薇奥莉塔的神智拉回了现实。

    加百列要她寻找两名天使。

    薇奥莉塔不太明白,天使失踪, 这明明是天堂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她一个恶魔来追查?加百列并没有回答,但薇奥莉塔觉得其中一定有隐情。

    特别是,她知道其中一名天使就是自己居住在皇后区的好姐妹。

    眼下薇奥莉塔身处风口浪尖, 她已经许久没和天使姐妹联系了。恶魔也是有底线的,薇奥莉塔可不会把朋友出卖给加百列,那么她只能去大海捞针寻找另外一名,早在差不多四十年前就失踪的天使了。

    真是麻烦呀。薇奥莉塔艰难地翻了个身, 她的骨头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痛得薇奥莉塔呜咽出声。

    就在此时, 一只温暖且宽大的手掌落在了她的额头上。

    薇奥莉塔一怔,但当干燥的皮肤与她的肌肤接触时, 她就放松了下来:是爸爸。

    “爸爸?”薇奥莉塔揉了揉眼睛,抬起了头。

    汉尼拔·莱克特高大的影子落入眼帘。

    天已大亮, 和煦的日光穿透窗帘的缝隙洒落进房间,照射在爸爸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斑驳光芒。他在这光斑之下有如雕塑般漠然庄严,但薇奥莉塔仍然从爸爸的眼底寻觅到了几分关切的痕迹。

    “感觉如何?”他问。

    “嗯……”

    薇奥莉塔尝试着撑起身体,稍一用力就娇气地叫出声:“好痛啊!”

    汉尼拔:“乖乖躺好。”

    不用爸爸说,薇奥莉塔也不会继续努力的。她立刻栽进柔软的枕头里,趴在被单中看向他。薇奥莉塔的蓝眼睛转了一圈,立刻敏锐的发现爸爸依然穿着藏蓝色的睡衣,他浅色的头发也散落着,完全不是工作时的状态。

    “爸爸没有病人预约吗,”薇奥莉塔好奇地问道,“今天是工作日呀。”

    “我推掉了预约,”汉尼拔回答,“前一夜我的女儿险些丧命,临近午夜才被美国队长送了回来,出了这么大事,我不认为自己还能够专心工作。”

    “……”

    爸爸生气了。

    即便说出这番话的汉尼拔·莱克特语气平和,神情沉着,声线和往日一样不含特殊的情绪。但薇奥莉塔可是汉尼拔的亲生骨肉,不用爸爸过多表现,仅仅是他稍一低头,避开薇奥莉塔的目光,她就明白了一切。

    于是薇奥莉塔小心翼翼地伸手,拽住了汉尼拔的睡衣衣角,放缓声线:“我也,我也不是故意的呀,爸爸!”

    汉尼拔:“你太不知分寸了,薇奥莉塔,昨天的事情让我很怀疑自己是否没教好你。”

    是真的生气了!

    长这么大,爸爸喊她“薇奥莉塔”的时候屈指可数。称呼的改变比什么都能让薇奥莉塔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她挣扎着爬起来,拽着汉尼拔的衣角小声嘀咕:“明明,明明是爸爸说,说的呀!让我在英雄的面前遭遇袭击,我做的很好,不是吗?”

    说这话的薇奥莉塔眨巴眨巴眼睛,表情委屈的不得了。

    然而汉尼拔无动于衷:“但我没让你真的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薇奥莉塔,利用自身当饵不是问题,可倘若你不能确保自身安全,那同砧板上的鱼肉又有什么区别?”

    薇奥莉塔:“但是……”

    汉尼拔:“如果你出了意外,可曾想过我该怎么办?”

    薇奥莉塔:“呜。”

    尽管薇奥莉塔知道自己不会出事,可她不得不承认,爸爸说的句句在理——从一开始挑衅集啊会人群开始,薇奥莉塔确实没考虑过爸爸的感受。查尔斯教授已经说过她一次了,这一次薇奥莉塔又犯下同样的错误。

    也不怪爸爸会生气。

    薇奥莉塔立刻怂了,她向后缩了缩,满脸的委屈和愧疚,又在汉尼拔严厉的指责下被训得不敢开口。

    见薇奥莉塔神情变化,汉尼拔颇为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他当然明白薇奥莉塔这是意识到错误的表现,但汉尼拔·莱克特相当了解她的女儿。十七岁的薇奥莉塔长相精致、生性聪敏,可以说是

    AD4

    双商都高的好姑娘了。她极其擅长利用一切办法讨别人欢心,但本质上薇奥莉塔还是为了方便自己行事才这么做。

    现在认错,不代表她下次不会重蹈覆辙。

    还是被保护的太好了。汉尼拔心想,无法意识到危险的存在,所以才会如此肆无忌惮。或许应该着手让薇奥莉塔学习,哪怕是仅仅了解到捕猎是需要技巧的也好。

    “爸爸……”

    薇奥莉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