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摆了托尼·斯塔克一道,是要付出代价的。

    代价就是,尽管钢铁侠恪守诺言,帮助薇奥莉塔保守“秘密”,可他仍然把薇奥莉塔·莱克特的特殊能力告诉了x教授。

    查尔斯找到薇奥莉塔时,她刚刚结束了转学的第一堂课。

    漂亮又友善的新同学自然是受到了欢迎,她的身边围着班级里的其他学生,而身为早就有过奶昔之交的快银,自然是接过了介绍同学的重任。

    “斯科特·萨默斯,”皮特罗敲了敲镭射眼的墨镜,“镭射眼。”

    然后下一秒他就挪到了镭射眼身边的红发姑娘身边:“和斯科特眉来眼去的琴·葛蕾,凤凰女。”

    琴的脸立刻红了:“皮特罗!”

    但是她可打不着快银,下一刻皮特罗就凭借自己的超级速度闪到教室角落,大大咧咧地揽住了一名蓝皮肤少年的脖颈。

    “蓝魔人库尔特,”皮特罗开口,“他的耳朵和尾巴是不是特别酷?”

    薇奥莉塔几乎是立刻被库尔特酷似恶魔的外表吸引住了。他长得真的很像地狱里的同事们,除了少年身上刻着的天主教纹身。

    不过,真正的恶魔可不会和他一样拥有着如此清澈的眼神。

    “莱克特小姐。”蓝魔人羞涩地招呼道。

    “教授说的天主教徒就是你。”

    薇奥莉塔立刻懂了,嗅出天使残骸身上烛油的,就是这位外表貌似恶魔的信徒。

    蓝魔人、镭射眼、凤凰女,当然了还有快银。薇奥莉塔把几个绰号在心底过了一遍,恍然大悟:“你们是根据能力来起代号的。”

    “当然。”

    镭射眼开口。

    “所以你的能力到底是什么,薇奥莉塔,引发爆炸?”

    快银:“不是。”

    镭射眼奇怪地看向他:“你怎么知道?”

    快银:“呃。”

    总不能说,他就是因为薇奥莉塔的能力,请了她一顿冰奶昔,还险些和她间接接吻吧?想到那天在人工湖边,薇奥莉塔欣喜的神情,还有她毫无芥蒂地牵起自己的手,皮特罗的脸就红了。

    “这个……”

    皮特罗支支吾吾半天,他可不敢把那天的事情告诉大家,八卦会传的满学校都是的。

    “……这——”

    “薇奥莉塔。”

    谢天谢地!

    皮特罗从没觉得x教授的声音如此动听过。查尔斯·泽维尔清朗的声音打断了年轻人之间的交流:“能谈谈吗?”

    薇奥莉塔闻言起身,在同学的注视下走出了教室。

    “斯塔克先生将你的能力转告了我,”查尔斯转过轮椅,用包容的目光看向薇奥莉塔,“他认为你真正的特殊能力是让人吐出真话。”

    薇奥莉塔:“……”

    严格来说也没错吧。

    不过她没把这小小的报复放在心上,薇奥莉塔并不打算隐瞒自己的小魔法。因而她摇了摇头:“不是吐出真话,”薇奥莉塔认真地说,“而是让人直面潜意识的欲望。”

    “直面欲望。”

    查尔斯露出诧异的神情。

    但那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兴致盎然的情绪。x教授思忖片刻,然后大胆提议:“你介意对我试试看吗,薇奥莉塔?”

    “当然。”

    薇奥莉塔并不犹豫。她弯下膝盖,年轻的姑娘选择蹲在查尔斯的面前,她扶着他的膝盖,然后抬起手:“只要你愿意,教授。”

    查尔斯点了点头:“请。”

    得到最终的首肯,薇奥莉塔的指尖便落在了他的额头。

    轮椅上的教授一怔,他低头看向薇奥莉塔,近似色彩的眼眸视线相撞,然后查尔斯直接开口:“你还有很多潜力值得挖掘,或许可以对她单独授课。”

    薇奥莉塔绽开笑颜:“谢谢你。”

    查尔斯:“……”

    x教授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

    “的确如此,薇奥莉塔,”经由亲身体验,查尔斯立刻明白了薇奥莉塔所谓的直面欲望是什么意思,“在此之前,这些念头于我脑海中并没有彻底成型。你的接触使得它凝聚成了有逻辑的思维。”

    薇奥莉塔只是笑。

    其实这招最早是恶魔用来勾引圣徒堕落的,但现在人类早不讲究禁欲那一套了,如今薇奥莉塔只用这招来方便生活——未必一定是邪恶下啊流的欲望,就算是再正经不过的念头,像x教授那样,也有助于沟通嘛。

    “但我想,只是左右人心并不能引起爆炸。”

    “呃。”

    好在查尔斯并没有追究责任的意思。

    看到薇奥莉塔瞬间暗淡下去的眼神,x教授轻轻拍了拍她放在自己膝盖上的手背:“心灵能力往往只是强大超能力所展现的一部分,这的确需要……单独授课,但不是今天。”

    但查尔斯教授也不会在薇奥莉塔入学第一天,仅仅因为确认她的能力而叫她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