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直到离开泽维尔天才青少年学院,汉尼拔的脸色还是非常难看。

    前几天光脚跑出病房倒贴美国队长,今天又和新学校的同学直接牵手,汉尼拔·莱克特觉得他的女儿就是在故意气自己。

    特别是她本人还一副无所谓的神态。

    “你说要同龄人才好,”薇奥莉塔理直气壮,“皮特罗和我就是同龄人。”

    “……”

    “他家也不经商。”

    “…………”

    “你不觉得有点太快了吗,薇奥莉塔,”汉尼拔叹了口气,“你才认识他不到十分钟,甚至不知道他是一位怎样的人。”

    “有时候认识一个人十年,也不会了解他。我只是交个朋友呀爸爸,你想的太多。”

    “我认为手牵着手可不是对待‘普通朋友’的方式。”

    坐着轮椅行驶在前方的x教授查尔斯,闻言忍不住露出笑容。

    虽说他一个外人介入父女之间的谈话有些不礼貌,但既然谈论是x战警的学生,查尔斯还是停下了轮椅。

    他转了身,笑吟吟地看向走在后面的父女。

    不得不说薇奥莉塔·莱克特着实是一位值得培养的年轻人,聪明美丽、教养良好,即使和爸爸在公共场合顶嘴,以及那双不安分的蓝眼睛都昭示着她是个被宠坏的姑娘,可这也证明了她大胆灵活,而且胆敢挑衅权威。

    “皮特罗在校成绩还算不错,”查尔斯说,“但比好成绩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有着一颗善良的心。”

    “教授都这么说了!”

    得到查尔斯支持的薇奥莉塔恨不得跳起来。

    “我都十七岁了,”薇奥莉塔小声嘀咕,小脸上写满了不高兴,“爸爸还管我社交生活,真是过分。”

    汉尼拔:“……”

    当个父亲真的心塞,叛逆期的孩子也特别难带。就算莱克特医生在心理医学颇有地位,对付起故意唱反调的亲生女儿也觉得棘手。

    “好了,薇奥莉塔,”查尔斯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别惹莱克特先生生气。教堂就在前面,是这里的神父提供了线索,他等你很久了。”

    x教授所说的教堂,就在威彻斯特县,离x战警的学院并不算远。

    薇奥莉塔看到庄严的十字架,十分不安地拽住了爸爸的衣角:“泽维尔教授,为什么要来天主教堂?”

    “叫我查尔斯就好。”

    查尔斯操纵着轮椅,带着父女二人进入教堂。

    “学院里的天主信徒会到这儿来参加弥撒,也正因如此,确认了袭击你的生物在爆炸现场遗留了属于这所教堂的烛油。”

    他的话音落地,站在教堂中央的男人转过身来。

    与其他天主教神父不同的是,他没穿神父袍,取而代之的是裁剪得体的黑西装。他亚麻金的卷发拢至一侧,半遮雌雄莫辩的面孔。

    薇奥莉塔:“……”

    “泽维尔教授,”男人颔首,浅色的眼眸却落在薇奥莉塔身上,“谢谢你,我想和这位小姐单独谈谈。”

    汉尼拔微微蹙眉。

    不打招呼就赶人,还明确强留一位未成年的少女,这着实有些无礼。就算几分钟前刚被女儿顶嘴顶到心中窝火,但汉尼拔还是用自己高大的身躯护住了薇奥莉塔。

    还是薇奥莉塔及时拉住了想要开口的父亲:“没关系,爸爸,我也想知道是谁要害我。”

    自然要单独谈谈。

    待到教堂之内只剩下薇奥莉塔和他时,站在神像前的“神父”垂下头颅。

    “很久不见,薇奥莉塔。”他说。

    “才不想见你呢,”薇奥莉塔挑衅道,“加百列。”

    伴随着一声“加百列”落地,男人的背后展开一双巨大的白色羽翼。

    他的翅膀抖了抖,几根羽毛落了下来。加百列神圣的气息压得薇奥莉塔浑身不舒服,她忍耐着不适向后退了几步。

    加百列顺势向前迈开步子。

    薇奥莉塔就如同炸了毛的小动物般警惕起来:“你想干什么?!”

    加百列闻言蓦然笑出声。

    他弯了弯眼睛,和煦的笑意爬上似男非女的面庞,那看上去像个孩子般无害,又像是神明般出尘。大天使上上下下打量薇奥莉塔一番,然后伸出手——

    薇奥莉塔立刻怂了,她畏惧地闭上眼睛。

    可是什么都没发生。

    加百列只是像长辈那样摸了摸她的头:“真是长大了,薇奥莉塔,上次我去地狱出差时,路西法还向我炫耀你又考到了年级第一名呢。”

    薇奥莉塔:“……”

    她重新睁开眼,迎上加百列的目光。

    那张兼具男女双性魅力的面庞笑眯眯的,大天使收回了翅膀,让人,呃,让恶魔喘不过气来的神圣气息陡然消失不见:“别怕。”

    好吧,薇奥莉塔悄悄松了口气,既然他不是来找她算账的,那就不用特别怕。

    “你不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