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五五章 略施薄惩
    看似笑着说出的话,霍空却能感受到此话中蕴含的雷霆之怒!

    什么叫到处透风的筛子?元色和长孙弥自然明白,这也是他们整顿缥缈阁的原因。

    以前还罢了,如今缥缈阁内部居然有人在帮元婴修士逃脱,元婴修士谁敢拉出妄为?那么帮助的意图何在?三人已经感觉到了,缥缈阁内部有人开始针对他们九圣了。

    然而怒归怒,掌控天下还要靠下面人来执行,靠他们几个不可能掌握天下的各个角落。

    元色盯着霍空,嘴里冒出一个字来,“查!”

    很简单的一个字,霍空却感觉到了空前的压力,郑重拱手领命道:“是!”

    长孙弥:“人昨天就跑了,咱们还有必要留在这吗?”话中透着浓浓的不满之意,又似乎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霍空隐隐感觉到一场针对缥缈阁的真正的腥风血雨要来了。

    元色:“是该走了,可也该让有些人知道私藏违逆之人的后果,不管这个村里的人知道多少,不管有没有同党,你知道该怎么处置吗?”

    霍空神情一肃道:“先查!查后,杀,一个不留!”

    元色没了其他话,转身而去。

    三圣就这样走了,可针对村民的盘问才刚刚正式开始。

    盘问之后没什么收获,霍空一声令下,村庄里的男女老幼无人幸免,全部丧命,这都是后话。

    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查昨天那对夫妻的下落,一家三口牵头驴的目标很明显。

    一路追查到了码头,码头上有人看到那一家三口上了一艘船。

    人一上船,目标的明显就消失了,就再无人看到了。

    船家是谁,不知道,码头上没人认识。

    问到船的上下游去向后,又顺势去查,并查当天所有来往江上的船只,询问有没有看到那条船。

    后来问到有人看到过,可再后来就没有了后来,那条船似乎凭空消失了。

    霍空知道那条线索断了,对修士来说,想毁掉一艘船太容易了,而那对夫妻也明显是假扮的,想改头换面根本没任何难度。

    之后针对的追查目标便是船的来路,查谁家的船不见了,仅这些事情就不知动用了各地多少力量。

    结果查到有人家里的船丢了,丢了?等于线索彻底断了。

    而另一头,抓到手的那个由修士假冒的货郎,审讯也同时针对开始了,要挖出其背后的人。

    ……

    大罗圣地,王尊回来了。

    站在凭栏处的莎如来一见他在楼下出现,立刻转身回了楼阁内。

    王尊上来入内,走到他身边,低声耳语道:“一切顺利,不会有任何问题!跟那位临时联系的渠道,我已掐断了。”

    莎如来轻轻吁出一口气,总算松了口气。

    王尊又道:“不过找人掩盖的事似乎没掩盖过去,那边查出了不是后来者通风报信的,已经查到那对夫妻头上去了。缥缈阁怕是要对两条线穷追不舍。”

    莎如来略抬眼,“你想说什么?”

    王尊:“我怕缥缈阁这次要不惜代价,查找的线索虽然掐断了,但事过必有痕迹,一旦缥缈阁针对全天下成员核查相关时间内的人员缺失情况的话,我担心还是会找到他们头上。”

    莎如来徐徐道:“圣尊刚刚不久前离开了,应该是九圣要碰面,牵涉到元婴修士,这次的事恐怕是真的搞大了。”

    王尊:“所以我自作主张,已经让那对夫妻消失了。”

    莎如来静默了一阵,“可惜了。”

    王尊:“是可惜了,发展一些可靠的人不容易,但这样还是比较稳妥一些。”

    莎如来:“那家伙才不会管可惜不可惜,他躲在幕后操局,他没事,却尽干些让别人提心吊胆掉脑袋的事,反正不管怎么查,他都是最后暴露的一个。”

    王尊:“胆子的确太大了些。”

    莎如来:“胆子?他知道‘胆子’是什么东西吗?他干的那些事,哪件不是掉脑袋的事,这世上就没他不敢干的事。”

    有件事他不好说,连无量果都敢偷的人,敢跑到圣境闯入无量园偷无量果,还有什么是不敢干的。

    其实他一开始也不知道,牛有道把事办了后才让他知道的,事都已经做了,他能说什么,不让人假死都不行。

    “我以前看中的了他的胆大,结果胆大到让老子害怕。他躲在后面不怕,天下人都以为他死了,我们这些帮他执行的才是整天提心吊胆的。当初找他的目的何在,是让他在前面的,现在我怎么感觉搞反了?”

    王尊苦笑,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只能继续硬着头皮干下去,那边继续玩,这边就得陪着继续玩,不然那边玩崩了,这边也跑不了。

    莎如来忽又问:“安排的那两个把事情给捅破的不会出事吧?”

    王尊:“放心,他们揪出要犯,这种事查不到他们头上,他们自己也不敢惹麻烦,绝不敢走漏半点风声。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