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零四章 坑杀
    当然,朝堂也没有放弃最后一丝希望,既然三大派不给力,他们则直接联系商朝宗和蒙山鸣。

    此时的朝廷几乎是有求必应,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让商朝宗有什么条件尽管提,什么都可以谈。

    理由很简单,不管有什么账要算,都要先过了这一关、先稳住商朝宗再说,若是眼前都过不去,还谈什么将来算账。

    ……

    大军终于走出了泥泞地带,张虎坐骑四肢彻底变成了泥腿子,勒马回首看去,等后面载着蒙山鸣的马车从泥泞中上岸。

    陆续上岸的将士们亦一身泥,大多卷着裤腿,臭鞋子挂在肩头,都累的够呛。

    那些带着辎重的俘虏更是不堪,燕军最少还吃了个饱,他们只喝了点汤汤水水,又被割了耳朵受了点伤,如今又扛拉重物,已被耗的筋疲力尽,有人一上岸便瘫在了地上不想动弹。

    这正是蒙山鸣暂留他们不杀的原因,水淹过的地方行军不便,拿这些俘虏当劳役!

    见有俘虏躺下了,押送的燕军立刻上去拳打脚踢,逼的他们爬起。

    对这一幕,张虎视若无睹,只等马车上来后过去相迎。

    陪着马车到了一旁看后续人马上岸,张虎对车窗内的蒙山鸣试探了一句,“这些俘虏真要交给朝廷当谈判筹码吗?”

    蒙山鸣面无表情道:“通知各部,上岸后,就地坑杀!”

    “坑杀?”张虎吃了一惊。

    蒙山鸣缓缓闭上了双眼,不再吭声,张虎明白了,自己没有听错,遂去执行。

    何谓坑杀?就是活埋!

    对张虎来说,要杀还不如直接屠掉自在,不明白蒙山鸣为何非要用如此骇人的手段,但蒙山鸣的话就是军令!

    从群罗山出来的各部接到了蒙山鸣的军令后,立刻集中各部抓到的俘虏,逼这些俘虏去挖坑,挖出了不计其数的大坑,之后又逼这些俘虏进入坑内。

    最后的场景惨不忍睹,数不清的坑内,数不清的俘虏在哀嚎求饶。

    可一切都在蒙山鸣的掌控中,受了伤,不给吃饱,泥泞地的负重消耗,再逼他们自己挖坑,体力早已不支,虽说有六十万人,但这六十万精锐早已被蒙山鸣给整垮了,哪怕聚集在一起也没了任何反抗的力量。

    燕军军士一脚,或轻轻一推,轻易就能将他们送入坑中,下去了就再难有力气爬上来。

    一群燕军围在大坑周围铲土泼下,坑内哭天喊地的动静惨绝人寰,稍有力气上爬的人被周围的弓箭手给射翻。

    朗朗晴空,高照的艳阳视众生如蝼蚁,对大地上的惨剧无动于衷。

    当所有大坑全部填平后,天地间一片安静,埋在地下的人发不出声,地面上的燕军目睹过这一幕似乎也不想说话。

    对这群凶手来说,这一幕终身难忘!

    当然,也没有全部杀光,蒙山鸣留了一点活口,还让他们吃了顿饱的,让他们将所见所闻带回去通风报信,并让他们带了话回去!

    这些大难不死的俘虏,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了,受到的惊吓亦永世难忘!

    ……

    宋京朝堂上在争吵,有中立的,有吵的脸红脖子粗的,因蒙山鸣提出的大批粮草要求,情形不出高见成所料。

    面对燕军攻入国内的威胁,宋国本要提出和谈,结果见燕京主动提出了谈判,知道罗照大军威胁燕京产生了效果,立刻坐地起价,撤兵附加了要处置商朝宗和蒙山鸣的条件。

    宋国知道燕国不会答应,因为知道如今的燕国朝廷难以将商朝宗和蒙山鸣给怎么样,可正因为如此才会加码。

    谈判本就如此,狮子开口坐等还价,为后面双方的罢手争取有利条件。

    毕竟谁先撤怎么撤,先撤出多远,俘虏怎么放,先放多少都是个问题,谁对对方都不放心。

    谁知这边提出了附加条件后,蒙山鸣那边也附加了苛刻条件,以俘虏换大批粮草。

    蒙山鸣率领的人马本就威胁到了宋国,若再给予充足粮草的话,一旦蒙山鸣撕破和谈的虚假面纱,后果不堪设想。

    试问宋国朝廷如何能轻易答应,可若是不答应的话,又担心蒙山鸣借机乱来。

    左右两难之下,试问宋京朝堂上如何能不争吵?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吵个没完没了,接连两天都在吵这事。

    正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报!”

    一名太监如丧考妣般匆匆而来,殿内安静了下来,只见那太监众目睽睽之下噗通跪下了,双手捧着奏报,痛哭流涕道:“陛下,前方紧急奏报,蒙山鸣老贼狠下毒手,我大宋六十万儿郎,除放回百名传话者,余者悉数被老贼坑杀!”

    此报一出,大殿内人人色变,皆面露惊骇无比神色,坑杀?蒙山鸣竟将宋国六十万精锐给坑杀了?

    高坐在上的宋皇牧卓真脸色瞬间惨白,颤巍巍站了起来,艰难问道:“你说什么?”

    总管太监莫高匆匆下来从那太监手上取了奏报返回。

    跪在地上的太监抬头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