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七七章 兵权之争
    谁都没想到,蒙山鸣才一摆出来,还没做什么,就让战事出现了这样的急剧转变。

    朝堂上的一群人尚不知战局变化是因蒙山鸣而起,若知蒙山鸣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竟然令宋军直接将威胁指向了身在京师的他们,怕是要后悔让蒙山鸣出征。

    在他们的意识里,自然是下面的人打光了才能威胁到他们。

    危机骤然逼来,燕京军机中枢接连传旨下令,催促大军拦截宋军!

    到了这个时候,燕京权贵们自然是以首先保住他们自己为第一要务,哪会管下面仗该怎么打,若连朝廷中枢都保不住还打什么仗?

    为了不打乱蒙山鸣的节奏,商朝宗顶住压力,为蒙山鸣整军留待充足时间。

    战况蒙山鸣已经知晓,商朝宗相信蒙山鸣知道该怎么做,也相信蒙山鸣知道事情的紧迫性。

    两人早已商议妥当,蒙山鸣身往前线的第一要务就是要牢牢掌控住燕国大军,不然无法排除上面的干扰,说白了就是某种程度上的和朝廷抢夺兵权!

    兵权这东西并非一道旨意就能奏效,能一道旨意给你,就能一道旨意给你拿掉,所以上面的旨意是靠不住的,还需自己动手争取。也是不得已,无法统领兵权面对纷纷扰扰,这般局势下的仗是没办法打的。

    不是商朝宗贪念这兵权,而是大燕到了如此地步,若想保住大燕,他就不得不这样做,只有斗争赢了才能由他们来决定这仗该怎么打!

    若非如此,蒙山鸣何以会第一时间构建起五路人马的执法督军来?如此庞大的执法督军队伍,且都是以蒙山鸣的旧部人马组成,暗藏的深意在之后自然会渐渐显现。

    而台面上的商朝宗则顶住压力和朝廷扯皮个没完。

    朝廷要征战大军紧急拦截宋军,商朝宗则以人马未整顿妥当、战之即败为由拖延。

    朝廷要让南州、宫州、图州、浩州、伏州和长州的留守在各州的诸侯人马出动参战,商朝宗亦死活不答应。

    原因很简单,那是诸侯将士们的老巢,诸侯将士们的妻儿老小都在家里,有那些人马看家保护,宋军才不会轻易进攻,万一有事也能掩护撤离。真要把那些人马给抽调走了,将士们的家小谁来保护?指望朝廷吗?指望不上!本就和朝廷不是一条心的诸侯将士若不能安心作战,这仗还怎么打?

    真要把这些不是和朝廷一心的人给逼急了,为了自保,随时可能会和敌国沟通而反。

    他南州的人马也不会轻易抽调,他得为大燕防范赵国那边,一旦赵国出兵,他不能让赵国大军长驱直入,起码得阻拦迟滞一下,为另一边的战事争取时间。

    更何况如今的战事已不是增加人马就能解决的,前线人马若是打不赢,抽调再多的人马也没用,只能是成为负担,仅凭粮草一项就能压垮。

    这些道理跟朝堂上那群人是讲不通的,朝廷只是一二再的催促出兵保卫权贵云集的京师!

    商朝宗坚决抵制,以会逼反诸侯人马为由抵制。

    另一边,商朝宗则要让五路诸侯知道,只有他才能顶住朝廷的压力,保住五路诸侯的最后退路。

    同时十万铁骑选定有利位置,一旦哪路诸侯人马在前线出现异常,他的大军立刻会奔袭哪路诸侯的老巢。

    蓝若亭在南州筹措的运粮队伍也已出发,要保证这十万铁骑的粮草供应。

    从别的地方已经很难筹措到粮草,商朝宗也只能是从自己南州想办法。

    到了这一步真的是没了办法,蒙山鸣拖着老残身躯,近乎孤身上前线,手上没有一兵一卒去统御那些骄兵悍将,有些事情仅靠蒙山鸣一人容易出现变故。所以商朝宗要双管齐下,恩威并济,他要稳定五路诸侯的军心,牢牢将这部势力控制在自己的手上。

    为了挽救这岌岌可危的大燕,什么骂名不骂名的,已经是顾不上了,商朝宗真正是在和蒙山鸣里应外合联手撑住这即将崩溃的大燕国,商朝宗对内抗争,蒙山鸣对外征战。

    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商朝宗本人在快速的成长。

    还有蓝若亭,在南州那边呕心沥血经营,想尽办法积攒物资,以应对可能到来的不测。

    而牛有道则躲在了幕后默默观察着,外面的事他放手给商朝宗等人去做,有些事情他插手也未必能做好,只能是严密关注着四周,等待着需要他出手的时候,尽量保证商朝宗等人自身的安全。

    如同皇烈说的那般,牛有道阴森森的躲在幕后,像一条随时会出来咬人的毒蛇一般。

    ……

    “刺杀商朝宗和蒙山鸣的计划怕是落空了。”

    晋国皇宫内,太叔雄招了邵平波来谈话,见面便告知了一个不太算好的消息。

    站在案前才刚行过礼的邵平波抬头,有些不解道:“陛下此话何意?”

    太叔雄徐徐道:“蒙山鸣下令,把晋国修士全部调离了,另安排了个差事,你猜是何差事?”

    知道的消息有限,这个哪能猜到,邵平波拱手请教:“微臣愚钝,还请陛下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