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零二章 贼子可恶!
    三人有点懵,钱全部由他们分,另外还各送一只大型飞禽?

    牛有道转身走了,管芳仪手上三只指铃再次送了送,没好气道:“发什么呆呢,拿着吧,是送给你们的。”

    夏花有点不敢相信道:“送?白送给我们的?”

    管芳仪:“怎么?不想要啊!”

    哪能不要,三人连忙各抢了一只到手,皆有些爱不释手,至于某人不爽的语气已经不重要了。

    “怎么用不用我教吧?”管芳仪又没好气一声。

    这个不用,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听也听说过。

    管芳仪扭头走了。

    不一会儿,三只大型飞禽从天而降,落在了水榭外,费、郑、夏三人连忙跑去各自认领。

    商淑清站在凭栏处亲眼目睹了三位掌门欢天喜地的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不一会儿又目睹了三位掌门亲自驾驭三只飞禽升空而去。

    追上了牛有道的管芳仪嘴里嘟囔个不停,“说什么送我的礼物,老娘就是给你做保管的,不用时往我这扔,要用时从我这里拿。我也是贱,明明知道守不住,还忍不住往自己手上捞。”

    拄剑而行的牛有道呵呵一笑,“不就是三只飞禽嘛,回头从高见成那弄来一个亿都给你,你赚大了。”

    管芳仪呸一声,“少逗老娘开心,高见成哪来一个亿?他就算再贪,也贪不了这个数。”

    牛有道停步,转身看着她,戏谑道:“那要是真弄来了的话,你要还是不要?”

    管芳仪瞪眼,“要!干嘛不要?”

    牛有道乐了,“红娘,我不是拍你马屁,我发现你真的是越来越年轻了。”

    管芳仪愣了一下,旋即笑骂道:“少说好听的,来点实惠的。”

    牛有道贴近了过去,在她耳边以无比真诚且认真的语气道:“不管岁月是否无情,你都是我心中最美的女人。”说罢轻轻与她错身而过。

    管芳仪怔怔在原地,银牙刮着朱唇,目送的眼神中一副爱恨交织模样。

    这次总的来说,她还算好说话,给苏仁杰抚恤的一百万,还有这三只飞禽,她都只是埋怨啰嗦了一阵,不像往常要让牛有道费尽口舌,实在是为了保护这里死的人太多了。

    ……

    燕京皇宫大内,朝堂大殿内,一群朝臣下朝后陆续出来。

    群臣拾级而下时,目睹了一只大型飞禽从外面飞入宫内,群臣中略有窃窃私语声。

    高见成也偏头问了下身边人,“老眼昏花了,刚飞禽上那人看着似乎有点眼熟。”

    边上年轻点的官员立刻低声回道:“看着像是尕公公从外回来了。”

    高见成哦了声,目光闪烁着,未再多言。

    出了朝堂,一部分官员要出宫,还有一部分则要留在宫中的政务中枢办差,高见成这个级别的自然是要留下。

    然途中一名侍卫快步来到拱手,“大司徒,您的管家在宫外等候。”

    高见成颔首,挥手将其屏退,之后又对身边下属交代了几声,这才朝宫外走去。

    他一出宫门,管家范专便上前迎了他到一旁,低声道:“老爷,大爷出事了,落在了牛有道的手中。”

    高见成悚然一惊,“怎么回事?”

    “大爷随尕淼水亲赴青山郡攻打茅庐山庄,失手了,这是牛有道送来的信,让老爷拿钱赎人。”范专一封信奉上。

    高见成立刻抖开纸张查看,看清内容后,脸色渐显苍白,人有些摇摇欲坠。

    范专赶紧搀扶了他胳膊,连声轻呼,“老爷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再想办法,再想办法。老天保佑,大爷一定不会有事的。”

    缓了过来的高见成呵呵苦笑,“我非怜惜那孽子的性命,他若是死了反倒罢了,活着捏在牛有道的手中,连累的是整个高家,高家完了!孽子啊,我已再三说过,他那谍报司出身的习惯还是改不了,竟然亲赴前线,千金之躯不坐危堂的道理也不懂吗?”

    范专:“老爷多虑了,兴许不至于如此。”

    高见成叹道:“牛有道无论是在两郡还是在整个南州,从未攫取过任何利益,此人进退有度,就不是个贪财的人,你以为牛有道拿住少明只是为了讹诈一些钱财?这是送到他手里的棋子,也是朝廷偷袭他的铁证,你想过少明站出来指证朝廷的后果吗?”

    范专听的脸色大变,若真如此的话,高家还真是完了,老爷肯定也要被连累,喉结耸动,艰难道:“他开出这个价来,说不定真是急需钱财。”

    高见成:“糊涂!别说我拿不出一个亿,就算拿的出来也不能给他。你以为他是冲高家来的吗?他的目的就是要给朝廷这边制造麻烦,我若真拿出一个亿去交易,他必然要弄的人尽皆知,私下解决无疑也印证了朝廷的偷袭,就算把人救回来了,高家也彻底完了,陛下第一个不会放过高家!”

    范专这回是真慌了神,“那怎么办,难道真的无法挽回了吗?”

    高见成抬掌,“先别急,越慌越乱,要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