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七五章 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
    原地一片打斗后的狼藉,赵森铁青着一张脸目送。

    “府令,宋使这个时候遇刺,未免也太巧了一些。”一旁随行的一名宦官提醒了一声。

    赵森斜睨一眼,“还有你来说?”

    瞎子也能看出这刺杀的时机不对,是不是高少明做的不敢确定,金州和南州都有可能下这毒手,甚至有可能是宋国自己干的,问题的关键是宋国的态度。局势一旦有变,这么好的借口送到了宋国的手中,宋国是愿意相信事情有蹊跷去追究真相,还是愿意偏信,皆在宋国自己的意愿当中。

    宦官问:“现在怎么办?”

    “立刻传讯上报朝廷,同时传讯给高少明,让他有个准备。”赵森大步而回,翻身上马,拨转坐骑,高声一喝,“返回金州!”

    不回金州不行,他自己人在这边,不能坐视,他得看看是什么情况,能不能适时介入不让事情往坏的方向去。

    众人跑回上马,群骑迅速调转方向隆隆而去……

    留芳馆,原来的管家全桥,如今的郭平,手持信件,急匆匆跑进了一间屋内,将信递给屋内徘徊的高少明,“大人,不好了,赵森来信,涂怀玉遇刺身亡!”

    “……”高少明停步转身,一脸惊讶,一把夺了信到手查看,看后脸色一沉,怒道:“胡说八道,我犯得着刺杀那老匹夫吗?”

    郭平提醒道:“大人,还记得您在夜宴上与涂怀玉的冲突吗?”

    高少明:“那又怎样?诸使之间发生争执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郭平:“就怕外人不这样想,顺理成章啊!”

    高少明绷着脸颊,手一挥,“让大家立刻收拾东西走人…慢着!”话又收回,脸色很难看,现在若是回避的话,事情就说不清楚了,有畏罪潜逃的嫌疑。

    抬起手中信,又看了看,恨声道:“我们压根没干这事,我们自己清楚,却偏偏赖在我们身上,分明是蓄意栽赃,这事不是金州干的就是南州干的,甚至…宋国使团的护卫力量哪有那么容易刺杀得手,怕就怕是宋国自己干的!”

    郭平颔首,懂他的意思,若这事是宋国自己干的,那问题就严重了,无异于说明了宋国的态度,想趁火打劫!

    半下午的时候,宋国使团一行人进了留芳馆,直接冲入了燕国使团落脚的庭院中,双方直接对上了,一方欲冲撞,一方阻拦。

    涂怀玉及一干随员的尸体摊在了地上。

    “涂大人的死,我也很遗憾,可这事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们就算想栽赃,也得拿出证据来!”高少明指着地上尸体怒喝。

    “证据?”卢成海冷笑,目光扫过对方诸人,“徐告可在?”

    按晁胜怀的说法,已经在徐告的胳膊上砍了一剑,只要把徐告拉出来,验明剑伤便可,这么短的时间内,剑伤不可能痊愈。

    提到徐告,高少明心中咯噔一下,心头已被阴霾充斥,寒着脸道:“徐告昨晚就失踪了。”

    “失踪?那真是太巧了,早不失踪晚不失踪,偏偏在这个时候失踪,你骗鬼呢?”卢成海怒极反笑,猛抬手指着高少明的鼻子,“想自证清白,就立刻把徐告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高少明:“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卢成海:“少说那没用的,把人交出来,是非黑白自然一清二楚!”

    高少明:“我说了,人昨晚就失踪了!”他也没办法,只能是这样说。

    宋国使团这边顿时不干了,双方瞬间要冲撞到一块时,外面传来一声怒喝,“都给我住手!”

    大量万洞天府修士赶到,将这边给围了。

    一名天玉门长老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我金州岂是你们随意撒野的地方!”

    这边动静太大,得了上面旨意还在寻找下手机会暂未离开的晋国使臣楚相玉等人也被惊动了过来。

    见到这个情况,楚相玉和副使刘德正面面相觑。

    ……

    刺史府,黎无花快步跑到一座庭院内找到了正与一位长老谈事的司徒耀,急报:“掌门,出事了!”

    司徒耀,“急什么?慢慢说!”

    黎无花:“宋国使臣涂怀玉离开金州不久,路上遭遇刺杀,已遇难!如今宋国使团人员带着遇难者的尸体闯进了留芳馆,冲进了燕国使团的院子,说是燕国使团下的手,逼迫燕国使团交人……”他把大概的情况说了下。

    “啊!”司徒耀和那位长老惊的一同站起。

    司徒耀:“宋国使团的护卫力量不弱,刺客岂能轻易得手,什么情况?”

    黎无花摇头:“具体情况现在还不知道!”

    “速去弄清情况。”司徒耀大袖一挥,待黎无花离去后,他来回琢磨一阵,之后与那位长老联袂而去。

    他们并未去留芳馆,而是去了牛有道那边。

    管芳仪正在庭院的亭子里坐着,摆弄一些胭脂水粉之类的,都是让人在金州府城内采购的,正捧着粉盒嗅着,品鉴香味和成色,见到司徒耀来到,当即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