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四九章 把南州让出来
    跟着走回亭内坐下,管芳仪蹙眉道:“太叔雄对他很了解吗?竟如此轻易接受了他。”

    牛有道叹道:“有能力的人到哪都一样。”

    管芳仪哼道:“现在知道人家不好惹了吧,当初何苦招惹人家来着?”

    牛有道亦慢慢坐下,双手扶着立在身前的剑,“哪是我想招惹人家,是人家不肯放过我,我不还手都不行呐,我不搞死他,他就得搞死我。”

    管芳仪:“我跟着你东奔西跑的追杀他,你起码得让我死个明白吧,你俩究竟怎么结的仇,非要不死不休不可?”

    牛有道摇头晃脑道:“这事说来话长了,说到底还是因为女人。”

    管芳仪眨了眨眼,“唐仪?”

    “是吧!”牛有道叹了声。

    管芳仪啧啧有声,“你们两个,哪个都不是吃素的,都不是轻易为女人动情的人,这唐仪魅力够大啊,居然能同时吸引你们两位,还能让你们俩争风吃醋斗个死去活来,老娘都有点羡慕了。”

    “哪是什么争风吃醋。我初见那家伙就知道那家伙很危险,无论是背景还是势力都不如人家,巴不得躲他远点。一开始怎么都没想到,他居然在追求唐仪。追求唐仪也就罢了,偏偏这家伙心术不正,把唐仪搞到手都是其次,真正锁定的目标是赵雄歌!”

    “不管我和唐仪怎样,两人的名分都在那,我无缘无故就成了他眼中的绊脚石。能拿自己终身大事做利用的人,心术可想而知,遇事必然是不择手段的人。连自己都不善待的人,我还能指望他善待我?我当时就知道自己危险了,那真是落荒而逃啊!”

    “从那开始,两人就交上手了。他为了和唐仪成好事,对我下死手,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为绝隐患,也对他下死手,两人你来我往的。斗到后来,都越来越了解彼此后,都意识到了,他的野心不止于北州,商朝宗的野心也不止于区区一隅,迟早都要对内忧外患的燕国下手,甚至不止是燕国。”

    “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什么唐仪和赵雄歌的问题,我和他接连交手后都知道对方的能力,都意识到了彼此迟早要成为对方的阻碍,就算没有唐仪和赵雄歌,我们两个迟早也要交手。后果可想而知,都不想对方坐大给自己造成更大的后患,都想将对方掐死在弱小期,一有机会就互相下死手,都不会客气。”

    管芳仪:“他现在已经去了晋国,暂时已无利益冲突,你不是喜欢和谈吗?不妨趁机和他谈谈。”

    牛有道:“走到这一步,哪有那么简单,仇不仇的,其他的什么都不说,只说一条,他若是找我和谈,我能相信他会就此罢休吗?我敢让他坐大吗?反之,他对我也一样……”

    南州刺史府,到了饭点,暂时放下手头公务的商朝宗进了用餐的厅内。

    蒙山鸣、商淑清、凤若男都在,还有罗大安。

    这些人吃饭都在一起,蒙山鸣本不愿,是商朝宗强烈要求的。

    罗大安能坐在这里吃饭,自然是因为跟了蒙山鸣,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沾了他死去的父亲罗安的光,活着的人得给他父亲一个交代。

    至于凤若男,商朝宗本不愿跟她坐一桌的,耐不住身边人都劝,似乎都站在凤若男那边。

    除蒙山鸣站不起来,其他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

    商朝宗目光扫过众人,连在凤若男身上停一下的意思都没有,发现少了人,不由问道:“蓝先生和小安呢?”

    这边以为跟他在一起,此时方知两人不在一起,蒙山鸣立刻吩咐一声,“大安,去看看蓝先生。”

    “好!”抱着两支枪不放的罗大安立刻跑了出去。

    不多时,罗大安又跑了回来,“王爷,蓝先生请您出去一下。”

    商朝宗略怔,旋即大步而出。

    罗大安俯身在蒙山鸣耳边轻轻嘀咕了一番,又推了蒙山鸣出去。

    商淑清看出了有事,这边有什么事也不会回避她,遂也跟了出去。

    厅内只剩凤若男一人黯然,这厅内也没有其他人,蓝若亭把人喊出去,回避的肯定是她。

    如今的她已经瘦的不成样了,哪还有当年的那个女将军的神采,一身的功夫也已放下不练了。

    当初的惨剧之后,商朝宗就和她分开就寝了,商朝宗甚至带着她家进献的美姬在她面前招摇而过,而她家进献的那两个美姬为了撇清和凤家的关系,极尽讨好商朝宗,可没给她什么好脸色看。

    她知道,若不是因为天玉门镇着,商朝宗早就把她给休了。

    而受了那两个美姬的欺辱,她也没吭声,她知道若是跟商淑清说了,商淑清肯定会帮她出头。

    但是她没说,没向任何人诉苦过。

    她不说,府里的下人就算知道也不会说,谁不知道凤家差点弄死王爷,都知道王爷对这位王妃不满。

    这个家还是以商朝宗的意愿为主的,下人们私底下对凤若男也颇有不敬。

    娘家也知道她在这边肯定好过不起来,夫妻间的事不打不吵也不闹,天玉门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