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三一章 惹怒的银儿
    大庄园里的小院,邵平波站在屋檐下,邵三省在忙碌,要把小院再亲自检查一遍。

    此地是招待诸国来宾的地方,介于邵平波的身份,昊真还是将其先安置在了齐国的来宾馆,准备等齐皇那边有过安排后再做安排,有那么点先国后家的味道,也可以说是怕人说闲话。

    至于安全不用担心,此地本就有坐镇的修士,再加上有昊真加派的人手。

    将小院查过一遍的邵三省来到屋檐下,“大公子,可以歇下了。”

    有点神游的邵平波冒出一句,“柳儿,你怎么看?”

    邵三省愣了一下,回道:“挺好的,小姐富态了一些,也添了贵气,看的出来,英王对小姐还不错,跟早先收到的消息应该相符。”

    邵平波:“她对我规规矩矩客客气气,太淡定了…以前的事情她还没忘,她还在生我的气。”

    原来是指这个,邵三省略默,说实话,从小看着长大的人,多少了解,他也看出了小姐看大公子的眼神中隐藏的一些东西。

    稍默之后,叹了声:“大公子,为何不直接投奔齐皇?”

    邵平波:“昊云图年纪不小了,年纪大了的人,尤其是久居皇位的人,恋权,他是不会轻易让人对他的皇权造成威胁的,不到死的那天是不会轻易放权的。据我对齐国局势的观察,昊云图现在也很矛盾,一面要面临继承人的选择问题,一面又警惕对他皇位造成威胁的人,一只走向迟暮的狮王心态。”

    “这样的结果是,诸皇子中看不到一个出众的,有能力的也在保持低调隐忍,譬如英王昊真。昊真若愿接受我,我愿为他暂时隐忍,可在暗中为他出谋划策。他若是不愿接受我,我投靠昊云图也没什么意义,因为柳儿的关系,都会认为我是昊真的人,昊云图暂时是不会重用我的,至少他活着的时候不会重用我。昊云图不对我重用,昊真若又不愿接受我,你觉得我留在齐国隐忍有意义吗?在这期间,不得重视且没有势力傍身的我是难逃牛有道索命的,我耗不起!”

    邵三省低头不语,没想到当年将小姐嫁到这里反倒成了今日的羁绊。

    他没有质疑邵平波的判断,跟随多年,对这位大公子的判断能力还是有信心的,抬头问:“大公子,接下来怎么办?”

    “我对昊真还是有信心的,否则我也不会来投他。”

    “万一大小姐从中作梗怎么办?”

    “一个能坚毅隐忍这么久的王爷,耳根子不会这么软,其雄心不会轻易被一个女人所蛊惑,只要昊真有意,我也不是死人,不会让柳儿乱来。”

    ……

    枯草绿野,古道上,一行人马疾驰飞奔,程远渡领骑在前。

    已经接到了天玉门的消息,牛有道人在北州府城,这边再次紧急追去……

    邵登云的手在颤抖,捧着一封信颤抖。

    熟悉的字迹,老上司的字迹,较从前更有苍骨。

    信中开头便是将他一顿骂。

    问他还记不记得小寒山一战后,宁王商建伯亲自为他牵马坠蹬,大军前为他牵马夸功,享受万众高呼时的荣耀情形,难道大军在为一叛徒高呼?

    问他记不记得是谁连夜长途奔袭,为他从敌军中解围?

    问他记不记得为了救他,英扬武烈卫死了多少人?

    问他,英扬武烈卫中走出的儿郎,可曾出过叛徒?

    问他,你以为你在北州那是非之地自立能得长久?自古以来,不累三世之功,有几个能称霸一方粉饰污名的?你自己想找死别连累下面的弟兄!

    讲他为将不知何为忠,持家闹个骨肉相残,外有污名,内养妖孽,糊里糊涂,历数种种,那真是一番痛斥。

    以前可以说你是迫于无奈,可不追究,如今宁王大旗已在南州竖起,问他是不是睁眼瞎,问他有没有看见?

    最后一句“混账东西,还不回头,更待何时!”令邵登云老泪纵横,伏案喊出一声:“蒙帅!末将知错了……”

    羊双提袖抹泪。

    邵登云忽坐直了身子,悲声道:“笔墨纸砚来,末将向蒙帅请罪!”

    羊双伸手拦了一下,“老爷,会不会有诈?事后真的会替您洗刷污名说是为宁王忍辱负重吗?”

    邵登云泪眼摆手,“别人会欺诈我,蒙帅断然不会,快取笔墨纸砚!”

    ……

    管芳仪走到了一楼阁凭栏处,走到牛有道身边,朝斜后方向撇了撇下巴,“南州的信已经到了,为何好人让那边做,你自己却不做这好人?”

    牛有道呵呵,“我是好人吗?搞的他家破人亡,我在邵登云眼中还能是好人吗?”

    “那倒也是,这劝降能成吗?”

    “也许能成,也许成不了,但还是得做。”

    管芳仪狐疑:“什么意思?”

    牛有道平静道:“能成,说明他忠心未泯,能省事点。不能成,有私心也是好事。局势在眼前,就看怎么因势利导!”

    管芳仪:“你怎么越说我越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