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八四章 你小子太不要脸了吧?
    图汉不知他说的陈功是谁,又是什么意思,赵雄歌不让他多问,他也不好多问,就此领命离去。

    不便让赵雄歌久等,图汉一路紧急返回万象城,直奔天运客栈。

    到了客栈二楼,被袁罡拦下了,彼此都照过面的,都认识。

    袁罡问:“什么事?”

    图汉:“见牛有道。”

    袁罡:“有什么事道爷已经跟上清宗说清楚了。”言下之意是,上清宗还轮不到你来出头说什么。

    图汉:“没有我,他早就死在了上清宗,哪有他现在神气活现的机会,还跟我摆起了臭架子。你去告诉他,就说图汉来了,见不见随他。”

    袁罡有些意外,不知这个上清宗弟子和牛有道有什么另外的关系,淡然道:“稍等。”转身走了。

    没多久又回来了,招了下手,示意跟他来,将图汉领进了牛有道的房间。

    屋内,牛有道正头疼着,盘腿坐在榻上,银儿也爬上了榻,坐那拽着他衣带不放。

    他不知这女人究竟想闹哪样,这般如影随形,他压根没任何秘密可言不说,难不成还想同床共枕?

    门开又关,袁罡和图汉进来了,袁罡守在了门口看着。

    图汉走到榻旁,就那样站着,一只独眼冷冷盯着牛有道,没有任何见礼的意思。

    牛有道放了双脚下榻,银儿立马起身跟站在了边上。

    图汉声音沙哑,语带讥讽道:“如今的架子可不小,身边女人也不少,听说换了一个又一个。”

    牛有道笑了,“谣言止于智者,我可没那个福气。”

    图汉:“我也不是什么智者。”

    牛有道:“听说若不是你,我早就死在了上清宗,当年的事情莫非有什么隐情?”

    图汉默了一下,有些事情已经没必要再说,只会平添麻烦,“我就随口说说。”

    牛有道笑了笑,还能有谁对自己不利,无非就那些人,唐素素那一跪都过去了,的确也没了再追究的必要,笑言:“老图,多年不见,你特意跑来见我,不会就是为了随口说说吧?我先声明,一码归一码,上清宗归上清宗,你我的关系归你我的关系,你若是来为上清宗说情的,大可不必,我自有打算,你说也没用,这事也轮不到你出头。若是来叙旧的,自有好酒招待。”

    图汉:“另有事说,让不相干的人回避一下。”独眼盯了盯银儿,又回望了一下袁罡,明显指这二人。

    对牛有道来说,袁罡没必要回避,他没什么秘密是袁罡不能知道的,至于银儿,能让她回避才怪了。

    摇了摇头道:“没必要,有事直说。”

    见他既然能放心,图汉也就没再勉强,说道:“有人要见你,跟我走。”

    牛有道:“谁见我还要我亲自跑一趟,让他过来不行吗?”

    “不行!”图汉一口回绝,一字一句道:“赵雄歌!”

    终于来了!牛有道瞳孔略缩,“在哪见?”

    听到这个名字,袁罡心头也是一凛,久闻那位的大名。

    图汉:“跟我来便可。”

    ……

    月蝶生辉,客栈套房内,唐仪、苏破、罗元功、唐素素四人在坐,皆静默无语。

    今天一天接连发生的事,让几人心情沉重。

    还是唐素素打破了沉默,“我的事没什么,听你们的意思,牛有道怀疑晁敬坏了掌门的清白?”

    唐仪又羞又怒:“我说了,没有的事,我与晁敬总共也就见了两面,一次是被带走的时候,一次是被放走的时候,中间没有任何的接触,还要我说多少次你们才信?”

    唐素素拍了拍椅子扶手,“我们当然相信掌门的话,可关键是人家相信吗?真要是出了那样的事,你毕竟和他有夫妻名分,他能受的了吗?掌门自己也承认了,的的确确是被晁敬单独关押了。这种事他若心存芥蒂,若非要怀疑,说的清楚吗?谁能为掌门作证?”

    唐仪:“此事就此打住,不要再说了。”拿这种事当话题,且公然讨论,她面皮薄,受不了。

    唐素素苦口婆心道:“我知道说这种事让你难堪,可这事非同小可,往小了说对他是奇耻大辱,往大了说关系到整个上清宗的前途。我当初不让你来,你非要脱离北州跑来,如今好了,上清宗已经没了退路,我也豁出去跪下了,你倒担心起自己的面子来了。依我说,这事掌门你还得自证清白。”

    唐仪羞恼道:“这种事他若不信,我如何自证清白,难不成要我去自荐枕席?”

    罗元功和苏破相视一眼,都有些尴尬,这种事也只有唐素素好说,他们两个男人不好插嘴。

    唐素素低眉垂眼道:“英雄难过美人关,要我说,只要掌门舍的下这张脸来,自荐正席未尝不是个办法。再说了,本就是夫妻,理所当然的事情,谁也说不得什么。真要有了夫妻之实,也许是好事。”

    “我可做不出这种事来…”

    唐仪话说一半,外面传来敲门声。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