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一零章 该忍的还是得忍
    “我不需要他帮什么。”令狐秋嘴上这样说,主仆三人的目光还是看向了桌上的那只锦囊。

    段虎:“先生为何不打开看看?”

    令狐秋:“什么东西?”

    段虎:“我们兄弟几个跟道爷以前,也混过散修的日子,曾想过开宗立派,所以完成了榜上的任务,完成任务的凭据都在里面。”

    这些任务,他们当年跟了牛有道后本来是准备卖掉的,是牛有道拦下了。

    牛有道的意思是,又不急用钱,拿命换来的东西没必要轻易卖掉,让留着,没想到这次派上了用场。

    留仙宗三派在无边阁都有自己的商铺,令狐秋是牛有道结拜兄弟,修行界皆知,令狐秋去了无边阁风声立马传到了三家的商铺。牛有道知情后让关注一下他们在干什么,结果发现主仆三人在与那些散修接触。三派的人找到那些散修一问,牛有道立刻猜到了令狐秋的意图,这是想开宗立派重新开始。

    于是牛有道让段虎带了那些任务凭据,前来送给令狐秋,就这么简单。

    红袖、红拂相视一眼,令狐秋缄默一阵,道:“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你带回去吧。”

    段虎道:“道爷说了,这东西,先生愿留就留,不愿留就扔了。另外道爷有交代,若是需要引荐的门派,无论是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五梁山还是天玉门,都会给道爷几分薄面,先生不用再麻烦其他人欠别人的人情。留仙宗、浮云宗和灵秀山在各地的商铺,道爷也已经打过招呼,先生若是有需求,随时可去各商铺支取十万金币应急。”

    红袖、红拂皆悄悄看向令狐秋。

    令狐秋嘴唇绷了绷,问:“还有其他事吗?”

    段虎拱手道:“道爷还有一句话让我转告先生。”

    令狐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道爷的原话是,逃离齐国时,黑牡丹死在了晓月阁的手上!”段虎一字一句告知,最后拱手道:“不敢久扰,告辞!”

    黑牡丹死了?令狐秋主仆三人皆抬头看向段虎,在外人看来或在他们的眼里,黑牡丹是和牛有道住一起的,自然就是牛有道的女人。

    段虎已经转身离去,出去时顺便关了门。

    屋内一阵静默,令狐秋伸手拿了桌上锦囊打开,倒出了一堆钱币大小的特制铭牌。

    天下钱票的印制权掌控在九大至尊的手里,天下的钱庄也是由九大至尊控制,完成邪魔歪道榜上的任务的人可找到就近钱庄的人核实,确认后钱庄会给出一枚铭牌,集合到了足够的铭牌上交到类似摘星城邀月客栈这样的地方,便代表完成了任务。

    清点了下,三十枚特制铭牌,一枚都不少,对主仆三人来说,也意味着这一关的任务完成了。

    剩下的找引荐门派的事,对令狐秋的人脉来说,不算困难。

    真正让令狐秋无言的还是黑牡丹的死讯,黑牡丹是牛有道的女人,逃离齐国时死在了晓月阁的手上,能说和他们没一点关系吗?至少他们当时就是晓月阁的人,而且蓄意谋害。

    告知他们黑牡丹的死讯,虽然没说为什么,但三人都明白牛有道的意思,若还惦记红袖、红拂自找受辱的事,他牛有道要不要找他们算算黑牡丹的这笔账?

    不但没有找他们算账,还把他们从齐京大牢内捞了出来,还帮他们摆平了晓月阁的麻烦,如今还要扶上马再送一程。

    人家其实完全没必要这样做,完全可以把他们直接弄死在齐京大牢以绝后患!

    想起当初牛有道给这边的信,再看看眼前的这些铭牌,红袖、红拂心头百般滋味,皆沉默不语。

    “老三这人仗义,我不如他!”令狐秋仰天一声长叹。

    他在修行界这么多年,还是头回遇见这般以德报怨的人,事情做的他挑不出理来,再也难起丝毫怨恨,真正是让他心服口服。

    红袖、红拂知道,先生这一声“老三”再次说出口,这回是真在心里认了道爷那个兄弟,以前的过结彻底过去了……

    北州刺史府,同一天接连两支送亲队伍,一明一暗几乎同时出发。

    次日,城外一座山中,三只飞禽降临。

    青山幽静,老树成荫,邵柳儿跪在了邵登云跟前,磕头跪拜。

    邵登云老泪纵横。

    扶上飞禽的邵柳儿未看一旁树下送行的邵平波一眼,千山万水就这样乘坐飞禽而去了。

    三只飞禽是齐国那边派来接邵柳儿的,昨日所谓的一明一暗的送亲队伍都是掩饰,为的就是防备有人拦截破坏。

    无论是齐国,还是这边,都知道想破坏这次联姻的人很多。

    目送飞禽消失在云天之间,邵平波缓缓闭目,双拳紧握,略抖动。

    想到了母亲当年的托付,想到就这样潦草地将妹妹给嫁了出去,没人知道他的心情,泪水在面颊无声滑落。

    他知道妹妹有多恨他。

    他不是没考虑过依妹妹的心意让妹妹嫁给喜欢的谭耀显,否则谭耀显早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