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五六章 是我自愿的
    走出纸醉金迷之地,秦眠回到了清净后院。

    除了一些贵客,她也无需时时守在前堂,一般的客人下面人应付足矣。

    “秦姐!”守在后院的一名汉子打了个招呼。

    秦眠站在院子里看了看四周,问:“东家呢?”

    “回屋了!”汉子回了句,复又提醒道:“豆腐馆的安太平来了,也去了东家屋里。”

    一个外面的男人进了苏照的闺房?秦眠怔了一下,旋即转身而去。

    她估摸着两人是要谈什么事而回避,想去看看究竟。

    一路来到苏照闺房门口,正要抬手敲门,然屋内传出的动静,令她抬起欲敲的手僵住了。

    秦眠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甚至左右看了看,还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

    因为里面的动静实在是令她不敢相信。

    然而事实证明她没走错,屋内传出的不堪入耳的动静她太熟悉了,在白云间混了这么多年,真的太熟悉了,她一听就知道里面在干什么,还很激烈!

    更令她难以置信的是,里面不时有苏照迷幻般的呓语声传来,偶尔冒出的一两句话语不像是遭遇了强迫,更像是醉生梦死,令秦眠神情抽搐。

    秦眠抬着的手想一把推开门,可最终还是放下了,慢慢转身,站在了屋檐下。

    看着渐渐深沉的夜幕,听着后面房间里久久不停的动静,她脸色异常凝重……

    云消雨歇,屋内恢复了平静。

    榻上,两个赤条条的人儿,男人平躺,秀发凌乱的女人侧身背对着。

    袁罡怔怔看着屋顶,茫然,更多的是懊恼和后悔,他想不到自己居然能干出这种事来。

    情绪纷乱冲动之下,他的确是怀着某种目的来的,可冷静清醒后,他真的后悔了,自己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来?

    侧身蜷缩着背对的苏照,胴体曲线曼妙,肌肤白皙如雪,凌乱秀发迷乱在整张脸上,银牙咬着唇,久久没松开。

    刚刚,她以为自己快要被袁罡给折腾死掉了,忽在九霄之上,忽又坠入地狱的,差点魂飞魄散。

    现在清醒了,也清醒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经历了什么。

    她也茫然,不知为何会这样,自己明明有能力拒绝的,可被这男人一抱一吻,那股强悍的雄性气息似乎瞬间将自己变成了小女人,感觉自己刹那就沦陷了,理智与意乱情迷在纠缠,理智最终迷失在了意乱情迷中,于是彻底沦陷了!

    她脑子现在时而清醒,时而混乱。

    清醒是因为她清醒的知道发生了什么,混乱是脑海中不时会浮现邵平波的影子,感觉自己做了对不起邵平波的事。

    她和邵平波是互相许诺过终生的,她认为自己最终和邵平波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

    经历了这一场梦后,有些事情她似乎突然间明白了,与邵平波的理所当然一直是她自己认为的理所当然,真正让自己心动的男人其实是身边的这个男人,只是被自己认为的理所当然而掩盖了而已,以至于让自己一直分不清。

    现在想想,她清楚认识到了,从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开始她就有了感觉,之后才会刻意的试探,才会刻意的接近,现在清清楚楚知道了自己那时候的想法,只是被自己给有意模糊了而已。

    经历了这一场,自己给自己编织的迷茫也清醒了。

    其实自己潜意识里知道,自己接触过、了解过邵平波,深知邵平波是什么样的人,邵平波把江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功成名就后是不会娶自己这般名声的女人的。

    其实她一直都有这个认知,一直都知道,可却一直抱着一丝希望。

    现在身边的男人让她彻底断了这丝希望,也给了她清醒了断的理由和决心。

    她不知道自己刚才顺从他,是不是代表了自己潜意识里的某种想法。

    “对不起!”袁罡轻轻说了声,他现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说声对不起。

    也不敢看她,现在知道了非礼勿视。

    苏照微微动了一下,背对着问道:“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袁罡不知该如何解释,身子一撑,正要坐起。

    苏照背对着向后伸出了胳膊,摁在了他结实的胸膛上,“不用说对不起,是我自愿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的确是她自愿的,否则袁罡勉强不了她。

    袁罡慢慢偏头看向她。

    苏照慢慢转过身来,身子对上他的目光,令她娇羞害臊的不行,干脆扑了上去,抱住了袁罡,将他压倒了,压在了他的胸膛上,两人四目相对。

    “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不是西院大王昊云胜的女人。”苏照提醒了他一声,潜意思似乎在说,你要对我负责!

    袁罡沉默,不知该说什么。

    苏照:“有些事情我现在无法对你解释,一时间也解释不清,总之你不宜在我房间久留,走吧,快点走,立刻离开这里,也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改天我会去找你,会给你一个解释。”

    眉目如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