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三一章 你不负我,我便不会负你
    侧卧不动,管芳仪开始还挺期待,时间一长,觉得无聊了,发声道:“喂,牛有道!”

    执笔作画的牛有道回道:“有奴仆对主子直呼其名的吗?”

    管芳仪冷笑:“卖身契都没了。”

    牛有道:“你不怕我把你画成老太婆尽管试试。”

    “你…”管芳仪暴怒。

    牛有道:“别动!摆回原来姿势。”

    正欲暴起的女人立刻哑了哑,又咬牙切齿地调整回了姿势,恨恨道:“以后叫你牛大爷行不行?”

    牛有道:“免了,跟令狐秋那边的人叫吧,称呼道爷便可。”

    “嗤,老气横秋。”管芳仪冷笑。

    牛有道停笔,问:“你叫不叫吧?”

    管芳仪阴阳怪气道:“道爷,你满意了吧?”

    牛有道:“能不能正常说话?再温柔点。”

    管芳仪立马换了娇滴滴的语气,脸带嘲讽道:“道爷!”

    牛有道呵呵摇头,“这叫法,倒是符合你名声。”

    “嗤!”管芳仪又是一声不屑,话题一转,回到了正事上,“说正经的,魏除的事你不能乱来,你想找死别拖我下水。”

    牛有道:“你怕我失手?”

    管芳仪:“就凭你们还想杀他?别闹了,金王可是皇长子,朝中有不少大臣是赞成长幼有序的,是心向他的,擅自对金王府的人动手,出了事,步寻也保不了你。”

    牛有道手上不停,漫不经心道:“我杀不了他,自然有人能杀他。”

    管芳仪惊疑,问:“谁?”

    牛有道没做隐瞒,果断回她,“令狐秋!”

    “他?”管芳仪仰头笑了声,“你在开玩笑吧?就他们主仆三个,能做掉魏除?你信不信连近魏除的身都困难,你以为魏除来来往往就他一个人,有那么容易下手?”

    牛有道:“若是晓月阁呢?”

    “……”管芳仪愣住,“雇晓月阁的杀手?我可告诉你,魏除这样的单,晓月阁未必会接,就算接了,魏除这种身份的人,那绝对是天价!”

    牛有道抽冷子扔出一句话,“令狐秋很有可能是晓月阁安排在我身边的人。”

    “……”管芳仪震惊了,猛然爬起,难以置信道:“他是晓月阁的人?”

    牛有道停笔抬头,挥手示意,“躺下,摆回姿势。”

    这次,她倒是心甘情愿、老老实实、毫无怨言地卧了回去,拉扯了一下衣服,捋了下头发摆放的位置,恢复了原来姿势,声音也放低了几分,“晓月阁在你身边安插人手,什么情况?你值得晓月阁如此厚待?”

    笔触再次落回纸上唰唰,“有些事情我还不能确认,多说无益,知道的太多对你也没什么好处。今天来找你,是想告诉你,我让令狐秋去杀魏除,已经将他逼上了绝路。”

    管芳仪眨了眨眼,“怎么说?”

    牛有道貌似注意力在画纸上,漫不经心道:“他不杀魏除,就得杀我,若是没机会杀我,他就只能去杀魏除,我自然不会给他机会,所以他只有一条路可选。从今天开始,我必须和你睡一起,男欢女爱的噱头可以做掩饰,你我有了这层摆在明面上的关系,你之后的行为才合情合理。”

    管芳仪狐疑,更多的是惊疑不定。

    不等她开口,牛有道继续道:“记住,从今天开始,你我不但要睡一起,你还必须带可靠的人,尽量贴身跟随我,不要让我落单,不要给他下手的机会。在这京城,他是不敢公然动手的,只要我身边随时有人保护,他就找不到机会下手。他无法对我动手,就只能是继续取信于我,为了达到目的,他就只能是去杀魏除!”

    管芳仪心中情绪起伏,“牛有道…道爷,我说道爷,这究竟是为什么,你们究竟在玩什么,你别吓我,我这人经不起太大的风浪,我听着都害怕!”

    牛有道:“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现在问多了也没意义,你只管照我的话去做,你放心,事后我绝不会亏待你。”

    管芳仪:“你敢如此信任我?就不怕我告密?”

    牛有道略抬眼瞅了瞅她,目光又落在画纸上继续,“江湖走马,风也好,雨也罢,有顺风顺水,也有凄风苦雨,我都能一路蹚过来,没三分本事,也不敢走这条路。我一个人身处险境,走到这一步已经是退无可退,身边暂时无人可用,既然找上了你,就只能是靠你了,也不会再给你其他的选择。”

    “我今天对你坦诚相告,是以性命相托,望你也尽心尽力以诚相待。我这人虽非正人君子,也不讲什么公道,却讲道义!你助我一臂之力,我还你一个美好的明天,你若敢背叛我,你自己也知道你不敢离开这京城,不怕步寻弄死你,你不妨试试看,我保证你死的很惨!”

    事情也诚如他自己所言,他现在真的几乎是孤身一人身陷险境,既要想办法保命,还要想办法完成青山郡那边的任务。表面上看起来,他悠哉悠闲,有心情逛街,还有雅兴在这调戏这个老女人,然而他的真实处境真的是十分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