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二九章 先下手为强
    听她说的这般严重,牛有道似有不信,迟疑道:“我观齐皇,颇有胸怀,不是个犹豫不决之人,他若知道这个儿子的秉性,岂会纵容?”

    “不是纵容!”管芳仪叹道:“你有所不知,历代皇位之争都充满着血腥,昊云图上位时也不例外,当时先皇驾崩,皇子之间直接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争夺,我那时就在齐京,整个齐京可谓血流成河。昊云图寡不敌众,被重兵包围,一场箭雨之下,是金王昊启的亲娘用身子挡住了昊云图,救了昊云图一命。步寻说服了保持中立的三大派,取得了三大派支持,情急之下带人赶来急救时,金王的娘已经被乱箭给射成了刺猬一般,昊云图是从那女人的尸体下翻出来的,那女人的血染透了昊云图,昊云图抱着那女人在死人堆里大哭,当时若非那女人拼死相救,哪有如今的昊云图。事到如今,如何抉择,昊云图也是两难呐!”

    牛有道没想到其中还有这样的往事,问:“难道他敢跟大内总管步寻对着来?”

    管芳仪一惊一乍道:“所以啊,我劝你别回什么青山郡了,那穷山窝有什么好回去的,就呆在这京城吧。你有步寻做靠山,步寻绝对是能影响到金王能不能上位的人,在皇储之位未确定前,金王绝不敢得罪步寻。可若是出了这京城就难说了,校事台对外的掌控肯定不如在这京城严密,就算有人对你下手,谁能证明是金王干的?”

    牛有道:“照你这样说,我总不能一辈子不离开齐京吧?”

    管芳仪:“那有什么关系?我都多少年没出过城了,有什么事让下面人去办就好。”

    牛有道:“我若是个一直窝在这城中的废物,你觉得我还能得到步寻的支持吗?”

    “……”管芳仪语结,对方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事实上她也不清楚牛有道和步寻之间的真正关系。

    牛有道又问:“金王能调动三大派的人吗?”

    管芳仪琢磨了一下,“调动肯定是能调动的,但是要看是什么事,和他老子对着干的事,三大派肯定是不会听他的,你有步寻的支持,调动三大派的人对付你应该不可能。”

    牛有道:“金王手下还有哪方势力的修士?”

    管芳仪:“身为皇子,他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发展自己在修行界的势力,三大派第一个不会纵容。明面上就是三大派,暗底下就是魏除了。”

    牛有道:“这个魏除是哪个势力的人?”

    管芳仪:“魏除本是个散修,谈不上哪方势力的人,但是攀附上金王后,利用金王的影响力,也培植了自己在修行界的影响力,反过来又以此为金王效命,交往的人很复杂。”

    “也就是说,要对付我的话,十有八九就是这个魏除了?”牛有道问。

    “差不离吧!”管芳仪点了点头,“这个魏除很排外的,为了保持自己对金王的影响力,其他意图贴上金王的人,都被他给除掉了。不过在我看来,此人迟早要死于非命。”

    令狐秋哦了声,问:“怎讲?”

    管芳仪:“道理很简单,金王若能上位,三大派的人不会容许其他势力对金王的影响和掌控存在,否则会影响三大派的利益,必然是要除掉他的。若金王不能上位,其他上位者肯定也要剪除金王的羽翼,这个魏除同样是要首当其冲。所以魏除最终的命运几乎已经注定了,而他现在也离不开了金王,所作所为无异于饮鸩止渴,唯一的生机就看他大难临头时能不能逃脱!”

    就在这时,一名丫鬟来到,请管芳仪去用晚餐。

    管芳仪斜睨牛有道,阴阳怪气道:“要不要我伺候你用餐?”

    “我怕被你毒死!”牛有道调侃一句,挥了挥手,让她去了。

    目送其离开后,牛有道回头笑言,“二哥,这个红娘可比你这个掮客称职多了,知道的比你多。”

    令狐秋苦笑:“能比吗?她在这京城呆了几十年,若知道的比我还少,那她这些年也白混了。”

    牛有道话题一转,“二哥,这个魏除你怎么看?”

    令狐秋听他话里有话,“你什么意思?”

    牛有道站了起来,与之面对面,“想请二哥帮我一个忙!”

    令狐秋惊疑不定道:“什么忙?”

    牛有道一字一句道:“先下手为强!”

    “……”令狐秋无语,与身边的红拂对视一眼,复又迟疑道:“你想除掉魏除?”

    牛有道微微点头,“二哥意下如何?”

    令狐秋神色凝重道:“这人不好动啊!他借金王府的势,手下肯定笼络了不少的好手,想杀他不容易,而一旦失手败露的话,杀金王府的人,怕是连步寻都不好出面保你。”

    牛有道:“我想顺利离开此地,就要给金王府制造一定的乱子,让金王府顾不上我,把魏除干掉是再好不过的办法。情况,红娘已经讲的很清楚,魏除把持着金王暗中的势力,魏除一死,金王一时间很难再网织出针对我的人手,有足够时间供我脱身。”

    令狐秋哭笑不得,“不是我不想帮你,我哪来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