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一五章 是你自己瞎猜的
    “别人给的?”令狐秋一脸不信,其实他很想问东郭浩然临终前有没有对你说什么或给你什么,然而他知道牛有道不傻,不敢直接问这个问题,怕引起牛有道的怀疑,只能是试着问了句,“谁给的?”

    牛有道端着茶盏慢悠悠摇头,“不知道。”

    令狐秋连翻白眼,“瞎扯,人给了你修炼功法你能不知道是谁?”

    牛有道耸耸肩,“我就知道说了你也不信,这事说来连我自己都迷糊,突然冒出一个人,也不说自己是谁,传了我一门修行功法就走了,我问他是何人,他也不说,反正就那样走了,我还想知道他是谁呢。”

    令狐秋狐疑道:“什么地方遇见的?”

    牛有道:“上清宗,就在我被关押在上清宗后不久。”

    “上清宗?”令狐秋惊讶,“上清宗的人你不认识?”

    牛有道一脸思索模样,“应该不是上清宗的人,他的特征有些明显,如果是上清宗的人,我见过的话肯定认识。我当时被软禁在东郭浩然生前的静修之地,名为桃花源。那人是晚上出现的,突然出现在桃花源内,还让我不要吭声。”

    令狐秋精神一振,对这话已经信了大半,忙道:“既然特征明显,不妨说来听听,我在修行界见识过的人也算不少。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见过也不一定,正好可为你解惑。”

    牛有道上下看他一眼,一副‘我有必要告诉你吗’的样子。

    令狐秋立道:“难道你不想知道对方是谁?”

    听他这么一说,牛有道双手捧着茶盏,似乎陷入了回忆中,徐徐道:“当时是晚上,天黑,我其实也没看清他的长相,只是借着外面的月光大概看清了些轮廓,一个男人,邋里邋遢的男人,胡子头发乱糟糟的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把我吓了一跳,他第一时间让我噤声。你如果想问他长什么样,我当时能看清的就这个样子。”

    令狐秋眉头深锁,嘴里嘀咕,“邋里邋遢的男人,胡子头发乱糟糟……”

    牛有道不时斜上一眼他的反应,端茶慢品,至于自己说的这个人自然是不存在的,只是他不可能将东郭浩然临终相托的东西轻易告诉外人,东郭浩然以性命相托之物,指定只能交到掌门唐牧的手上,肯定非同小可,自己连上清宗都没有告知,又岂会告诉对方。

    至于虚构的这个人,他听说赵雄歌大概就是这般不修边幅的模样,想必赵雄歌是个能扛事的人。

    琢磨了一阵,令狐秋又抬眼问道:“你这给的线索也太少了点,面部轮廓有吗?”

    牛有道摇头:“天黑,看不清。”

    令狐秋:“他当时跟你说了什么?”

    牛有道:“也没说什么,只问我是不是东郭浩然的弟子,又说他没有歹意,让我不要害怕,然后他到东郭浩然的灵位前上了几柱香,之后便传了我功法,还叮嘱我好好修炼,说东郭浩然只剩我一个弟子,让我不要让东郭浩然在天之灵失望…哦,他临走前翻了一些东郭浩然的遗物,一并带走了。就这样,你说我怎么搞的清他是谁?”

    “带走了东郭浩然的遗物?”令狐秋眼中顿露惊疑不定神色,摸着下巴琢磨许久,忽又问:“他传你的功法叫什么名字?说出名字来历,我也许能知道他是谁。”

    牛有道:“没名字,他传我功法时没有提名字,若有名字,我早就自己去查了,还用你来猜?”

    令狐秋:“你入上清宗距今,也没多少年,就能有这般修为,看来你修炼的功法极不简单呐!”

    牛有道呵呵一笑,“这个你真抬举了,他不但传了我功法,还直接渡了些修为给我,否则我哪有今天这修为,只怕有没有突破到筑基期还是个问题。”

    “直接渡了修为给你?”令狐秋惊讶,突猛地站起,失声惊呼道:“魔宗的灌顶大法!”

    牛有道本就是随口胡诌的,不曾想到他居然能有这么大的反应,不禁问道:“什么魔宗灌顶大法?”

    “就是直接过渡修为给你的法门,能输出给别人驾驭并能化解异种真气弊端的法门,除了魔宗的灌顶大法,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令狐秋说着忽然兴奋击掌道:“老弟,我想我知道那个传法给你的人是谁了。赵雄歌!”

    牛有道眼睛眨了眨,前面有针对性形容的样子,对方没想到赵雄歌的头上,却不料瞎扯的东西反而让对方联想到了赵雄歌。

    他不说清赵雄歌的容貌,首先是因为不知道赵雄歌的容貌,其次也是不想说清楚,好给自己留有余地,哪天真要与赵雄歌对质时也好否认,否则将会弄的自己下不了台。

    “你是说上清宗的弃徒、妖魔岭的赵雄歌?”牛有道试着问了声。

    令狐秋拍着他肩膀道:“老弟,你想,能闯入上清宗避开上清宗耳目到东郭浩然生前静修之地的人,要么是熟悉上清宗的人,要么就是上清宗有意放行的人,上清宗为何要放行?必然是熟人!其次,因为你是东郭浩然弟子便传你功法,还能渡送修为给你的人,自然是与东郭浩然关系匪浅之人,需知赵雄歌和东郭浩然可是师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