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零三章 威逼利诱
    率先进入月门内的令狐秋又侧身让位,伸手对外面做了个请进引领的手势。

    院内二人闻声看去,只见月色下走来一人,正是裴三娘。

    令狐秋对裴三娘的态度不可谓不恭敬,之前见裴三娘的时候可没这么客气的态度,可见把人给请来也不容易。

    弄到这么晚才把人给请来,也的确是不容易,他又不能直接联系皇宫里面,也进不了皇宫,只能是先找到了大丘门,先找裴三娘的同门,请了其同门联系上了裴三娘,把裴三娘喊出了皇宫才见上了面。

    “上茶!”牛有道偏头一声,心里稍微松了口气,裴三娘能来,事情就成功了一半。

    “是!”黑牡丹裙摆飘荡,快速回去准备茶水去了。

    而牛有道已快步上前去迎,拱手见礼,“大晚上惊扰大姐,是我之过。”

    裴三娘面无表情道:“有什么事就快点说!”

    “岂能让贵客站在这里说话,里面请!”牛有道侧身让路,伸手邀请。

    裴三娘斜他一眼,也不客气,大步朝屋内走去。

    随后的牛有道看了令狐秋一眼,拱了拱手谢过。

    令狐秋摇头苦笑,求人的滋味可不好受,被人给讽刺了一顿,人家问他,是不是真觉得自己很有面子…庆幸的是,抹下脸面来,总算把人给请来了。

    三人先后入内,黑牡丹奉茶,端坐的裴三娘没有用茶的意思,再次问道:“有话快说,我还有事。如果是想让陛下手下留情,你们找错了人,我没那么大的面子。”

    也好,牛有道也就不废话了,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张纸,推到了她面前,“裴大姐不妨先看看这个再说。”

    “什么东西?”裴三娘问了声。

    牛有道:“把我逼上死路的东西!”

    一张纸逼上死路?裴三娘心中疑惑,伸手捡了纸张,拿起观看。

    令狐秋好奇,翘首看了下,大概认出了是什么,是天玉门发来的密信,封恩泰给牛有道的那份,他不知牛有道拿出这个给裴三娘看是什么意思。

    看过信上内容,裴三娘大概理解了牛有道的难处,她那晚是亲眼见证、亲耳听到了的,知道牛有道之所以接下那个东西是因为封恩泰,她向上禀报的时候也说了,然而皇帝陛下显然对牛有道调戏长公主不满,外面传播消息的时候并未提到天玉门。

    去大雪山的路上,牛有道还算是给她面子,两人多少算是有些交情,然而圣意难违,有些事情不是她能做主的,只能是放在心里暗暗感慨,毕竟事不关己,她和牛有道也谈不上有什么多深的情义,不可能为牛有道拼命争取什么,也知道自己人微言轻难以改变皇帝的态度,何况这事还牵涉到自己师门的态度,她也无能为力。

    “和我有关系吗?”裴三娘放下纸,推了回去。

    牛有道:“我联系过贵派师门…”

    裴三娘打断道:“我听说了,我师门的态度你应该也知道了,我师门已有决断的事情,你找我又能有什么用?”

    牛有道:“裴大姐,贵派不给我活路,天玉门不给我活路,皇帝陛下也不给我活路,如此一来,外面的人也不会给我活路,我已是走投无路,你说我该怎么办?”

    裴三娘略默,最终也叹了声,“牛兄弟,你我相识一场,也算是承过你的人情,不是我见死不救,能帮你的话,我也没二话,可这事你心里清楚,我的的确确是帮不了你。”

    牛有道:“请裴大姐来,只是希望裴大姐代为向皇帝陛下转告一下我的意思。”

    裴三娘:“有这个必要吗?说句你别生气的话,陛下压根没把你放在眼里!陛下乃雄主,乾纲独断,他要做什么想必你现在也明白了,你的话他是听不进去的,也不会随便因为一个什么人的话就改变既定的决定,君无戏言,岂能朝令夕改,不会轻易收回成命的!”

    牛有道:“裴大姐先听我把话说完再拒绝也不迟。”

    裴三娘伸手端了茶水,“我既然来了,听你说说也无妨!”

    “裴姐大量!”牛有道先拱手谢过,正色道:“裴姐,我的处境你也知道了,让裴姐代转的话也很简单,请裴姐告诉皇帝,我愿意配合皇帝的意图,帮他把这场腥风血雨掀起来,我所求不过是请他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只想活命而已!”

    嘬了几口茶水的裴三娘放下茶盏,问:“怎么个高抬贵手法?”

    牛有道:“我无法改变大丘门、玄兵宗、天火教的决定,但是皇帝可以,只要皇帝对三派通个气,不是什么大事,三派肯定会给皇帝这个面子。由三派随便哪一派出面,帮我组织一场拍卖,容我把手上东西给卖掉,事后卖的钱,我愿全部奉献给配合我的门派,分文不取。”

    “拍卖?”裴三娘摇头:“你觉得谁敢公然拍下这东西?”

    牛有道:“所以要三派的人配合,选一合适场地,可供拍下者悄然离去的合适场地,只要有合适的条件,必然有人会掩饰真面目出手拍下,这样我手上东西也就出手了,自然也就脱身捡了条命!”